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炮灰攻被那个万人迷渣受盯上了 > 46、何德何能

46、何德何能

        “这太可怕了!”何洛从来没有见过这般阵仗,  一只巨大的黑色鱼灵向他们几人缓缓而来,追寻的速度不快,却让他们有种无论怎么跑,  也逃不脱的感觉。

        “你们先走吧,  我来断后。”蓝湑抬起脸,  望着那只巨大的黑色鱼灵,  面色平静的开口说道。

        说完,  他便率先迎了出去。

        蓝色鱼尾在水中,  像在陆地上的双腿,  灵活又迅速,  眨眼间便来到了鱼灵身边。

        眼下的情况,只能开打了。

        然而他没想到,这鱼灵却并不想伤害他,  面对他的攻击,居然毫不阻挡,  生生受了一击,  同时快速的越过他,  直直的像向他身后的何洛游过去。

        这只黑色鱼灵显然继承了金色鱼灵的意志,  固执的想要除掉何洛这个“狡猾的人修”。

        “不能放下仇恨……”它喃喃开口,  双目猩红,  体内翻滚着死去的同伴的灵魂,脑海中全是人鱼一族临死前含恨的双眼。

        它的速度加快,  眨眼间冲到何洛面前的时候,  何洛还没反应过来。

        “……”这群鱼灵居然又把攻击对准了他。

        能不能不要捏他这个软柿子!

        就在他感觉今日要交代在这的时候,  一道蓝色的身影抱住了他,替他挨下了那道攻击。

        殷红的嘴角立刻流出鲜红的血,蜿蜿蜒蜒往下流,  蓝眸却是平静无波的轻轻眨着。

        要不是他吐了血,何洛肯定会觉得,他一点儿伤都没受。

        “蓝、蓝湑,你怎么样?”他小心翼翼的拉着蓝湑的胳膊,苍白着脸去看他。

        “没事。”蓝湑轻轻勾唇笑了笑,这笑容和何洛初见他时,那副慵懒肆意的模样有些相似。

        他感觉到体内灵力在迅速流失。

        大约,他要死了吧?

        他开始大胆起来,轻轻抬起手,捏了捏何洛的脸颊,然后又瞬间绽放出更灿烂的笑容。

        何洛,“……”傻笑什么。

        齐瑾沭终于赶了过来。

        他在水中可谓是处处受限,远不像蓝湑那般,在海中可以随便瞬移。

        待他看到蓝湑捏何洛的脸颊,心中戾气顿起,用剑将蓝湑的手拍掉,冷漠道,“蓝公子,就算你要死了,也不能这般动手动脚!”

        蓝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自己通红的手背,笑了起来,感慨道,“齐公子,你可真是手下不留情。”

        说完,他便放开何洛,看向了那只黑色鱼灵。

        鱼灵迟迟没有动静,虽然已经黑化入魔,没什么理智了,但也不代表它看见自己误伤了自己的皇子之后,那副悲惨吐血的模样,不会心疼他。

        说到底,它还是把自己当成了蓝湑长辈,虽然总是因为蓝湑不听话,而无数次想修理他,但是也有对小辈的慈爱之心,小辈一受伤、一难过,它就瞬间什么都顾不得,只剩下安慰和心疼了。

        它久久的沉默不语,只是看着蓝湑。

        虽然蓝湑出生前它们就死了,对它们没什么感觉,但是它们可不是这样。

        它们曾和其他族人一起,期待过这个小皇子的降生。

        如果当初的悲剧没有发生,他们和他本应是最亲密的人,而不是像今天这样,比陌生人还不如。

        罢了,如果这是他自己选的路,如果这是他自己期待的幸福,那它们除了祝福,还能做什么呢?

        只希望,皇子他不要后悔才是。

        它叹息一声,看着嘴角带着鲜血的蓝湑,灵魂逐渐变淡,分成了金色和黑色两部分。

        金色悉数涌入蓝湑的身体,黑色缓慢下落,逐渐沉寂在海底,在阴暗的海底淤泥里,不时冒出头,跳动两下。

        蓝湑只觉得一阵强大的灵力涌入身体,随后,身上逐渐消逝的灵力就瞬间充盈,整个人恢复如常了。

        他怔怔的反应不过来。

        不过他知道,是那些鱼灵前辈牺牲自己,救了他。

        他的眼神不由得复杂起来。

        虽然在他眼里,这些鱼灵前辈与陌生人无异,但他此刻,却莫名对这些人产生尊敬之意。

        他极为罕见的叹了口气,深邃的蓝色眼眸多了些细碎温柔的光。

        “走了。”齐瑾沭可不会给他时间,让他在这里缅怀先辈。

        他十分讨厌大海。

        他在水中剑意虽不减,但行动力却直线下降,很不适应水里的环境。

        何洛目光关切的看着蓝湑,他记得蓝湑受了重伤,现在看着虽然好得多了,但好歹也是为了救他。

        他不能不做出关切的模样。

        他怀里抱着小人偶,看着蓝湑,“现在还好吗?”

        “没事。”蓝湑摇摇头。

        他不仅没事,还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无比强大,磅礴的灵力简直要冲破他的身体。

        他好像……要进阶了。

        他不想让何洛担心,压下浑身胀痛,忍住要突破的感觉,面色如常。

        “那就好。”何洛松了口气。

        当然,虽然蓝湑说自己不要紧,他却不是那种就此不管的人,但是心里的包袱还是轻松了不少。

        几人很快跃出了海面。

        但是,谁也没注意到,原本沉寂在海底,由无数怨灵凝聚成的强大的黑色气体,那只剩邪恶的怨灵之力,悄悄从海底的淤泥里探出头,跟在了他们身后,准备寻找一副完美的身体。

        它没有意识,没有生命,被金色灵魂抛弃剥离之后,就只剩下了寻找寄主的本能。

        它只是一团力量,沉寂在海底,最终的归宿,只不过是归于尘土,消散在天地间。

        它化作了一丝丝,一缕缕的黑色细丝,四处游荡,最终找到了一具身体。

        虽然那只是一只人偶。

        不过,这是它眼下能挑选的最好选择。

        它乍一接触到那具人偶身体,就像无数只吸盘一般,使劲的钻进那身体里。

        它与那身体融为了一体,逐渐化为了人偶的意识。

        怀抱小人偶的何洛没有发现,他怀里的人偶呆滞的目光,突然涌入了细碎的光,眼眸中泛着懵懂好奇的神色,看着眼前的一切,尤其是喜欢盯着他近在咫尺的,白皙光滑的下巴。

        只不过,由于身体只是人偶,小人偶却连眼珠都转不动一下。

        几人很快上了岸。

        这里是一片汪洋大海,岸边是细碎的沙地,沙地上有细碎的贝壳,还有亮晶晶的砂砾,在阳光下照耀着闪烁不已。

        “这里就是珈蓝海。”蓝湑看着那片大海,目光中带有怀念之色。

        齐瑾沭看了一眼那片波浪滚滚的蔚蓝色,沉声道,“怪不得那些鱼灵会出现在那片川河,原来那条川河与珈蓝海是连通的。”

        蓝湑突然扭过头,看了何洛一眼,微微一笑,然后伸手挥出了一道灵力。

        灵力溢入海底,很快,那片海就有各种海中灵鱼灵蚌游上来。

        它们有的捧出珍贵的鱼尾,有的奉上珍珠,有的拿出了各种颜色的奇异石头。

        蓝湑从那些灵蚌奉上的珍珠中选了一堆,这些珍珠有的可用作药材,有的可用作装饰,红的粉的,白的黑的,如此等等各色都有,甚至还有七彩的。

        蓝湑把这些珍珠捧到何洛面前,“送给你。”他知道何洛喜欢这些圆滚滚的,可爱的小东西。

        “给我的?”何洛十分惊讶。

        蓝湑点了点下巴,“嗯,我用灵力和这些灵鱼灵蚌换的。”所以它们才会争先恐后的,跃出海面,献出自己最珍贵的珍藏之物。

        “……”何洛看着蓝湑的目光,不禁带上了怪异之色。

        蓝湑先是不顾安危救他,现在又送他这么多东西……

        他何德何能?

        肯定是蓝湑太圣父了,对人居然如此掏心掏肺。

        何洛感觉自己的德行和蓝湑相比,顿时自愧不如。

        他看着蓝湑满是温柔的、含着期待的脸,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将珍珠都收了起来。

        这么一大堆珍珠,他都收在了储物袋里。

        他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对蓝湑好一点。

        不,是好很多点。

        ……

        齐瑾沭脸色十分不好。

        看着蓝湑送何洛东西,他心里十分厌烦,连带着,连蓝湑也看不顺眼了。

        当然,他本来也没看蓝湑顺眼过。

        ——可能因为这个何公子给他的感觉,和安安很像吧!

        他目光逐渐沉下来,原本尚可的心情的逐渐变为冷淡。

        他将斗篷变出来,披在身上,斗篷帽也重新戴在了头上,只露出光洁的下巴,遮住了愈发深黑可怕的双眸。

        然后闭着唇,在一旁沉默不语,手指却是暗地聚拢起来,手背青筋狠狠的凸出来。

        他们先去找了齐瑾沭的护卫和齐小安。

        齐小安一看见齐瑾沭,便一脸惊喜的蹬蹬噔跑过来,想要扑进他怀里,嘴里叫着,“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小安好想你啊……”

        齐瑾沭眼神一冷,看向身旁的护卫,命令道,“把夫人送进轿里去。”

        一旁的护卫立刻起身上前,将齐小安抬进轿里去。

        “我不要——”齐小安掐着嗓子,声音故作娇滴滴的挣扎起来。

        他既然决心要改变,得到齐瑾沭的心,就要与他多接触,展现自己的美丽。

        可拉着他的护卫到底是唯齐瑾沭的命令惟命是从,对他下起手来毫不怜惜,根本不顾他的挣扎,直接将他塞进了轿子里。

        只有一位叫齐沐的护卫仔细的扶了他一把,可惜他也没领情,反而觉得齐沐好欺负,狠狠地瞪了这个护卫一眼,还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齐沐身姿挺拔不动,被踹后也表情不变,安静的退到了一旁。

        齐小安坐在轿子里,脸色瞬间扭曲。

        他从帘子的缝隙里,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何洛。

        凭什么那个何洛就能与哥哥多接触,而他就不行?

        他手指紧握,指甲在掌心留下了深深的白色的印记。

        接完齐小安后,一行人便赶到了飞舟降落处。

        回到飞舟上,他才知道,秦焰陵没有回来,寒洲剑尊也没有回来。

        蓝湑唤了一只追云鹤,让追云鹤去告诉秦焰陵,她的弟弟被找回来了。

        追云鹤原本除了韩信言,其他谁的话也不听,但是蓝湑是例外。

        它尊敬蓝湑,就像尊敬韩信言一般。

        秦焰陵很快被找回来了。

        她满怀激动的抱着小人偶,脸颊深深的埋在他的脖颈里,买了一会儿,才激动惊喜的眼眶通红。

        “我再也不会把你弄丢了……”她握着小人偶的手指,然后向何洛道谢,“谢谢你,何公子。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你就尽管说,焰陵一定会帮忙的。”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何洛微笑着,向他介绍蓝湑和齐瑾沭二人,“多亏了有蓝公子和齐公子的帮忙。”

        秦焰陵向蓝湑道谢,蓝湑淡淡的回应了。

        等轮到齐瑾沭的时候,齐瑾沭却是一个表示都没有,像是没有听到一般。

        秦焰陵是个倨傲的人,见状也没再说什么。

        她虽然年纪小,但是见识多,早就听闻齐瑾沭不近人情、冷得像一座冰山,对待看不上眼的根本不会给多余的眼神。

        所以,她心底还是最感谢何洛,她觉得,如果不是何洛,齐瑾沭和蓝湑可能就没有那么好心帮她了。

        她日后一定会竭尽所能的报答何洛的。

        众人等了许久,却依旧不见韩信言回来。

        传音也没消息,蓝湑让几只追云鹤去寻,这些追云鹤也一去不回。

        这是从来没有的事。

        韩信言那般强大,怎么会没有了消息?难道是出了意外?

        应该不可能。

        这世间,能伤得了韩信言的人,寥寥无几。

        一行人决定再等一等。

        ……

        韩信言看着青藤洲的方向,拧了拧眉。

        不过,为了寻找那个人偶,他只能重新踏足那片地方。

        包括那处悬崖。

        ——那处被称为最可怕,最幽深的无尽深渊。

        无尽深渊里布满藤蔓,深渊的渊口处凶险万分,无数藤蔓从里面延伸出来,不知根系连接,不知内里凶险。

        韩信言白衣飘飘,缓缓降落在渊口,无数藤蔓瞬间退开,为他让出了一块光滑的空地。

        他目光幽暗,望着面前的藤蔓,淡淡问道,“可有见过一具人偶?”

        “人偶?未曾见过。”一旁垂落着,看似平平无奇的藤蔓居然口吐人言,回答道。

        “没见过不会用你们的能力搜寻一下吗?”韩信言皱眉,冷淡道。

        要不是追云鹤没用,只会在空中飞来飞去,什么都找不到,他何至于来这里?

        他原本打算一辈子都不踏足这片地方的。

        “你是在命令我们吗?”另一只藤蔓不悦的开口,它冷冷笑道,“你已经不是我们中的一员了,你变成了人类。怎么,你以为你还是曾经的那个根系庞大粗壮,能在深渊称霸的朝颜花吗?”

  https://www.lewenlewen.com/74/74189/251866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