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古代群穿生活 > 155、第155章

155、第155章

        第155章

        像这样的一日游活动,  周生生在这之后又组织了几次。

        刚开始,只有自家人会去,去的地方也不外乎游乐场、美食街,  以及府城内的几个坊市而已。但之后,赵闰土无意中得知了此事,贪财的本性再度暴露无遗,哪怕自己忙得不行,也愣是抽出吃饭睡觉的时间,紧急写了一份策划方案,  让人交给了周生生。

        周生生如获至宝。

        其实,  别看周生生是孝义镇周家的大小姐,  而周家又是做生意起家的,属于镇上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但问题是,周家老一辈没的太早了,压根就没教给原身什么,  要不然原身也不会被拿捏住了。

        至于周生生本人,  她在上辈子是六零后,哪怕因为不靠谱的缘故,早早的丢掉了体制内的铁饭碗,  两口子见天的折腾那些有的没的,也算是赶上了国家发展的机遇,  很是攒下了一些家当。

        然而,  就算那样好了,他们也不过是个小富家庭。又因为独生子陈梁从小就聪慧,一看就是个读书的料,学的又是医科,哪怕人人都知道陈梁以后绝对会有出息的,  但问题在于,学医发不了财的。

        非但发了财,他还肯定会比一般人晚毕业好几年,甚至在初期,别说往家里拿钱了,他不跟父母要钱都算是好的了。

        周生生两口子虽然平时看着挺不靠谱的,但他们的思想觉悟还是很高的。完全不羡慕其他人家的孩子早早毕业拿了工资孝顺父母,他们只盼着独生子以后能为国家效力,哪怕没钱。

        但没钱的日子也不好过,因此他俩真就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搞事情。也得亏赶上了好时候,做小买卖也挣钱,买的房子也能升职,加上他们的不靠谱是个性方面的问题,在投资理财方面还是挺稳定的,愣是给儿子攒下了不少家当。

        可惜,最后还是白搭了。

        等穿越之后,这俩先是坑了入赘周家的周老爷,夺回了家中多半财产,以前觉得很是够用了,毕竟大家伙儿都在乡下地头,周生生穿越的身份是当时所有人中最高的那个,完全不差钱。

        她就琢磨着,甭管儿子后面想干点儿啥,家里这些钱也足够过一辈子了。

        没想到,之后事情的发展就完全失控了。

        原本当杀猪匠的儿子,居然阴差阳错的跑去当了仵作,可这份工作要怎么说呢?

        首先,发财是不可能的,就算这年头当官的不差钱,但仵作不属于官员系统,甚至比不上衙门里的一个文书。

        其次,娶媳妇儿也是个大难题。哪怕是搁在上辈子那种开放的年代了,法医还会被人指摘呢,就算女方愿意,只怕女的家里人也会反对的。而搁在如今这个年代里,仵作啊,可想而知。

        再然后,又因为陈梁先从镇上跑去了县里,又从县里到了府城,如今更是俨然准备留在省城了。就算他到此为止好了,省城的开销那是区区一个孝义镇能比的?就不说别的,待在孝义镇或者村子里,一年到头开销可能就一两贯钱,可放在省城那头,光是吃喝嚼用,一年下来怕是都要七八两银子了。

        这还仅仅是自个儿买菜做饭的花费,当然七八两银子不是说单纯的吃饱,而是吃的比较好了。假如仅仅是买米,甚至买劣等米或者其他杂粮,那费用还能砍半呢。

        但周生生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好大儿吃苦的,学业上工作上吃苦,她是不管的。可日常生活方面,咱就不说要过得有多好,但肯定不能差啊!

        再加上赵桂枝还跟她透了口风,说了小公爷和七皇子的事儿。

        这小公爷暂且不提,但七皇子本身就跟陈梁是好友,两人都是那种以事业为重的人,彼此之间还相当熟悉、了解。这么一来,除非是完全没机会,不然以陈梁的个性,他绝对是会跑去京城的。

        不是非要给自己找一个大靠山,而是放在这个年代里,想要出头是必须有人帮着牵线搭桥的。当然,自己的实力也是必要的,但光有实力没有机会有啥用?

        以陈梁的个性,他甭管在哪个时代里,都不会是那种泯灭于众的人。

        周生生左思右想,觉得自己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太少太少了。假如是当初陈梁高考时,那么她还能帮着做一些后勤工作。她做饭菜确实没有赵桂枝好吃,但也不差了,她那个年代出生的人,做家常菜还是没问题的。况且,陈梁也不是那种贪吃的人。

        可在这之后,包括陈梁上了大学,又考了研究生,她就没啥好帮忙的了。

        最终,她决定两口子再多赚一些钱吧,万一倒霉儿子一直埋首于医学研究工作,既没挣着钱,也没娶着媳妇儿。父母尽可能的给他多留一些钱,起码能保证他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吧。

        哪怕最终用不上,多留些钱总比没钱好吧?

        其实放在上辈子来说,周生生确实是多虑了,国家没那么坑,就算学医发不了财,也没见过哪个医生穷得揭不开锅的。像赵桂枝念的大学,学费都是万把块的,傻狗更惨,他那个大学光每年的学费就要两三万。反而陈梁读的学校,不光学费只需两千,平常还有很多补助,食堂的饭菜都更便宜。

        可惜啊,那是上辈子的事儿了。

        周生生是那种忧患意识特别强的人,上辈子那种福利她都怕儿子被饿死,这辈子只恨不得拼命搂钱。

        偏偏,她只会折腾一些小本买卖,想发财但没这个能耐啊!

        而在这个时候,她拿到了赵闰土派人送来的策划方案。

        赵闰土在开头就写明白了,这是一个至少有九成机会做成功的大买卖,只要周生生不怕苦不怕累,按照计划行事,就可以了。

        甚至哪怕失败了,都不会伤筋动骨的。

        周生生立马照做。

        这个方案就是一套针对于府城有钱人家的旅行团活动。

        咱们种花家的人就是爱到处跑,凑热闹是天性,到处闲逛溜达看新鲜事儿,是属于烙刻在dna里的基因。

        但同时,种花家的人又有一种故土难离的情绪,不愿意真正的离开家乡。

        说难听点儿,这就是矫情,就是拧巴。

        可这也不是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啊,完全可以一面故土难离,一面组织各种旅行团,在九州大地各种浪。不光要浪,还要吃,品尝当地美食看遍当地美景,最后买买买,大包小包扛回家。

        这事儿周生生她熟啊!

        毕竟上辈子她早早的跟娘家那边断了亲,公公早逝,婆婆又有靠谱的大姑子和年轻的小姑子照顾着,她独生子是没有赚钱的能力,但人家不搞事儿,天天在学校和医院两头跑,轻易都见不着人。

        有闲又有钱,她可不就见天的参加那些便宜的旅行团玩嘛。

        有了赵闰土的大方向指导,她自己只需要往里头填充细节就可以了。当然,也有部分是因为两辈子的差距比较大,需要及时更正的。

        对于这一点,赵闰土在方案的最后也点明了,让她找赵桂枝。

        “……我妹口口声声说我死要钱凑不要脸,但实际上她跟我是同一类人,只是她属于要钱也要脸的。所以她这人豁不出去就发不了财,但她能给你指导意见,嘴皮子叭叭挑刺抬杠,她可太行了!”

        周生生觉得这话太有道理了!

        赵家兄妹不就是笋得如出一撤吗?

        非要说的话,赵闰土属于既有想法并且行动力超强的人。而赵桂枝,她的想法是有的,很多时候也确实是具有可行性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个太能耐的妈,赵桂枝特别懒,她的梦想就是当一条咸鱼。

        可以说,本质上是一模一样的人,赵闰土没人可靠,反而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他除了拼命奋斗再无其他出路。

        而赵桂枝,当妈的把什么事儿都做了,将风雨挡在了外面,她除了当咸鱼还能干啥?

        周生生拿着方案就去找赵桂枝了。

        一见面,她就大声宣布:“我要开旅行社!”

        正在品尝黑森林蛋糕的赵桂枝目瞪口呆:“……啥意思?哦哦,我会支持你的生意的!”

        她以为这就跟卖保险拉单子一样,想着都是亲戚,当然必须要支持一下。

        结果,周生生就把赵闰土写的一沓方案计划拍在了她面前,并且声泪俱下的开始哭诉,说自己命多苦啊,两辈子都摊上了一个靠不住的男人,那个男人他只会坑她,天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一天天的也不干正事儿,倒是整天没个烦恼,乐呵呵的跟个大傻子一样!

        赵桂枝默默的推开了她的黑森林蛋糕,迷茫的接过了那一沓的方案计划,边看计划边听周生生哭诉。

        等她一目十行的看完了,周生生也哭诉到了一个段落。

        这时,赵桂枝弱弱的举起手:“我能说句话吗?”

        “说!”

        “你说的那个男人,好像是我大舅诶。”

        周生生可疑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再度开启了新一轮的哭诉:“我的命怎么就那么苦呢!我咋就找了这么个不靠谱的玩意儿呢!我……”

        “停!我帮你。”赵桂枝举白旗投降。

        主要再不投降,不光她的耳朵会遭殃,连带她的黑森林蛋糕怕是也要遭了毒手。为什么她要第一时间把蛋糕碟子推远呢?不就是害怕沾上周生生的唾沫星子吗?

        她想着不就是逼逼两句吗?又不用她来做事。

        才这么想着,就见周生生一把拉开圆凳,立马横刀一般的坐下:“我就知道大外甥女你对我最好了!”

        “叫姐。”

        “姐你最好了,我做这一切不就是为了我家好大儿吗?你看看他那样,以前起码还长得人模人样的,现在呢?那么大的块头,我是女的我也不会看上他的,长得太吓人了,比那个门神钟馗还要吓人。还有啊,他那个活儿干得好了估计真得名留青史,但谁家过日子图这个啊?这年头,还有人能有这个觉悟?”

        周生生完全不看好。

        毕竟将心比心,她就不愿意。

        赵桂枝就很懂:“我明白的,就是咱们谁都知道我哥比你男人强,方方面面都要强很多,但你还是选择了你男人。油嘴滑舌的,油头粉面的,干啥都不成,只会嘴上逼逼的……”

        “对,就跟你似的。人家都说生女儿像姑,生儿子像舅。我看你不一样,你就像你舅,嘴皮子特利索,真要做事儿了,不是抓瞎就是犯懒。”

        “你还想让我帮你不?”赵桂枝发出灵魂拷问。

        周生生瞬间改口:“我命苦啊!我嫁了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废物蛋子啊!他就是个绣花枕头烂草包啊!”

        不就是看脸的颜控吗?

        赵桂枝心说老天爷又给了你一次机会,你不也没改吗?

        后悔了,可并不打算改。

        啧啧!

        在周生生不停地哭诉她命有多苦,她男人有多不靠谱,她儿子还没有赚钱的能力,所以她必须要拽着她男人干活,多多的为儿子攒钱……下,赵桂枝不得不答应帮忙完善计划细节。

        旅行团是可行的,不管是低龄还是年轻人或者中老年人的旅行团,都是大有可为的。

        考虑到这年头的交通条件,最先发展的只能是周边游。

        不过,一日游太辛苦了,而且还走不了几个地方,甚至很多时候只能去一个地方,可以作为开胃菜使用,也就是推荐试验的小套餐。正经的生意可以从两三日的短途游做起。

        赵桂枝的意思是,周生生上辈子经常参加的那些廉价旅行团,是属于内卷下的倒霉蛋。在旅游刚兴起来的时候,完全没必要搞这个。况且,上辈子的人是吃得太饱了,但这辈子的情况有所不同,很多人还在为了温饱挣扎。因此,直接撇开廉价团不提,专心折腾高端旅行团。

        这么一来,食宿方面就是最大的问题了。

        “你不能老想着,出去玩随便吃口就行了,高端旅行团肯定是很在意吃喝的。甚至很多人坐游轮玩,都不是为了逛,而是为了休闲。”

        “那这样的话,咱们就得先搞定几个农家乐了,你总不能带人去府城内本来就有的高档次酒楼吃饭吧?他们又不是不会自己去。做就要做出特色来!”

        “还有住宿,搞奢华不太可能,一时半会儿做不到的。那咱们就搞民宿吧,各种风格都折腾一遍。你可以去找菜花花,让她帮你画几个更南方的建筑,像什么吊脚楼之类的。人家出来玩就是图新鲜,跟家里一样,那还折腾啥?”

        “现在是短途的,等以后傻狗真的把水泥弄出来了,就可以去更远的地方了。”

        赵桂枝一面回忆一面跟周生生叨逼着,今个儿肯定只能理出个大概的头绪,或者可以先推行府城内一日游,地点都是现成的,赵家搞出来的游乐场嘛!吃喝就在美食街,上午出发,先玩一些运动量稍微大的设施,之后休息一下去吃喝,边逛美食街边吃东西,下午如果有体力的话,再玩一会儿,没体力就直接回去吧!

        对于那些富贵人家的女眷们,赵桂枝是真的不抱什么希望了。

        “你还可以拿我奶奶当个噱头,让她给她的老姐妹下帖子,正好像她这个年纪的老太太,又不用操持府上中馈,又不用带孙子,重孙子也不需要老太太亲自出马呢!”

        五六十岁的富贵人家老太太,正是最悠闲的时候。只因这年头的人成亲早,生娃也早,基本上四十岁就能抱上孙子了,到了五六十岁,孙子大一些的甚至都已经成亲了,小一点的也该上学了,完全不需要老太太来操心。

        赵奶奶还是很有号召力的,而且她爱热闹,估摸着都不需要怎么劝,就能招呼老姐妹一起出门玩了。

        ……

        赵桂枝和周生生商量了半天,终于敲定了细节。

        周生生满意的收起了策划方案,然后特别顺手的端上搁在一旁的黑森林蛋糕,就这样扭着腰肢走远了。

        只留下赵桂枝在原地傻眼。

        她这是图啥呢?!

        “赵闰土你个坏东西!!”骂赵泥巴准没错!

        不过事实上,好处还是有的。这个好处指的不是后续的分成啥的,毕竟这事儿才刚有了这么个开端,距离盈利还有很久呢。

        摆在眼下的好处是,赵桂枝可以免费参加旅行团一日游了。

        只是,连着参加了三次后,她就放弃了。

        每次都是那两条线路,没劲儿呢!哪怕后来,周生生又增加了游湖游园活动,赵桂枝还是不想去。

        恰好有一次,出门的时间跟江二郎回家的时间重叠了,赵桂枝心满意足的拒绝了。

        江二郎告诉她,次日他俩一起出去玩。

        那还等什么呢?换你你是愿意跟你喜欢的人出去约会,还是跟你那个烦人精的大舅妈一起出门?

        这还用选?

        结果,第二天江二郎带着她参加了周生生组织的一日游旅行团。

        赵桂枝:……

        人生啊,永远充满了惊喜,但你不知道接下来你遭遇的到底是惊吓还是喜悦。

        江二郎还告诉她,日禄书院那边都知晓了周生生搞的这事儿,只说家中太太和老太太都很喜欢这样的活动。

        想想也是,天天待在家里不是品茶就是赏月,哪怕相亲好了,也必须搞个理所当然的名头。再不然就是各种寿宴喜宴,没趣得很,毕竟这种都是有模板的,谁家也不会搞出花样来。

        赵桂枝突然有了灵感。

        那是不是说,其实一日游旅行团是可以长久的维持下去的,就算周边的景点逛完了,也可以人为的举办一些活动吧?

        寿宴可以搞成生日派对。

        以赏花为由的相亲宴,完全可以搞个我们约会吧。

        如果说寿宴还属于比较正经的,那么相亲活动就可以发挥无限的想象力了。哪怕赵桂枝本人没什么相亲的经验,但她小姨有啊!

        她小姨啊!

        上辈子不知道参加了多少次相亲活动,毕竟赵桂枝她妈还没那么老古板,但她外婆是真的古板啊!

        多亏有小姨顶在前面,赵桂枝和她哥都没那么明显了。

        也多亏了老外婆的古板,这下不就有现成的人选可以取经了吗?

        这年头的人多没见识,把活动流程稍稍顺一下,别搞得那么直白,怎么着也要变通一番。像什么才艺展示呢,给对方吹牛批的机会啊,多相处了解啊,扩充交友圈啊!

        赵桂枝瞬间觉得自己棒棒哒!

        等把江二郎又送回了书院后,赵桂枝就打算去找周生生。

        哪知,周生生先过来找她了。

        一见面,还没等赵桂枝开口,周生生就兴奋不已的道:“我刚想到了!书院那边是不是要放秋收假了?我知道二郎不放假,他那个是高考前的补习,可其他学生放假了啊!”

        “咋了?你打算搞个暑期培训班?”赵桂枝一脸的茫然,差点儿以为周生生被她哥穿了。

        像暑假补习这种缺德事儿吧,她觉得还是少做为妙。

        哪知,周生生却道:“我可没赵泥巴那么缺德。我是说,咱们可以跟名校合作啊!搞那个什么,去名校参观游览!你小时候不也去过了?哦不,我记错了,是傻狗他爸妈给他报名的,去京大清大参观!”

        赵桂枝:……

        有一说一,她本来觉得参观名校也不错,但一想到有傻狗那个案例在,就感觉连名校都一下子掉了档次呢!

        周生生显然不这么认为,她兴奋的手舞足蹈:“你是不知道,越是学渣的父母越觉得外在力量可以改变他们的傻孩子!名校参观肯定会受欢迎的,正好咱们跟日禄书院有合作,他们除了今年准备考举人的学生外,还有其他学生呢。到时候跟他们商量商量,参观名校,再卖一波名校联名周边,感受一下那个气氛!”

        “等等!什么叫做名校联名周边?”赵桂枝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作者有话要说:  红包发了=3=

  https://www.lewenlewen.com/70/70585/25186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