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豪门女配要退婚 > 26、求放过10

26、求放过10

        ("豪门女配要退婚");

        午休后,

        黎千千就再也没看到韩扬了,没人给她安排工作,

        突然无所事事起来。

        正好,她可以趁着这个时间把薛晋宁的事处理一下。

        正计划着该从哪入手,方彦砚来了微信。

        【砚:小奶茶为什么不回我信息啊?】

        【砚:他是不是讨厌我了?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他做个朋友而已。】

        黎千千灵机一动,给他回复道。

        【我还能再吃两碗:你帮我个忙,我帮你约他】

        【砚:好啊!一言为定!什么忙我都帮你!】

        黎千千啧啧嘴,突然有点替叶伯父不值了,

        这世道真是渣男横行,暖男太少了。

        她把那个女销售的照片发了过去。

        【我还能再吃两碗:你见过这个女人吗?】

        【砚:见过,昨天还来公司了呢,

        办公设备厂家的销售,她怎么了?】

        【我还能再吃两碗:你能想办法接触到她吗?】

        【砚:应该可以,

        薛总昨天还说今天要安排个人去取设备,大家都不爱去呢,我要是毛遂自荐,

        应该可以。】

        【砚:但是,

        我接触她干嘛啊?】

        【我还能再吃两碗:你知道关于我俩的传言没?】

        【砚:什么传言?】

        【我还能再吃两碗:你这消息也太闭塞了,

        说我俩搞办公室恋情。】

        【砚:怎么可能?我又不喜欢女的!】

        黎千千:……实锤了。

        【砚:等等,

        按你的意思来看,这事难道跟那女的有关?不对,是跟薛总有关?】

        【我还能再吃两碗:挺聪明的。】

        【砚:你是不是跟薛晋宁有什么仇啊?为什么拉我当垫背啊?】

        【我还能再吃两碗:反正现在我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有办法,

        你帮不帮忙吧?】

        【砚:当然帮,你还得帮我约小奶茶呢!】

        ——

        跟方彦砚观念达成一致后,她便分配了任务。

        方彦砚主动请缨去取设备,

        得到了跟女销售正式会面的机会,运用他的交际小天赋,想办法套取底价,并录音。

        黎千千本想着教教他套取底价的话术,却没想到,方彦砚自信满满地说:“放心吧,我会说。”

        黎千千还真不放心,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只能暗暗助他一臂之力,去拖住薛晋宁,别让他跟女销售联系上。

        临下班前半个小时,黎千千去了薛晋宁办公室。

        面对薛晋宁审视的目光,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似他看穿了她一样。

        “薛总,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了。”锣都敲响了,戏还得演下去,黎千千卖力地装着柔弱,“我不想被开除。”

        薛晋宁眯着眼观察了她片刻后悠哉地站起身,走到了黎千千身侧,靠得有点近,油腻的声音仿若在她耳边:“我怎么相信你啊?”

        这暧昧的动作和话,黎千千一下就懂了他话里的言外之意,

        “薛总,跟您作对跟我有什么好处呢?我真的保证,您做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

        “哦?”

        薛晋宁越靠越近,手好像不老实地靠近了她的腰,黎千千一躲,她口袋里的手机被他拿在了手里,上面赫然显示着录音界面。

        果然是老狐狸。

        黎千千咽了下口水,额间渗出了细汗,缓了缓情绪,知道他无论如何也不会信任她了。

        薛晋宁又上前了一步,将办公室的百叶窗帘全部关闭,办公室里形成了密闭的空间。

        他两只手抓住黎千千的手臂,笑得极其猥琐,“要不,你也跟了我吧,这样我才能相信你。”

        黎千千忍住恶心,面色不惊,知道他不可能在办公室做什么的,他只是吓唬她。

        如果她大喊大叫,惹来人围观,他就说反咬她一口,说她谋求什么被拒,然后仙人跳。

        而她,不过也只是想拖住时间,不让薛晋宁和女销售联系上。

        正在双方各自为营时,薛晋宁的手机响了。

        黎千千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正是那个女销售名字的最后一个字。

        薛晋宁迟疑了一下,接起电话。

        电话刚接通的一刻,黎千千突然用电话里能听到,外面还听不到的声音说道:“薛晋宁,这是办公室,你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薛晋宁脸上起了戾气,迅速挂断了电话。

        黎千千悄悄松了口气,一把推开他,顺势撞掉他的手机,状似朝门口跑的时候,用力踩了手机一脚,并踢到了墙上,手机屏幕直接碎了。

        “你干什么!”薛晋宁气急败坏地大吼道。

        黎千千已经打开了办公室的门,薛晋宁才及时止住了怒吼。

        “对不起薛总,”黎千千站在门外,当着众多同事的面说,“不小心把你手机弄坏了,明天我陪给你一个吧。”

        薛晋宁看着她这副装出来的唯诺样子,咬了咬牙,迎着同事们看过来的目光,也只能强行扯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表情:“不用了,你也是不小心嘛。”

        “薛总您真是大度,不愧是领导,真是个好人!”

        在黎千千的夸赞声中,薛晋宁“呯”地一声关上了门,遮住了他越来越黑的脸色。

        这场风波结束,也到了下班时间,回总裁办收拾好东西的黎千千意外接到了单柔的邀约。

        还是拨打的微信语音通话:“我有点他的信息想跟你说,我公司对面的酒店,1108房间,比较私密一点。”

        黎千千想了想一口答应,穿上大衣就乘电梯下了楼。

        看着电梯数字不断的下降,她脑里却因为见面地点产生了一丝不安。

        为什么约在酒店见面?

        她们两个女人,随便去哪里都不会引人注意吧。

        她站在酒店大楼对面,隔着一条不太宽的小马路,却怎么也迈不开脚步。

        一旦产生了疑虑,黎千千就越琢磨单柔越不对劲,她今天的行为和语气跟平时不一样。

        好像有点紧张。

        对,不仅是紧张,还有紧张下的心虚。

        手机铃声打乱了黎千千的思绪,吓得她手一抖,差点扔掉了电话,才觉出自己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小棉花,去哪了?”是叶承。

        “下班了。”黎千千不走心地答着,抬起头数着酒店的层数。

        “有家新开的泰国菜,我约到了位置,想不想去吃?你在哪我去接你。”

        黎千千没听清叶承的话,因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马路对面,匆匆从出租车上下来,赶到酒店门口的方彦砚身上。

        她向后退了一步,终于明白了这是个局,单柔出卖了她!

        她震惊的这几秒,叶承以为她不愿意,极力找理由劝说着:“网评那家餐厅特别好吃,你比较会吃,我……”

        “好啊,我就在公司对面的酒店正门前,你来找我吧。”黎千千隐身到了树干后面,同意了他的邀请。

        她拨通了方彦砚的电话,接通后立即说道:“别进酒店,别说话,微信聊。”

        说完立即挂断了电话。

        她偷偷露头在树干后观察着他,刚踏进酒店的方彦砚反应很快,退了出来,坐上出租车离开了。

        叶承的车也适时赶到,黎千千二话没说坐了上去,心绪还是久久不能平复。

        她打开了微信,问方彦砚。

        【我还能再吃两碗:谁让你去那个酒店的?】

        【砚:薛晋宁。】

        【砚: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还能再吃两碗:1108?】

        【砚:对!】

        【砚:你不会也被薛总约在那吧?】

        【我还能再吃两碗:不是,别人约的我。】

        【砚:这是要坐实咱俩的绯闻吗?要赶走我们?】

        【我还能再吃两碗:你跟女销售那边怎么样?】

        【砚:特别悬,我差点就露馅了。】

        【砚:我请她去吃的饭,还出卖了色相,但没让她真占到我便宜,只不过没这个女的还挺警惕,她趁着我不注意给薛总打电话去了,幸好没打通。】

        【砚:我谎称薛总电话坏了,反正最后她是跟我交底了,我都录音了。】

        【我还能再吃两碗:薛晋宁电话是坏了,我砸的。】

        【砚:我靠,牛批,你真是神助攻!!】

        【我还能再吃两碗: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真的能套出来底价,我都开始计划planb了。】

        【砚:那我不是吹,至今还没有我聊不明白的话,这可能就是天赋。】

        黎千千先在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担忧了。这个男小三挺有本事的,他如果不站在她的对立面该多好。

        黎千千想让他把录音发过来她保存一份,结果手机猝不及防地被抢走了。

        她才抬眼才发现,车已经停在了一家餐厅前,车门被打开她都不知道。

        叶承正站在车门外,沉着脸凝视她。

        “跟谁聊天聊得这么忘我,叫了你三声都没听见?”

        “你先把手机给我。”

        微信提示音响了几次,她去抢手机,激动得起身下车,不仅头撞到了车顶,脚下也被绊了一下,身子失去平衡。

        眼看着就要摔倒在车门外,却被叶承稳稳地扶住。

        她跌落在了他的身上,扑了个满怀,温软的嘴唇无意间扫过他的锁骨。

        他耳尖迅速泛红,搭在她纤细腰身的指尖灼热,舌尖润了润有点干涸的下唇,喉结微动。

        酥麻的感觉传至指尖,知道手机被她抽走,却无力握住。

        随后觉得身上一轻,压在身前的温软离开了,他贪恋她的气息,目光胶着在她身上。

        黎千千保存好方彦砚发来的录音后,才发现叶承狗看包子一样的眼神,吓得收好手机,转身要回车里。

        “下来,吃饭了。”

        这温和的声音仿佛有魔力,让黎千千停止了逃避,听话地下车,跟着他进了餐厅。

        一进餐厅一股湿热气息扑面而来,装修得很有东南亚风情。

        棚顶的芦苇帘配上石材和木质搭出异域风情,暖黄的灯光下,各种大小金象熠熠发光。

        在室外温度为零下的季节里,迎宾一身斜露肩长裙的泰国服饰,一下将人拉到了热带国家的氛围中。

        随着迎宾一路走去,果然座无虚席,生意爆满。

        穿过重重热带植物,踩着脚下的小溪流上的石板,来到了一处靠窗傍水的位置,身旁就是假山小瀑布景观。

        点完菜,叶承视线落在她手机上片刻又移开,优雅地解着衬衫袖口,状似漫不经心地低声问道:“刚刚跟谁聊天呢?”

        潺潺水声形成了天然的私密空间,不但临桌之间听不到,同桌之间声音太小的话,听起来都费劲。

        “你说什么?”黎千千凑近了些问道。

        叶承挽着袖口的动作一顿,调整了坐姿,向前倾着身子,无暇的脸贴在她眼前,眸子里噙着笑,仍故意低声说道:“这个距离能听清吗?”

        黎千千向后退了退,点点头。

        他将右手腕伸到她面前,自然地说:“帮我挽一下袖口,我左手不太灵活。”

        黎千千迟疑了半晌,帮他挽了起来,毕竟吃人嘴短,而且只是挽下袖口而已。

        她白嫩的小手捏着他的袖口细细地向上挽了两层,澄澈眼睛抬了抬,看向他另一侧的手臂后,又挽了一层,确定两边差不多的高度才满意地松开了手。

        “可以了吗?”

        “嗯,比我挽的好。”叶承轻轻在她头上揉了把,“以后就你帮我挽吧。”

        黎千千:……

        帮个忙还摊上任务了。

        她吃了口芒果饭缓解下心里的不满,叶承的声音却清晰传来。

        “刚刚跟谁聊天呢?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酒店门前?”

        这是他第三次询问了,还真是执着。

        黎千千嘴上咀嚼的动作慢了下来,借此拖延时间思考要不要跟他坦白。

        其实由公司出面调查他贪污的证据是最好的,毕竟她跟方彦砚也没那么大的本事。

        但现在他们证据不是很充足,他会信吗?

        叶承在她眼前打了个响指,“想什么呢?”

        思考中的黎千千从呆滞中恢复过来,试探地问:“有传言,薛晋宁以权谋私,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叶承深眸凝视了她半晌,似乎从她看似答非所问的回答中明白了什么,给了她肯定的回答。

        “传言当然宁可信其有的,只不过公司没有名正言顺的借口调查他而已。”

        “我有这个借口!”

        黎千千眼眸瞬间放亮,迅速调出方彦砚发给她的录音,发送给了叶承,示意他听一下。

        叶承将手机音量调小,靠近耳边,深褐色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着黎千千。

        直到把她看得低下了头,他才慢悠悠地收回了视线,左手听着录音,右手没耽误用筷子给她拨虾肉。

        录音不短,前面很多是方彦砚恭维女销售的废话,叶承不断拉动进度条最后才听到几句关键的话。

        女销售压低了声音:“弟弟,咱话都聊到这个份上了,我实话跟你说,老薛的胃口是越来越大了,我也快顶不住压力了。”

        方彦砚:“薛总?他多少提点啊?”

        女销售:“具体的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可以这么跟你说,老薛的工资全都上交老婆,但是他额外有栋别墅是她老婆不知道的。”

        方彦砚:“哦~我懂了。”

        女销售:“出去可千万不能乱说啊?我就只告诉你一个人了。”

        录音就听到这里,叶承关掉了手机,迎着她期盼的目光,他顺手用纸巾擦掉她嘴角的辣酱。

        “这个借口很好,公司可以以此为名成立调查组,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就可以了。”

        黎千千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她还以为这点证据根本说明不了什么,有点难以置信地问:“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小棉花知道替我省钱了。”叶承满眼都是柔和的笑意。

        黎千千:……

        也并没想到替他省钱,单纯的打抱不平加报私仇而已。

        “录音里这个男的……”

        黎千千立即接过话头道:“录音里这个男的叫方彦砚,是行政部新来的一个实习生,你多注意他点。”

        “我注意他?”叶承眯了眯眼,“为什么?”

        因为他有可能谋权篡位,小三上位啊!

        黎千千叹了口气,屏蔽掉自己心里的呐喊,嚼着鳌虾,笑着摇摇头。

        ——

        初冬清晨的暖阳不张扬不刺眼,挂在天边默默为行走中的人们尽可能地提供一些温暖。

        可这份温暖却没照进单柔心里,此刻她表情沉寂,如打霜的绿叶菜,再回不到以前的青脆了。

        由于昨天陷害黎千千和方彦砚的任务失败,她被薛晋宁逼着用昨天在酒店前拍的照片去诬告他们。

        她在报警和妥协之间挣扎过,最终选了后者。

        可她没想到,这一念之差让她步入了深渊。

        她原本以为只要跟人资提供照片,做点供词就可以继续躲在暗处窥视这一切,却没想到,人资说今早上面交代下来,这件事由小叶总亲自处理。

        单柔慌了神,她不明白为什么要亲自被小叶总审问?

        她抖着双腿路过总裁办时,看见了黎千千那双曾经热忱,此刻却漠然的双眼。

        她坐在小叶总对面,耷拉着脑袋,企图用垂下的长发遮盖住自己心虚的神色。

        对面这位优质的男人,不论外表,能力,还是家世都是她仰望的高度,她从不知道卑微肮脏如自己,可以坐得离他如此之近。

        跟这样的男人近距离相处,是个女人都会产生不切实际的少女情怀。

        虽然她知道自己不配。

        “抬头。”

        他低沉的声音勾着她的心弦,让她毫无抵抗能力地照着他的话去做。

        那张帅气得让人心惊的脸,阴沉得像暴雪前的天空。

        “你就用这几张照片来告发黎千千和方彦砚?”

        他清清冷冷的嗓音把单柔的思绪带回现实,心跳更加剧烈,他与生俱来的傲气压迫得她有些呼吸不过来。

        “照片只是显示两人同一时间出现在酒店门口,能说明什么?”

        “说明两人有私情,正好我路过,他们看见我就吓跑了。”单柔说着提早准备好的话,交握的手心渗出了汗。

        “那,你看见我的车也路过了吗?”

        叶承清冷得几乎没有感情的语调让单柔心里徒然一紧。

        她当时看见方彦砚踏进酒店又出去坐车走了,一直在追拍他,转身才发现黎千千也不见了。

        难道,黎千千是坐小叶总的车走的?

        “那你又为什么出现在酒店?是专门去诬陷别人,还是跟别人有约?”叶承快速发问,不给她一丝反应的时间。

        “不是,我,我……”

        “为什么薛晋宁不自己来?”

        “他不……”

        话一出口,单柔就惊恐地捂住嘴,已经晃得六神无主的心,再次跌了下去,仓促间改了口:“我跟薛总没关系。”

        可已经于事无补,叶承散漫地靠在椅背上,冷清的眸子里尽是淡定的了然。

        “所以,真的是薛晋宁让你来诬陷的,是不是黎千千发现了你跟薛晋宁的奸情?”

        叶承虽然说的是问句,却用的肯定语气。

        显然,他已经从她的反应和只言片语中猜测到了最接近真相的理由。

        叶承双肘杵在椅子扶手上,十指交叉,严肃地对发懵的单柔说。

        “昨天黎千千已经取得薛晋宁以权谋私的贪污证据了,现在调查小组应该已经就位了。黎千千从没对外提起过你跟薛晋宁之间的事,她尽可能的保护你,想到这样迂回的方式让你脱身,你本可以全身而退的。”

        她尽可能的保护你……

        你本可以全身而退的……

        单柔跌跌撞撞地走出总裁办公室,双眼毫无生气,如一坨行尸走肉,晃荡在走廊里,脚下不知被什么绊倒,跌坐在地,泪水大滴大滴地落下打湿衣襟。

        路过的人不知道她怎么了,也不知道她微微嚅动的嘴里念叨着什么。

        只有她自己知道,在她阴暗的生命里,曾有一道曙光差点照亮她。

        对不起……

        ——

        黎千千对单柔主动辞职心生感慨,说不出的滋味。

        她不想幸灾乐祸,只是希望她以后再面临选择的时候,不要再选错了。

        公司调查组以人资总监为首,财务总监辅助,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薛晋宁查个底掉,才两天公司就已经准备好起诉他的资料了。

        黎千千这才知道叶氏集团核心高管的实力。

        薛晋宁的这件事也使得非核心高管们人人自危,纷纷以各种形式主动表忠心,自证清白。

        同时也让大家明白,拿股份的高管,和没有股份的高管真的很不一样。

        公司拿股份的高管目前只有四位,除财务总监、人力资源总监、销售总监外,还有一位就是韩扬。

        想起自己的这位直属领导,她好像从昨天午餐后就再没见过他了。

        快要下班了,刚走出办公楼的黎千千接到了叶承电话。

        叶承:“过来,我送你回家,怕薛晋宁狗急跳墙报复你。”

        黎千千一抬眼便看见了停在路边的黑色保时捷,“不用了吧,要不,韩扬送我也行。”

        叶承:“韩扬请假了,这几天都不来上班,你暂代他的工作。”

        叶承摇下车窗,叼着颗棒棒糖与她遥遥相望,朝她勾了勾手指。

        黎千千正犹豫着要不要拒绝他,突然被叫了名字。

        她转身一看,是刚出公司大楼的尹弘,正拿着车钥匙对她招了下手,“走,我送你。”

        黎千千提供证据的事情对外是保密的,但这次调查小组尹弘参与了,所以他也想到了薛晋宁报复的问题,好心地想要送她一程。

        “好啊。”黎千千立刻答应下来,跟在尹弘身后对叶承挥了挥手。

        尹弘刚把车门打开,突然浑身一抖,顿住脚步朝异样处看去,对上叶承的死亡凝视,呆愣了片刻,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自己怎么惹怒了总裁。

        黎千千已经坐上了副驾驶,探头喊着:“尹主任,走啊?”

        尹弘硬着头皮礼貌地跟叶承道别,一脸懵地上了车,直到开出老远,已经看不见那辆黑色保时捷了,才慢慢开了口,语气充斥着疑惑和悲伤。

        “我一直矜矜业业的工作,为公司鞠躬尽瘁,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小叶总为什么那样看我?”

        一直默默听他哀怨的黎千千,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宽慰他。

        作者有话要说:  韩扬:兄弟,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被休假吗?保重吧。

        2("豪门女配要退婚");

  https://www.lewenlewen.com/71/71372/228135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