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渣攻的白月光替身不想干了 > 57、第 57 章

57、第 57 章

        ("渣攻的白月光替身不想干了");

        翟思洛叫了医生和护士过来。

        沈维希躺在病床上,

        面色苍白如纸,主治医生给他全身上下做了一遍检查,告诉他身体并没有大碍,

        可能是因为车祸过后内脏受损,

        才会情绪激动之下吐血,

        多卧床休养便可。

        沈维希倒巴不得自己吐血是因为得了什么绝症,

        也许这样翟思洛才会对他多一分怜悯。

        “我先走了,

        你自己注意吧。”

        看他没出什么大事,

        翟思洛也不想在病房里多留,

        跟着医生一起出了病房门。

        让他诧异的是,

        沈卓礼竟然等在走廊上。

        白炽灯明亮的光线洒落在他侧脸上,

        他身形高挑,眉眼间有些淡淡的疲惫,静静的站在窗边,

        手指间夹着一支没有点燃的烟。

        翟思洛看着他深邃而冷冽的五官,既惊喜又诧异,

        慢慢走过去。

        “卓礼,你怎么来了这儿?”

        沈卓礼转过头,看到是他,

        眉眼间的冰霜瞬间融化,眼底带上了一丝暖意。

        “刚出差回来,

        听周秘书说了,就过来看看,想不到你也在。”

        最后那句语调有些慢,

        似乎有些低沉。

        翟思洛不确定地看着他,“卓礼,你别误会,

        我是接到了医院的电话才过来的,我要知道他没什么事,根本就不会来。”

        沈卓礼点点头,把指尖的烟碾成两半,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他当然知道,沈维希肯定是用了些手段,故意卖惨博得翟思洛的可怜。他当初不也干过同样的事吗,现在似乎没有什么资格指责沈维希。

        “卓礼哥哥,你生气了吗?”翟思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

        “没有,就是有些累。”沈卓礼整了整身上的外套,转身往电梯方向走。

        “回家吧。”

        深秋的夜晚,寒气越来越浓重。

        沈卓礼从车上下来,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卡其色风衣,米色长裤,往庭院里走去,他没让司机把车停在地下车库,而是停在了院子里的车道上。

        翟思洛清楚,他估计想在外面散步,于是也陪着他下了车。他怕沈卓礼冷,从车上拿了条羊绒围巾下来,追上沈卓礼,飞快的把围巾围在他脖子上。

        他总觉得沈卓礼有些生气,毕竟男人刚风尘仆仆的出差回来,却看到自己去见了沈维希,心里肯定不好过。

        沈卓礼看着脖子上的围巾,眼睫微垂。

        “我不冷,你自己围着吧。”他解下围巾,想要把围巾再系到翟思洛身上,青年却警觉的后退一步,摇了摇头。

        “我穿了夹克外套了,里面还有羊羔毛,特别暖和。你穿的太少了,外面又有风,小心着凉。”

        看着翟思洛认真关心的样子,沈卓礼笑了笑,这个浅浅的笑容仿佛夜色中突然绽开的昙花一样,有种惊心动魄的美感。

        翟思洛顺势握住他的手,挨着他的肩膀。

        “这次出差累吗?有没有想我?”

        “还好,有一点点。”

        翟思洛一听这话顿时不乐意了,眉头微扬,“才一点点吗?我这几天可是非常非常想你,晚上你不在,我都睡不好觉!”

        虽然觉得青年的语气有夸大的成分,不过听在沈卓礼耳朵里还是十分受用,他眼底的阴霾渐渐散去,反握住翟思洛的手。

        “是吗?可我看你这两天发的朋友圈,好像十点多就睡了,早上都是自然醒的,还睡得不够好?”

        翟思洛被他拆穿,英俊的脸红了红。

        “你不在,我除了看剧本也没有别的事了,只好睡觉。”

        沈卓礼笑了笑,没在戳穿他话里的漏洞,握紧他微凉的手,往正厅方向走。

        “外面太冷了,先回去吧。”

        客厅里,管家已经泡好了热茶,又准备了点心和水果。

        回到暖融融的屋子里,翟思洛顿时呼了口气。他喝了口热茶,趁着沈卓礼洗澡的功夫,蹑手蹑脚的去了隔壁的衣帽间,在里面翻找着什么。

        终于,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眼睛一亮,连忙伸手把它拿了下来。

        沈卓礼洗完澡,换好浴袍,刚进卧室,发现里面的灯不知什么时候被调暗了,床头柜上还点燃了白茶味的熏香,流水般的古典音乐声响起。

        他系着浴袍带子,有些疑惑的四处环顾,翟思洛并不在卧室,他正要出去找他,青年却从衣帽间里走了出来。

        看到他的打扮,沈卓礼一愣。翟思洛穿着黑色的、紧身的舞蹈服,柔滑的布料紧紧勾勒出他身上起伏的线条,下摆系在一处打了个结,露出紧实的小腹。他带了订鸭舌帽,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从帽檐下露出来,微笑地看着对面有些呆愣的男人。

        “沈卓礼先生,能麻烦你今天当我的舞伴吗?”

        翟思洛走近他,一手握着他的肩,一手搭在他腰上,仿佛真把沈卓礼当成了自己的女伴,他说话时呼出的热气喷在沈卓礼白皙的颈侧,让那一小片肌肤顿时泛红,起了细小的鸡皮疙瘩。

        沈卓礼黑眸逐渐变得幽深,眼睛里浓重的欲念毫不掩饰。他的手落在青年的腰侧,嘴角微微勾起。

        “你确定?我可不会跳舞。”

        “反正你不用怎么动,我来跳就行了。”

        翟思洛打了个响指,白色音箱的音乐立刻切换,变成了悠扬轻快,又带着淡淡哀伤的爵士乐。翟思洛摘了鸭舌帽扔到一边,手按在沈卓礼肩膀上,以他的身体为支点开始,缓缓舞动。

        当初他去跟齐云学了街舞拍完视频后,后来因为自己感兴趣,又跟着齐云学了一段爵士舞,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跳,之前李乐怂恿他可以等一千万粉丝福利的时候跳,但他怕男人看了吃醋,索性先跳给他看。

        爵士舞的舞步往往活泼轻快,并且伴随着经典的扭腰、送胯的动作,如果在舞台上演出倒没什么,可到了密闭的空间内,在昏暗的灯光和悠扬的音乐的熏染下,便十分容易引起绮丽的遐想。

        沈卓礼看着青年贴在他身上舞动,在那线条流畅的窄腰又一次旋转到他身侧时,他终于忍不住,用力搂住了青年,将他拉向自己胸口。

        翟思洛的后背撞入一个温热坚硬的胸膛里,男人低哑动听的嗓音在他头顶响起。

        “故意来招我的……是不是?”

        翟思洛勾了勾嘴角,一个华丽的转身,轻飘飘地脱离他的怀抱,“你不是老是抱怨我没单独跳舞给你看吗,今天我就实现你的愿望。再说了,我是正经跳舞,可没有招你。”

        “还敢不敢招我了?”男人追过去,把他困在墙壁和桌角之间,掐了掐他的脸颊,又伸手挠他的痒痒,声音有几分咬牙切齿。

        翟思洛缩在墙角,连忙弯腰向他告饶,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沈卓礼看他刺猬一样缩成一团,又微微低下头,在他鼻尖上亲了亲,温热的唇划过他的额头,脸颊和下巴,最后又轻轻捏了捏他的耳朵。

        翟思洛的耳朵通红,又麻又痒,灵魂完全落入他的掌控。

        在一起这么久,两个人已经格外契合,一个会心的眼神,一个无意的动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不言而明。

        被抛到床上前,翟思洛依然垂死挣扎。

        “你不是说今天很累吗?怎么还有精力……”

        他话没说完,就被沈卓礼堵住了嘴。

        ……

        翟思洛仿佛置身于狂风暴雨中。

        耳边是海浪拍打礁石的轰鸣声,床边的夜灯仿佛成了海中央的灯塔,散发着遥远而绚烂的微光。

        后半夜,翟思洛又饿醒了,肚子咕咕直叫。他小心翼翼地坐起身,挠了挠睡得乱翘的头发,看了身边还在睡觉的人一眼,轻手轻脚地下床。随便套了件衬衣,光着脚去厨房找东西吃,冰箱里各种水果和食材塞得满满当当,他看到有个三明治,正要伸手去拿,身后便响起一个声音。

        “晚上不准吃凉的。”沈卓礼像鬼魅一样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翟思洛苦着脸收回了手。

        “要吃什么,我给你做?”翟思洛刚下床的时候,沈卓礼就醒了,他就猜到青年是去找东西吃,便跟着他下来了。

        翟思洛撇了撇嘴,“不能吃冷的,那我吃饺子总可以了吧?”

        之前王妈包了些饺子,放在下面的速冻层,有韭菜的,玉米猪肉的,荠菜的。其中翟思洛最喜欢的玉米猪肉饺包得最多。

        “等着,我给你做。”

        沈卓礼穿着黑色睡裤,外面随便套了件睡袍,敞开的领口处,微微露出的肩胛骨上带着清晰的红痕,是翟思洛情动时在他背上抓的。

        他叼着根没点燃的烟,从冰箱最下层拿了盒玉米猪肉饺,熟练的在燃气灶上放上小锅,开火,倒水,开始煮饺子。

        水很快沸腾了,淡淡的水蒸气在他周身缭绕,让他精致的五官仿佛拢在雾气中,让人看不真切。

        翟思洛站了一会儿便觉得膝盖发软,身体里还残留着某种不适感,他看着沈卓礼肩上的抓痕,不知想到什么,耳根红了红,先去了餐厅坐着,等他。

        沈卓礼很快就煮好饺子,端出来放到他面前。

        “你不吃吗?”翟思洛问他。

        沈卓礼摇了摇头,“我不饿,你吃就行。”

        “那不行,这是你煮的,我一个人吃良心不安,坐下吧,陪我也吃两个。”

        翟思洛态度坚持,沈卓礼有些无奈,只好在他身旁坐下,翟思洛马上夹起一个热气腾腾的水饺,往他嘴边送去。

        “乖,张嘴。”青年笑容明亮。

        “你哄小孩呢?”沈卓礼失笑,身体却很诚实,主动张开嘴,把那个饺子咬进了嘴里。

        翟思洛于是心满意足,自己调了酱料,开始吃剩下的饺子。等他全部吃完,沈卓礼在一旁已经等得快睡着了,长长的眼睫垂落,眼神放空,脑袋也左右晃动,仿佛下一秒就要进入睡眠。

        翟思洛看得好笑,拿手机偷拍了一张他昏昏欲睡的样子。放下手机,他搂住男人的脖子,在他脸颊上重重亲了一下。

        “走吧,老公,睡觉去。”

        听到某个称呼,沈卓礼瞬间清醒了,他坐直身体,眨了眨眼,有些茫然而不敢相信的看着翟思洛。

        “你刚刚叫我什么?”

        “我叫你睡觉。”翟思洛脸上带着狡猾的笑容。

        “睡觉前面两个字。”

        “走吧。”

        沈卓礼定定地看着他,黑眸一眨不眨,炽热而深沉,“你叫了我老公,我听到了。”

        “你刚刚睡着了,肯定是做梦的。”

        他话没说完,就被沈卓礼拦腰抱起来,一路进了卧室。

        “小洛,再叫一声,试试好不好?”

        床铺下陷,他压在他上方,语气诱哄。

        “困死了,我明天下午还要参加试镜呢,先睡了。”

        翟思洛半点不买他的帐,打了个哈欠,便闭上眼睛舒舒服服的睡着了。

        沈卓礼看着他的睡脸,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他耍了,他无奈地笑了笑,把青年抱得更紧。

        “你呀……”无奈又宠溺的语调,在寂静的卧室响起。

        隔天下午的试镜比翟思洛想象中还要顺利。

        他这几天只要有空都在看剧本,反复揣摩男主角的心理状态,模拟了好多遍试镜的场景,他以为自己在徐导的镜头下肯定会紧张和忐忑,没想到进了演播室,他心态反而无比的沉稳。

        最后一句台词念完,看到导演和制片的表情,他心中就有了七分的把握,等听到结果,他反而显得格外淡定。

        进组时间在下周,所以翟思洛还有一周的时间准备,他之后主要要做些体能训练,导演希望他能再瘦五公斤左右,身上有一层薄薄的肌肉就行。

        “你这再瘦下去就没肌肉了,徐导可真够变态的,又要瘦又要有肌肉。”

        李乐说着话,忍不住捏了捏翟思洛硬邦邦的胳膊。

        翟思洛拍开他的手,忽然想到什么。

        “我之前让你帮我订的东西订好了吗?”

        “我打电话问问啊。”

        李乐最近又带了一个艺人,那是个新人女演员,科班毕业,演技不错,只是资源一直跟不上,李乐很看好她,现在大部分时间都花在那个女演员身上,来翟思洛这边的时间都变少了。

        “我看你是根本没把我的事放在心上吧,果然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翟思洛感叹着。

        李乐不太自在,“没有的事,我刚问过了,已经订好了,随时可以去取。”

        “行,到时候我把钱打你卡上。”

        “打什么卡,转账还得要手续费呢,我直接在你通告费里扣掉就行了。”

        翟思洛一脸无语,不过想到马上就要拿到的那个东西,心情又有些激动起来,不知道他到时候送给沈卓礼的时候,那人会是什么表情?

        ……

        自从沈卓礼那天在颁奖礼上突然出现,引爆了热搜后,之后几天,超话里关于两人当时同台的各种细节分析帖就没有断过。

        两人穿的西装,手上戴的表,别的胸针,还有袖扣,全都被狂热的粉丝挖出了同款。唯一没有找到同款的是翟思洛手上的那枚银戒指,因为花纹看起来过于简单朴素,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这枚戒指的设计师。

        那是个法国的珠宝设计师,各种头衔一大堆,拿过很多国际设计奖项,却在业内很低调,作品也不多,只跟几个顶尖的奢侈品牌有过合作,那位设计师有自己的独立工作室,据说英国王室都是他的忠实粉丝,女王的私人饰品就有不少是他设计的。

        那个挖出这枚戒指的设计师的粉丝,本身也是珠宝设计专业的,非常了解各个奢侈品牌合作的设计师的风格,才根据戒指上独特的花纹认出了来源。

        翟思洛工作室有经常合作的品牌的名单,跟那枚戒指的设计师有过合作的品牌并不在里面,如果不是品牌方送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这么阔气的手笔,绝对是沈卓礼送的!

        这个时候送戒指,也只代表着一个可能,那就是——两人要结婚了!

        一时间,超话里所有粉丝都兴奋地奔走相告,那枚戒指的照片还上了热搜,不知情的路人点进来,还以为两人真的要结婚了。

        当然,也有极个别黑子和酸鸡在热搜下面跳脚,点进主页看,大部分都是叶织的粉丝。

        “还结婚,别做梦了,沈卓礼就是玩玩而已,他这样的地位什么样的看不上,一个刚有点人气的十八线演员能入他的眼?”

        “翟思洛才解除跟沈维希的婚约多久啊,这么快就要跟沈卓礼结婚,也太绝情了吧。”

        “呵呵,一枚普通的戒指而已,某家粉就脑补出这么多,要是改天沈卓礼跟翟思洛分了手,你们怕不是要哭瞎。”

        ……

        很快,这些脑残言论就被粉丝和看不下去的路人怼了回去:

        “纠正一下,拿过影帝提名,主演票房破十亿的演员,不叫十八线,至少是三线以上。”

        “这枚戒指的价值够给你们主子续十年水军的,确实很普通呢【滑稽”

        “他们天生一对,神仙cp,轮得到你们这些妖魔鬼怪来反对?【白眼”

        翟思洛看到热搜时,正在回别墅的路上。看到超话里喜气洋洋,各种转发抽奖,他忍不住无奈一笑。

        不过不知想到什么,他低头按了按胸口口袋里的盒子,眼神又变得格外柔和,带着期待和喜悦。

        作者有话要说:  ……………………

        orz

        2("渣攻的白月光替身不想干了");

  https://www.lewenlewen.com/70/70478/228135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