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豪门女配要退婚 > 27、求放过11

27、求放过11

        ("豪门女配要退婚");

        黎千千回到学校,

        秦鑫还没回来,她给同为证据提供者方彦砚发了慰问信息,

        看看他是否安全。

        方彦砚不仅安全,还惦记着她的承诺,要她帮忙约辛泽禹出来。

        欠债一时爽,还债火葬场。

        黎千千的良心遭受着谴责,绞尽脑汁地想着这么利用辛泽禹,得怎么补偿人家。

        突然一颗篮球砸在了她面前的地面上,她抬眼一看,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篮球场。

        三两个女生散落在球场周围,看着四五个男生打篮球,黎千千一眼就看到了辛泽禹。

        他一身轻薄运动棉服,

        头上还带着运动发带,满满的青春气息。

        他回头对身边的一个男生说:“我学姐来了,

        东西给我吧。”

        男生暧昧看向黎千千,跑去篮球场边的一个女生那里拿起一个背包,掏出一件衣服一块手表和一瓶水,

        递给了辛泽禹。

        辛泽禹直接将东西塞到黎千千手里,

        眨了下眼,

        奶奶地笑道:“等我一下,

        马上打完这场了。”

        黎千千看着手里的一堆东西懵了一瞬,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他是要自己帮他看东西。

        于是她默默地塞进了自己包里,耐着性子学着那些女生坐在场边的长椅上,

        看他打球。

        场上的男孩子们似乎感受不到冷冷的寒风,辛泽禹甚至把棉服的拉锁拉开。

        而坐在冷板凳上的黎千千轻轻跺着脚,把冰凉一片的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

        还是觉得冷。感觉鼻尖和耳朵都冻木了。

        她盯了一会辛泽禹,见他只是敞着衣襟,并没有要脱下来让她拿着的意思。

        她死心闭上眼,幻想着自己前面有个燃着火的壁炉,用意念给自己取暖。

        她想象有双温热的手捂住了她快要冻僵的耳朵,低低哑哑的声音贴在她耳旁说:“手太热,给我冰一下。”

        黎千千:!

        她蓦的睁开眼,澄澈的眸子里是质疑人生的惊恐。

        她刚刚,为什么会想到叶承?

        她猛然打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响亮的耳光声回荡在篮球场,全场人都看过去,只见白白一团的小姑娘正捂着右脸发懵。

        清醒过来的黎千千倒吸了口凉气,刚才那下耳光真是下狠手了,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不讲理地把这笔账又算在了叶承的头上。

        谁让他最近总是阴魂不散地,导致她都出现幻觉了。

        辛泽禹惊讶了一瞬,快步走了过去,抓开她的手腕,看见她白嫩的右脸上残留一片红印,不解地问:“你干嘛打自己?”

        “困了,差点睡着。”她随口胡扯了个借口。

        辛泽禹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对几个男生说:“我不打了,先走了。”

        “别别,你玩你的。”

        黎千千抖着冻僵的双腿,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终于还是说出了口:“明天你有空吗?中午来我公司,我请你喝咖啡?”

        “好啊。”

        黎千千看着他甜甜的笑容觉得自己这么利用他太不是人了,心有愧疚地说:“明天中午我请你吃好吃的,你快去玩吧,明天见。”

        她略显心虚地赶紧离开了,回了寝室才想起来,包里还有他的东西呢。

        跟辛泽禹发了信息,他说反正明天见面,等明天再给他就行。

        终于完成任务的黎千千,靠着暖气片,给方彦砚发了信息。

        信息还没发出去,李卓美的微信进来了。

        【李卓美:千千,我们之间可能有误会,这周末我和你爸去北城找你,我们一家人吃个饭好不好?】

        黎千千皱了皱眉,她太了解李卓美,上次闹得那么不愉快,她又一直没追究她偷拿户口本,绝对另有阴招等着自己呢。

        【我还能再吃两碗:我们尽快把户口本转了,再解除收养关系吧。】

        【李卓美:等咱们见面细聊,好吧?】

        鸿门宴!

        李卓美上次这样友好态度的跟说话,是劝她跟叶承订婚的时候。

        所以她基本确定了这次饭局的性质,绝对有什么阴谋。

        ——

        秦鑫晚上加班到很晚,离学校又远,索性在公司附近的酒店睡一夜,没回宿舍。

        黎千千小时候听了太多关于宿舍的恐怖故事,熬到眼睛睁不开了才敢睡,而且一夜醒了五六次。

        早上起来迷迷糊糊地在请假和上班间做了一番激烈的挣扎,还是决定上班,毕竟还要给方彦砚约辛泽禹呢。

        所以无可避免地迟到了。

        又被尹弘抓住了错处,黎千千耷拉着脑袋,乖乖听训。

        尹弘滔滔不绝的批评教育堪比催眠,她的头越来越低,脚下踉跄着,差点栽跟头。

        尹弘对她也无奈了,念在她昨天立功的份上,扔给她一把钥匙,“二十分钟后小叶总要召开高层会议,罚你去打扫会议室,干干活精神精神,小小年纪就喜欢熬夜……”

        黎千千避免继续听他的唠叨,赶紧拿着钥匙走了。

        保洁阿姨还没打扫到顶楼会议室,也有可能是得到了尹弘的通知,故意不来打扫的。

        她特意去休息区喝了杯冰美式清醒一下,去保洁房领了清扫用具,回到会议室。

        拍了拍脸,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擦桌子。

        “你怎么在这?”

        正认真打扫的黎千千闻声抬头,看见叶承的身影时,怀疑地看了下时间,“不是说二十分钟后开会吗?我还没打扫完。”

        叶承缓步走了进来,看了看这些打扫设备,浓黑的眉头微锁,“谁要你做这些的?”

        黎千千吸了吸鼻子,不知道是不是没睡好免疫力低,刚刚洗抹布碰点凉水就觉得浑身发冷,像要感冒似的,“我迟到了,尹主任罚的。”

        叶承抢过她手里的抹布,碰到了她冰凉的指尖,才发现她手指被冻得通红,“别干了,我会跟他说的。”

        黎千千直起身无奈地看着他,“想让我在办公室待不下去,你就去说。”

        她没跟他硬碰硬地抢回来,转身去拿了拖把准备擦地。

        下一刻,拖把也被抢走了。

        黎千千无语地看向他,“你到底要干嘛?”

        叶承认真地凝视了她半晌,终是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拉开一张椅子说:“坐下。”

        黎千千不明所以,坐了下来,叶承把一直在手里攥着的巴掌大小盒放在她面前。

        “这是我妈前两天去瑞士玩带回来的巧克力,我后备箱还有,先给你拿一盒。”

        说完,他转而看向左手的抹布和右手的拖把,为难地看向她,“我去叫个人来打扫好吗?”

        黎千千摇摇头,起身去拿他手里的工具。

        “你坐下,坐下。”

        叶承叹着气,确认了她不想找外援的坚定决心,只得自己拿起拖把认命地擦地。

        黎千千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干嘛?”

        “帮你干活啊。”叶承转过头,眼里含了笑意,“觉得我暖吗?”

        黎千千嘴角抽了抽,不知道他哪根筋没搭对。

        不过,苦不好吃,享福谁不会?

        黎千千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吃着巧克力,看着叶承忙碌的身影,很快就进入了监工角色,还时不时地指点一下哪里没擦干净。

        继做菜好吃外,黎千千又发现了叶承的一个新技能,卫生清理得是又快又干净。

        都不用老婆培养,一结婚就能上手干家务,如果脾气再好一点,简直是完美老公的人选。

        黎千千替黎鸳感到可惜。

        十分钟后,尹弘率先来启动设备,一进会议室,就看见了这样一幅场景。

        他眼睛瞪得老大,眼镜都要掉下来了。

        愣怔了三秒,反应过来后,急忙过去接过叶承手里的拖把,战战兢兢地说:“小叶总,您这是干嘛呢?”

        “干活呢,看不出来吗?”叶承没好脸色地怼了一句,继续手里的活。

        尹弘继昨天被瞪了后,今天又被小叶总怼了,一时有点生无可恋,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挫折。

        他转而看向黎千千。

        只见她眨着无辜的眼睛,打了个饱嗝,嘴角还蹭着一块巧克力渍。

        他一时气血上涌,斥责道:“不是罚你打扫吗?”

        黎千千咽下最后一口巧克力,觉得嗓子有点干,胡乱扯着理由,“是小叶总嫌我打扫得不干净,他给我做示范呢。”

        叶承没戳穿她的蹩脚理由,嘴角微微上扬,深眸里透出一丝宠溺。

        尹弘见叶承没反驳,一时摸不透情况,也不敢再骂黎千千了,只得主动跟叶承说:“小叶总,要不我来吧。”

        “你打扫的干净?”叶承幽幽瞥向他。

        尹弘:“……啊,是比这丫头强点。”

        “行,那你把所有的会议室都打扫一遍吧。”

        尹弘:……

        “小叶总,那我参加完会议再去打扫吧。”尹弘做着最后的挣扎,毕竟高层会议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的。

        叶承直接把他的愿望捏了个粉碎,“没事,你去打扫你的,会议记录就让黎千千做。”

        黎千千看着尹弘近乎石化的表情,觉得自己可能是他命中的劫数,默默为他哀悼了三秒钟。

        ——

        叶承干活是真卖力,白衬衫上崩上了脏水都没发现,他一会还要开会呢。

        黎千千:“你有替换的衣服吗?”

        叶承看了看身上的污渍,又看了看时间,摆摆手:“开完会再说吧。”

        黎千千也看了看时间,还剩下不到三分钟了,突然想起自己包里还塞着一件辛泽禹的衣服,立刻跑回办公室拿了出来。

        是件纯白色长袖圆领t恤,上面印着简单刺绣图案,吊牌还没摘,估计是他新买的,还没穿。

        她上网搜了一下同款,是某潮牌的最新款。

        立刻给辛泽禹下单了一件同款,把这件拿去给叶承穿。

        叶承拿着衣服,浓黑的眉头紧皱,“这谁的衣服?”

        黎千千站在会议室的门外守着,“别管了,快换。”

        她关上了会议室的门,阻隔了叶承的疑惑眼神。

        这场小风波没耽误会议的举行。

        高层会议十分简单有效率,几乎是一个人提出一个问题,没等讨论,叶承直接就给出了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

        不仅快速高效,解决方案还很正确。

        这让其它人沦为了单纯的执行者,会不会思考好似并不重要。

        这让黎千千想起了不知道哪里看来的一句话:企业都是希望培养螺丝钉人才的,具有出色的执行力,却也有较大的可代替性,随便谁离开了,都不会动摇根基,企业可以照常运转。

        但这恰恰跟员工个人的职业发展是相背离的,员工要做到的,正是不可代替性。

        所以她更坚定了自己的职业发展,她不想做谁都可以代替的螺丝钉,想做拥有个人魅力的瑜伽教练。

        会议记录实行的是视频加语音转文字双录入模式,她只需要盯着语音转换文字时别出太大的错误就好,会议后再进行整理修改。

        这样盯着盯着,黎千千的眼皮就沉了下来,一杯冰美式已经顶不住她的困意了。

        最后惊醒她的是裤兜里的手机震动。

        她甩了甩瞌睡,悄悄掏出手机在桌子下看了一眼,是辛泽禹来的微信。

        【小奶茶:我已经到咖啡店了。】

        这么早?

        她看了看时间,还不到11点。

        要命的是,方彦砚同时发来了信息。

        【砚:你真帮我把小奶茶约来了?】

        黎千千:!

        他看见他了?

        【我还能再吃两碗:不是,你先别去找他,我还没跟他说明白怎么回事呢】

        【我还能再吃两碗:我先去见面,你再装作偶遇行不行?】

        【我还能再吃两碗:方彦砚?】

        方彦砚再没回复她的信息,他肯定是跟辛泽禹搭话去了,可千万别乱说啊。

        事实证明,怕什么来什么。

        【小奶茶:那个男的怎么回事?】

        【小奶茶:他说,你是帮他约的我?】

        【小奶茶:黎千千,你解释不清楚,我就去你公司找你了。】

        辛泽禹什么时候这么威胁过人?连茶艺大法都不用了,看来是真生气了。

        【小奶茶:你在几楼?】

        【我还能再吃两碗:你别冲动,我现在开会呢,你就在咖啡店等我,我肯定给你个合理的解释好吗?】

        【我还能再吃两碗:辛泽禹?】

        完了,又一个不回话先行动的。

        黎千千神色焦急地抬头看了眼叶承,发现他正在看着她,两人视线交汇,他微挑了眉梢,抓起身边的车钥匙,从桌子上朝她划了过去。

        力量大小正好,钥匙准确无误地停在她面前。

        “去我车里帮我拿下后备箱的巧克力,送到我办公室。”

        黎千千:!

        他怎么突然这么善解人意?

        黎千千疑惑又欣喜地看着他,抓起钥匙就急匆匆地出了会议室。

        她下到一楼的时候,辛泽禹正在前台那里登记,“姐姐,填完这个表格就可以上去了是吗?”

        前台看着他帅气的脸发花痴,还热情又友善地问他要找哪个部门的同事,她可以帮忙。

        “麻烦你了,这是我弟弟。”黎千千快步走了过去,对前台礼貌地笑笑,拉着辛泽禹出了办公大楼。

        大楼的左侧有个小广场,高楼林立的cbd最不缺的就是人,两人并排坐在花坛边的长椅上,谈话声瞬间淹没在人潮中。

        “我先跟你道歉。”黎千千真诚地说道,“我利用你请方彦砚帮了我一个忙,没跟你及时说清楚,对不起。”

        “所以,你今天约我真的是为了那个变态?”辛泽禹发起火来奶凶奶凶的。

        黎千千觉得“变态”这个词不太礼貌,但自己理亏,也没敢纠正他,只轻声细语地再三道歉。

        “那你还请我吃饭吗?”辛泽禹被她的不断道歉哄消气了,委委屈屈地问道。

        “请,当然请……”

        “请什么请?”

        叶承的声音突然而至。他套了一件大衣伫立在她身后,整个人散发着幽怨的气息。

        早知道她急急忙忙地出来是为了见他,刚刚就不该替她解围。

        辛泽禹正面跟叶承刚上了:“这是我跟千千姐的事儿,她跟谁吃饭还要经过你的同意?”

        被夹在中间的黎千千避免被波及,迅速退出他们的包围圈,率先去对面的餐厅走去,回头对辛泽禹说:“我先去餐厅等你。”

        黎千千进的是一家很火爆的中餐厅,得益于她来得早,占到了靠窗的好位置。

        辛泽禹随后赶到,却没想到叶承也跟了过来。

        两个身材样貌都很出色的男人一进餐厅就受到了关注,这种关注在两人同时脱掉外套的时候达到了高

        潮。

        两人外套里的衣服,一模一样。

        不仅两个男人同时愣住了,连黎千千也愣住了。

        她还隐隐听见有女声兴奋地尖叫:“这俩男的是一对吧?”

        黎千千深吸了口气,低声问辛泽禹:“你,一样的衣服,买两件啊?”

        “对啊,我喜欢换着穿。”辛泽禹指指着叶承身上的衣服说,“你把我的衣服给他穿了?”

        叶承一脸的嫌弃和愤怒:“你怎么会随身带着他的衣服?”

        黎千千:……

        太tm难了。

        ——

        为了把尴尬事件的影响降到最低,黎千千飞快地统筹调度一番,让辛泽禹在餐厅等着,把叶承拽出了餐厅。

        面对叶承幽怨的脸,黎千千硬气地说:“这件衣服是我昨天路过篮球场,他没有包,临时放在我这的,当然,我并没有跟你解释的义务。”

        她为了帮他,还倒搭钱赔给辛泽禹一件衣服呢,现在弄得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一样。

        黎千千把车钥匙还给他,就转身往回走,身后传来叶承的声音。

        “我在车里等你。”

        她并没把他的话当回事,反正等不到她,他自然就回去了。

        安抚好辛泽禹,黎千千才拖着疲惫的身心回了公司。

        一进办公室就碰见了刚打扫会议室回来的尹弘。

        他打扫了一上午,累得腰酸背痛,午饭都没吃,颤抖着手指着黎千千,却没力气骂她。

        黎千千搀扶着他回了座位,给他沏茶倒水,帮他点外卖,还主动帮他分担些自己能做的工作,十分关爱他。

        尹弘到底是刀子嘴豆腐心,看见黎千千表现这么好,有意提点两句,“你呀,是韩特助的助理,以后也是常在小叶总身边做事的,得机灵点,干活别总被他挑毛病,这次的雷我替你扛了,下次千万得做好喽。”

        黎千千不住地点头应和,态度十分端正。

        正说着话,财务总监从门外进来,开口就问尹弘:“小叶总没在办公室啊?”

        “没在吗?没听说他出门啊?”尹弘显然也不知道情况。

        一旁的黎千千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他不会真的还在车里等着吧?

        他吃午饭了吗?

        黎千千回到座位上,点开微信,在跟叶承的对话框上犹豫了半晌,甩甩头锁上手机,继续帮尹弘做表格。

        又过了半个小时,黎千千起身去冲点茶喝,碰见人资总监从叶承办公室方向走过来,一边走一边打着电话。

        “小叶总,您没在办公室啊?啊,好,那我先发您手机里,好的,再见。”

        黎千千停下脚步,迟疑地点开了微信,这次输入了信息,给叶承发了过去。

        【我还能再吃两口:你不会还在车里等我吧?】

        【自恋狂:你终于想起我来了?跟他吃完了饭吗?】

        看着他这句话散发出的浓浓的怨气,黎千千“啧”了一声,回复道。

        【我还能再吃两碗:我又没答应去找你,你怎么还等没完了?】

        【自恋狂:你来不来是你的事,我说了等,就会一直等。】

        【自恋狂:来找我的时候,顺便把你的包一起拿下来。】

        黎千千无语的同时纳闷带包干什么?

        【我还能再吃两碗:我都回公司了,你快回来吧。】

        【自恋狂:回去了?】

        【自恋狂:我饿着肚子这等你两个小时了,黎千千你太狠心了。】

        黎千千:……

        这怎么还闹上脾气了?

        地下停车场一排他的专用停车位里停着各式各样的豪车,黑色保时捷是里面最不起眼的一辆。

        停车场有点阴冷,黎千千抱着背包,裹紧了外套,走到黑色保时捷前。

        车窗里开着暖黄的车灯,叶承正双手握着方向盘,下巴放在两手背之间,像只百无聊赖的小狗一样趴在那。

        是不是饿了?

        黎千千琢磨着是不是该给他点个外卖,都把狼饿成狗了。

        黎千千站定在驾驶位的窗前,质问道:“为什么非要我来这找你?”

        “想看看你舍得抛下我多久。”叶承直起身幽幽地说。

        黎千千:……

        这位是真把自己当狗了。

        “包给我。”

        他已经下了车,一把拿过她怀里的小背包,走到后备箱,把上午给她的那种瑞士巧克力都装在包里。

        又从整理箱里拿了件还没拆包装袋的衣服装在里面。

        看了看包的容量,又塞了一盒墨镜,一块腕表,一条腰带,一盒蓝牙耳机,一条领带,一个充电宝,一盒口香糖,一瓶男士香水。

        终于把背包塞得满满当当一丝空隙都没有,拉链勉强能拉上的程度,他才心满意足地把包递到她的面前,倾身向前,迎着她疑惑不解的眼神,斜挑了唇。

        “这样你的包就装不了别人的东西了。”

        作者有话要说:  救命,有颗橙子掉醋缸里了!

        2("豪门女配要退婚");

  https://www.lewenlewen.com/71/71372/228196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