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佬是个宠夫狂 > 第406章我挚爱的雌主大人(82)

第406章我挚爱的雌主大人(82)

        当然,前提是时醴得站在他这边。

        如果时醴背叛他,让他失望,那么他再如何努力都没有了意义。

        想到这种可能,亓御心中难免惶恐不安。

        他迫切地需要时醴给予他一些信心。

        于是亓御抿了抿唇,坐起身,凝视着时醴的神色肃穆,“酉酉,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顿了顿,补充道,“你,你如实回答,莫要骗我。”

        其中的忐忑仅从不甚笃定的语调中就能窥出几分。

        时醴颔首,伸手牵住了亓御的一只手,语调温柔而宠溺,“好,不骗你。”

        心中却因为小孩儿的天真纯粹而生出几分无奈。

        若是她存心要欺骗,就算此时再保证又有何用?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脱口而出的花言巧语,信了的才是傻子。

        亓.大傻子.御完全不知晓时醴此时的内心活动,他稍稍酝酿了一下,才张口,“酉酉,你的精神力等级公开以后,必然有许多雄虫想要成为你的雄侍,而s级的雌虫本就稀少,雌虫保护协会肯定也会对此进行干涉,想方设法地让你多娶几个……”

        “你担心我把持不住,被其他雄虫勾去魂儿?”

        时醴笑着接道。

        亓御的神情却轻松不起来,他认真颔首,“我有自己的骄傲,不可能接受跟其他雄虫共侍一个雌主,如果你——”

        话到此处止住,竟有些说不下去。

        那种结果,他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痛如绞,浑身冰凉。

        “没有如果。”时醴唇边的笑意收了收。

        她看出了亓御内心的极度不安与惶恐,一向骄傲的雄虫,却因她变得如此患得患失,这只能说明,她做的还不够,并没有能够带给亓御足够的安全感。

        既如此——

        那就给雄虫一个叫他安心的承诺。

        时醴抓着亓御的手,缓缓移到自己心口的位置,凤眸微眯,神色狡黠,笑中带着几分天生的乖戾,看似漫不经心,语调却极认真郑重,“宝贝儿,我这辈子,只需要你一个。若是我做不到,你就往这里捅一刀,杀了我,好不好?”

        亓御一双眸子骤然瞪大,触了电似的将手收回。

        视线飘向别处,没敢对上时醴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眼睛,薄唇抿紧了,强自挽尊,道,“这可是你说的。”

        这话听着倔强,其实色厉内荏。

        其实就算真有那么一天,他又哪里舍得对时醴动手呢?

        时醴忍着笑,点头,“嗯,我说的。”

        亓御闭了闭眼,心中狠狠松了口气。

        他方才其实有好几个问题想问,但时醴这句承诺,足以抵得上千言万语。

        剩下的问题已经没有了询问的必要。

        亓御此时心情颇好,控制不住地勾起了唇。

        指尖点开光脑,看到此刻显示的时间之后,突然发出邀请,“酉酉,饿不饿?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闻言,时醴没直接点头,而是用有些怀疑的眼神,盯着亓御脸上的神情细细打量一圈,半晌才一挑眉梢,应了,“好啊,去你家……”

        难得亓御这么主动,她自然不会拒绝。

        果然那档子事儿对于拉进情侣关系相当有效,那不妨趁热打铁,再巩固巩固……

        当然,更重要的是,她对亓御做饭的水平还真的有些好奇。

        心中怀着几分期待,时醴迅速启动了悬浮车,开往目的地。

        ……

        亓御虽然家世显赫,却甚少享受家族的福利,他最常居住的地方,反倒是军部给分配的住宅。

        星际时代,土地资源被利用到极致。

        楼层建的一栋比一栋高,仰头望去,顶部直入云端。

        时醴抬头,望着被黑暗天幕吞噬的大楼顶部,视线收回,看向身侧的亓御,“你住几楼?”

        “六十四。”

        两人上了大楼外侧的电梯,透明的外壁清晰地映射出外界的璀璨霓虹。

        迅速上升的过程中,璀璨斑驳的光影自两人身上跃动,分割成一块块明暗交错的色块。

        时醴垂眸望去,街上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通通变成模糊不清的光晕,芸芸众生庸碌而喧闹。

        这样沉寂的夜色,无疑是促使人们心中的孤独与空虚疯长的温床。

        感受着垂落到身侧的手被握住,时醴什么都没说,只勾了勾唇,反握回去,十指紧扣。

        电梯停下,时醴一路相当乖巧地被牵着手,带进门。

        亓御抬手将灯打开,温暖的灯光顿时倾泻而下,将漆黑的屋子照亮。

        时醴换上拖鞋,进了屋子,视线打量一圈。

        整体黑白色调的客厅,跟她想象中差不多,少了些人情味儿。

        空间不算大,一览无遗,一个人住却是足够。

        一眼扫过之后,时醴转头,询问,“我可以参观一下吗?”

        “嗯。”亓御颔首,“没什么是你不能看的。”

        这话叫时醴心中颇为熨帖。

        走过去,亲了亲亓御脸颊,这才打开最近的一扇房门,走了进去。

        时醴忙着到处转悠的功夫,亓御则系上围裙,去了厨房。

        对着冰箱里的各种食材纠结了半晌,从门口探出个头来,声音扬了扬,“下面吃可以吗?红果面?”

        老实说,他的厨艺称得上生涩,只能做一些最基础的吃食。

        下个面还好,太过复杂的实在搞不定。

        时醴闻声,从房间出来,倚着门框应着,“随意,我不忌口。”

        这话说的,面不改色心不跳,叫系统都有些怀疑人生。

        以往那个挑剔十足的宿主难道是假的?是它数据错乱了?

        时醴并不清楚系统正在心中疯狂吐槽。

        伸手把房门带上,换了一间,推门进去,看清房间的布局,眉梢不由轻挑了一下。

        灰色的床,同色系的窗帘,衣柜,房间整洁干净,鼻端清幽的昙香若有似无。

        很明显,这是亓御的卧室。

        时醴的视线落在墙边半人高的玻璃展示柜上,颇感兴趣地走了过去。

        大眼一扫,各种奖章摆的满满当当。

        中间最显眼的位置,则是一枚绚丽的银色勋章,银色的藤蔓在其上蜿蜒缠绕,簇拥着正中一双淡蓝色的蝶翼。

        漂亮而梦幻。

        这枚勋章,应该是亓御在受封少将时,虫皇亲自颁发的,独属于他的勋章。

        独一无二,象征着无上荣耀。

        她的宝贝儿,还真的是很优秀呐!

        时醴勾了勾唇,再次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

        直到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时醴侧眸,就见亓御走近,伸手拿起了那枚珍贵的勋章,递给她,“给……”

        盯着看了那么久,想来应该是喜欢的吧。

        时醴有些意外,接过,垂眸摩挲着勋章上复杂精美的纹路,半晌,缓缓摇头,又小心放了回去。

        在亓御疑惑的眸光中,时醴歪头,笑中透着几分恶劣,“硬邦邦的,多硌人,还是真的摸起来手感比较好……”

        真的什么?

        想到勋章上雕刻的图案,亓御瞬间反应过来时醴在说什么。

        两颊登时就泛起了红晕。

        正害羞着,就被时醴揽着腰往外带,“好了,先吃饭,面坨了就不好了。”

        两人来到客厅,桌上已经摆好了两碗面。

        红果面,其实不过就是蓝星上番茄鸡蛋面的翻版。

        时醴坐下,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在亓御忐忑的目光中,缓缓点头,给了个中肯的评价,“勉强及格,继续努力。”

        火候过了,调料放的比例也不够完美。

        没必要昧着良心夸赞,那样太假,亓御也不会开心。

        听到时醴如此不给面子的评价,亓御反倒松了口气,唇角轻轻勾起,“嗯,我会的。”

        虽然再怎么练习,大概都没办法达到时醴的水准。

        但还是想亲手做给她吃。

        大概给喜欢的人做饭,本身就是一件叫人开心的事吧。

        ……

  https://www.lewenlewen.com/84/84748/315615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