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 第444章爹爹

第444章爹爹

        荆轲作为魏国使臣进入咸阳的消息嬴政直到傍晚才看到,在如今秦国对魏国楚国全面开战的情况下,荆轲的事情自然算不得什么大事,被嬴政在最后才注意到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荆轲的速度倒也是不满,他若是再迟来两天,或许魏国就已经不存在了。”嬴政将手中的竹简扔到一旁,任由弄玉在边上手忙脚乱地收拾着。

        “大王真的要玩那个游戏吗?”弄玉一边整理着各类竹简一边对嬴政问道。

        “怎么?你还是要劝说我放弃那个游戏吗?”嬴政反问道。

        “大王您确实不应该那样,即使不说别的,在这种事情上玩那样的游戏,本身就是一件极为无聊的事情。”弄玉温声道。

        以嬴政的身份,哪怕已经有了完全的把握,在将刺杀的事情当作游戏,本身就是一件极不符合身份的事情。

        游戏,只有小孩子才玩,而嬴政在弄玉的心目中,不应该是这么幼稚的一个人。

        “正因为无聊才要做的,若是没有什么意外的情况来调剂一下这般枯燥的生活,岂不是太过无趣了。”嬴政道。

        在这座王宫中,虽然什么都不缺,但唯独缺了趣味性,在这里,充斥着权力的气息,人虽多,但人味却很少,住的时间长了,难免会感觉到无聊,尤其是对嬴政这种经历过其它方式生活的人。

        “即使无趣,也不该玩那种刺杀的游戏。”弄玉道。

        “你这个样子,倒是让我有些奇怪了。”嬴政上下打量着弄玉,似乎是才认识了对方一般,而事实上是,他对弄玉的里里外外早已了解的清清楚楚了。

        “我······”弄玉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耿直’了?”嬴政问道。

        “我。耿直?”弄玉诧异道。

        耿直本来是夸奖人的用词,但被嬴政说出来,尤其还是用在弄玉身上,只让弄玉感觉到了别扭。

        弄玉总觉得嬴政是话里有话,并不是像字面那样是在夸奖自己。

        “我们做一个交易如何?”嬴政并没有理会弄玉的诧异,而是顺着弄玉的话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什么交易?”弄玉隐约间有些不安,交易啊,自己不可能在他那里占到什么便宜的。

        想到之前的数次交易,弄玉只觉得脸上渐渐升起了热气,一些让人想忘而忘不了的记忆冲进了他的脑海。

        “用一场游戏换另外一场游戏。”嬴政道。

        “大王是说?”弄玉隐约间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视线更是下意识地从嬴政身上错开了。

        “我可以放弃这场刺杀的游戏,不过,作为交易,需要你用另外一场游戏作为补偿。”嬴政道。

        “什么游戏?”弄玉越发不安了,嬴政期待了那么久的游戏又岂会轻易放弃,能让他放弃这场的游戏,自己要付出的代价肯定不小,甚至是······

        “你已经很久没有看望你的母亲与姨娘了吧?”嬴政答非所问道。

        嬴政的话似乎与什么游戏并不相关,但是,落在弄玉耳朵中,弄玉却第一时间听懂了,什么叫做自己已经很久没有看望自己的母亲与姨娘了?

        那不就意味着自己现在应该去探望,而自己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都充作嬴政的贴身侍女,嬴政是不是也要与自己一起去,他去了还会回来吗?

        若是他要在那里留宿,那时会发生什么?

        弄玉想着看向了嬴政,看到嬴政嘴角那似有似无的笑意,弄玉的心更沉了,她这些年来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要发生了吗?

        她这些日子以来为什么不去看望自己的母亲?归根结底原因还是在嬴政身上,从来他嬴政嬴政对胡夫人颇有怨意,但现在的弄玉,却只会因为嬴政而畏惧胡夫人,现在的弄玉还真的不敢去见胡夫人。

        但是,嬴政却说要交易。

        “刺杀这场游戏,你要知道,它本身就存在着危险。”嬴政补充道。

        嬴政知道弄玉在犹豫什么,他也能理解弄玉的犹豫,但理解归理解,放手归放手,在这个时候,他的选择可不是放手,而是加重其中的筹码,逼迫弄玉就烦,只不过,这个筹码不说弄玉,而是他自己。

        “大王既然知道那个游戏有危险,那更应该放弃才是。”弄玉听到嬴政的口风稍松,连忙劝说道。

        “我知道,但是,弄玉,你要知道,魏国使臣入秦这件事情,天下人皆知,若是不见多方,终归有些于理不合。”嬴政道。

        “大王,你这是在以自己为筹码逼迫我就范吗?”弄玉恍然道。

        她可不是什么愚钝之人,虽然没有紫女那种堪比男儿的大局观,但其智商却也不低,可要比红莲焰灵姬这几位要聪明的多。

        “如果我说是,你会怎么做?”嬴政问道。

        “大王,你这是在逼我。”弄玉哀怨道。

        这样的选择却是很难很难,一边是嬴政,一边是自己,自己到底该如何选择?

        一时间纠结不以的弄玉看着嬴政漠然不语。

        嬴政见状深处臂膀将弄玉揽入怀中,看着弄玉那渐渐弥散出水气的眼睛,却并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意思。

        “这场交易你会答应吗?”嬴政问道。

        “我答应。”弄玉含泪回答道。

        我能怎么办?我明知道你是在威胁我,我明知道你不可能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可是,我怕啊,我怕那有可能存在的万一。

        一想到晚上将要面对的难堪,弄玉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对于任何事情弄玉都能够坦然面对,但是胡夫人却是一个例外,那毕竟是她的亲生母亲。

        “这就哭了?”嬴政用手指粘起弄玉脸颊上的一颗泪珠放在弄玉的眼睛前道。

        “你就知道欺负我?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你不就是想让我喊你‘爹爹’吗?”弄玉忍着委屈抱怨道。

        “如果我说不是呢?”嬴政说着将带着弄玉泪珠的手指探进了弄玉的红唇中。

        “是什么味道?”

        “苦的。”弄玉含糊道。

        “是吗?”嬴政说着抽出手指在唇间抿了一下。

        “确实是苦的,好了,别哭了,逗你玩的,今晚我们就在这里。”嬴政道。

        “不,我就要去,省的大王以后总是想那样的事情。”嬴政放弃了,弄玉反而犯上轴了。

  https://www.lewenlewen.com/71/71734/23692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