乐文小说网 > 克死前夫后我成了心软的神 > 第99章 别问,问就是爱过

第99章 别问,问就是爱过

        楚隋君无奈地摇了摇头,“还不快跟上。”

        “不行不行。”楚隋玉制止住楚隋君,“嘉阳王马上就到了,眼下嘉鱼师姐与诸位师兄弟都已经候在山门外了,你若是再不去,嘉鱼师姐都要急疯了。”

        没办法,楚隋君只能先赶往上门外,去迎接嘉阳王。

        “你去跟上,看顾好梵音。”

        楚隋玉实属无奈,在心中恨了楚隋君一万次,梵音是什么级别的妖,用得到自己看顾吗?

        那鬼是个什么来头还不清楚,退一万步讲,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第一个死的准是自己好吗?

        但既然师兄吩咐了,楚隋玉只能照做,连忙去了山下。

        梵音赶到的时候,正看见一群华乐山的弟子围着尘禾,恨不得杀了他。

        尘禾则是一脸无奈摇着折扇:“我没想动手,我只是来寻个人,你们帮我叫她出来好吗?”

        “我们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

        那弟子们各个义愤填膺,看着倒地的十几个小弟子,气愤极了,可没有师兄们在,又没人敢轻举妄动,于是就有了这僵持不下的局面。

        “尘禾!”梵音许久不见尘禾,甚是激动,一下飞扑到了他的怀中抱住了他。

        这突如其来的熊抱,让尘禾不曾防备后退一步。

        “你是来找我的吗?”梵音放开尘禾,一副兴奋的样子,在华乐山几日,见了尘禾简直就像是见了家人一样。

        “是啊。”尘禾收了折扇,一脸宠溺地看着梵音,“去妙音阁找你你不在,朝辞说你在这里,还有,你什么时候收了个貌美的小弟子啊。”

        “此时说来话长。”梵音打断尘禾,“我最近经历了好多事,你跟我来我慢慢说给你听。”

        说着梵音便要拉着尘禾去行云水榭。

        “没时间了。”尘禾将梵音拉回来,“我来是有重要的事。”

        看尘禾凝重的神色,梵音知道他不是来找自己玩的,若非是重要万分,他不会这样沉着一张脸。

        “是...阿游的事?”

        梵音面露担忧神色,这几百年来能让尘禾动情绪的,只有蛇妖斯游了。

        尘禾摇摇头,“是玉昭呈。”

        梵音如同被雷击一般怔在了原地。

        玉昭呈...

        已经有数百年不曾听过这个名字了,如今猛地一听到,梵音有些不知所措。

        回过神来梵音试探地问道:“他还活着?”

        之前听闻他死在了一场大火中,就再也没有过他的消息,如今是怎么又出现了呢?

        “没有。”尘禾皱着眉头,有些担忧梵音,“可以说是活着,也可以说是死了。”

        梵音不由得攥起拳头,这么多年来的仇恨,仿若一下有了宣泄口,但又不知如何宣泄,心中空荡荡的。

        “你详细说说。”

        尘禾:“他在寻你。”

        根据尘禾的描述,梵音才得知,玉昭呈前世因为喝了梵音的骨血,所以得以长生,他最终放了把火将自己烧死,便流落到了鬼界。

        可他毕竟不同凡人,这一千年来喝了孟婆汤,失了前世的记忆,在鬼界做了个小小通史。

        前不久尘禾卸任之后,玉昭呈便顶替了尘禾,做了新的鬼界通判。

        这才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尘禾也才得知他就是玉昭呈。

        当时便想着来告诉梵音,可那时候梵音在凡间解决宋年年的事情,尘禾没寻到也就作罢了。

        此番玉昭呈不知道从哪里听得妙音阁可以满足人的心愿,便想方设法地在找妙音阁,想要见梵音一面。

        梵音沉着一张脸,问尘禾道:“你没告诉他我就是当年那个凡人梵音吧。”

        “我自然是没说。”尘禾如是答道,“我来就是告诉你,若你不想见他,就别见了。”

        “为什么不见?他这般费力寻我,我自然是要见他的。”梵音怔怔地笑着,却不知此时她装作无所谓的模样,难看极了。

        梵音感觉一阵凌厉异动,抬起手掌一股青烟燃起,是夙愿鼎燃起了青烟,许愿的不是别人,正是玉昭呈。

        “多讽刺啊,我还没见过这般浓厚的青烟,这样至纯至净的心头一念,你说他是想说当年错了吗?”

        看着手心中浓厚的发暗的青烟,一幕幕的往事涌上心头,梵音擦了擦眼泪,便消失不见了。

        尘禾知晓她要去妙音阁,连忙跟上。

        只余一众华乐山弟子物质所措,面面相觑,不禁疑惑道,这就走了吗?真是来寻人的吗?

        楚隋君在山门下等待的时候,心中焦躁万分,不知为何总有一种不安的情绪,甚至是身侧南嘉鱼喋喋不休地说着他父亲的喜好的时候,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

        不多时楚隋玉就来了。

        “这么快?”楚隋君惊讶道,“事情解决了?梵音呢?”

        “走了。”楚隋玉云淡风轻道。

        “走了?”

        “嗯,回妙音阁去了,那鬼是前鬼界通判尘禾大人,与她说了些事情之后,梵音姑娘便哭着走了。”

        “哭着?”楚隋君一瞬间心就提到了嗓子眼,连忙问楚隋玉道:“说了什么事?她为什么哭了?”

        “我也没听清楚啊。”楚隋玉挠着头,看楚隋君着急的样子,连忙回想着,“似乎是提到了什么人寻了她几百年,想要见她,又说到什么青烟,什么心头念的,那人好像是叫玉....玉什么的。”

        “玉昭呈。”

        “对!玉昭呈!你认识啊师兄。”

        楚隋君没有再听到任何一个字,整颗心都凉了,似乎是沉入了深海一般。

        玉昭呈寻了她那么多年,如今竟然用夙愿鼎来找她。

        在她心里,自己始终是没有一点位置,不过是听到玉昭呈的名字便哭了,得知这件事情后甚至没有与自己招呼一声,便离开了。

        难道在她的心中玉昭呈依旧重要吗?

        难道她还爱他?

        楚隋君只觉得今日热的要命,他心里急躁的要命,他一刻都等不了。

        他从未觉得自己这般容易拈酸吃醋,不过是听到玉昭呈的名字,他就难受的不行。

        远处嘉阳王的仪仗已经接近了,楚隋玉正要提醒楚隋君,却发现他正要转身离开。

        “你干什么去啊?嘉阳王马上到了!”

  https://www.lewenlewen.com/92/92708/316721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