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 > 73、过气翻红顶流巨星4

73、过气翻红顶流巨星4

        ("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

        饭后,

        云严看着桑九池耐心收拾碗筷的动作。

        荧幕上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曾经顶流,现在像真正的妻子一样为他煲汤做饭。

        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心底盘踞蔓延,简单、温馨。没有坐在跑车上享受风刀的刺激,

        也没有在商场上以一敌百时的愉悦。

        桑九池做着最简单的事情,却让云严的内心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冰冻的心被温暖的风轻抚,

        凝成水滴流淌下来。

        桑九池的动作太自然,

        自然到让云严一度忘记了他们只是协议结婚。

        忘记了,总归是要想起来的。

        他们这场婚姻,

        从一开始没有夹杂任何感情。

        等到桑九池都收拾完,

        云严将他叫进了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两份一模一样的文件,

        “这是我们协议结婚的文件,

        你看看有没有问题,没问题的话签一下。”

        这份文件是云严昨天起草的,

        打印出来后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桑九池愣了两秒,坐在了沙发上开始看起文件来。

        桑九池在看文件,

        云严却在偷偷看桑九池。

        青年看文件的速度很快,几页的文件,不过几分钟就看完了。

        看完后,桑九池指着一处道:“你这里写错了,两年后离婚的钱应该是2亿而不是5亿。”

        细而长的白皙手指在a4纸上滑动,在钱数的地方圈了圈。

        云严面不改色道:“没错,我按的是现在的2亿。物价膨胀厉害,

        2年后的5亿就值现在的2亿。”

        桑九池斜睨了云严一眼,你就继续瞎掰吧,嘴硬。

        桑九池拿起笔,直接在两份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那没什么问题了。”

        云严拿起一份文件,重新塞进抽屉里,“剩下的那份你收好,你今天还有其他安排吗?”

        桑九池:“没有。”

        云严:“没有的话跟我出去一下?跟我去签约新经纪公司。”

        桑九池将文件叠了叠后随手放在了口袋里,“好,等我收拾一下。”

        桑九池虽然没有说什么,云严还是补充了一句:“那个经纪公司是我为你单独注册的,只会签约你一个人,资源全部向你倾斜,我答应过你会捧红你。”

        “嗯,我相信你。”

        半个小时后,桑九池和云严站在了一处还没装修好的二层办公楼面前,见到了经纪公司名义上的老板。

        三十五岁上下,黑发及肩,带着个金丝框眼镜,长相清俊。

        “周哥?”桑九池叫了一声。

        周宿,多年前横行在娱乐圈的经纪一哥,一手捧红了好几个顶级明星,造星能力堪称一绝。

        几年前他突然和经纪公司闹翻,被经纪公司踢出局后,就从娱乐圈消失了。

        周宿笑得很有分寸,“没想到还有人记得我。”

        桑九池:“你人虽然不在娱乐圈,但娱乐圈一直留有你的传说。”

        周宿笑容放大:“难怪云严对你特别照顾,就是会说话,长的也好看,凭我多年的嗅觉,你一定能成为顶流。”

        云严轻咳一声,打断了这两人一来一回的虚伪奉承,“赶紧签合同。”

        因为从昨天才开始准备,周宿只来得及租下办公楼,连工作人员都没有招起来。

        不过工作人员方面他已经有了人缘,自己曾经的团队一直等着自己回来,现在是时候把人重新召集起来了。

        经济合约是云严改后的那一款,周宿推到桑九池面前,“相信我,这合约你连看都不用看,这绝对是整个娱乐圈最慈善的合约。”

        随着经济合约一块拿出来的,还有三个综艺合约。

        “昨天云严提过你想上综艺,综艺的确是现在刷脸最快的方式,我也赞同你的选择。这是我筛选过之后的三个综艺,都是第一年的新综艺。三种不同的类型,但一定都会成为未来的爆款。”

        桑九池看经济约,而是拿起了整整齐齐摆在面前的综艺合约看了起来。

        周宿讲解道:“这是类似于练习生唱跳类综艺节目,不过练习生是实打实的竞技类唱跳节目。这个则是半体验半竞技类的唱跳节目,节目的主题叫做《不忘初心》。选手一共有10位,都是过气顶流。之所以推荐你这个,是因为你之前的组合队友也会参加,你们两个的世纪合体一定可以刷一波热度。”

        桑九池随便翻看了一下,放回原来的位置,开始拿起第二本。

        周宿:“这个是生活体验类综艺节目,节目的主题叫做《回归慢生活》,一共有5位固定嘉宾,体验田园生活。这个我也很看好,现在的综艺节目都是快节奏竞技类,突然出来这一款,一定可以成为综艺的黑马。”

        桑九池再次放下,拿起来最后一本。

        周宿有些迟疑:“虽然我很看好这个综艺节目未来的发展,但是这个我并不建议你参加。这个综艺节目很考验嘉宾的胆量,是探险类的节目,而且探险的地方不限于国内。我找内部人问了问,选的都是带有灵异背景的鬼屋。”

        “游戏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恐怖剧情、解密、闯关。因为是新综艺,节目组牟足了劲往惊悚上靠,我在网上查过你的资料,你好像很胆小,所以我不建议你参加。”

        桑九池细细翻阅起来,“既然不建议我参加,为什么又放在这里?”

        老狐狸。

        周宿狐狸眼中透出精光,“因为这个综艺云逸会参加,你昨天刚踩着他洗白了一下,再在综艺中踩着他翻红,不爽吗?”

        桑九池一锤定音,“就这个了。”

        周宿:“不再考虑一下?”

        嘴上说着“考虑”,眼睛里却是跃跃欲试。

        桑九池摇头:“不,我胆儿挺大的,也很聪明,这游戏简直就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最重要的一点,踩着云逸上位,会很爽。”

        桑九池拿起笔,快速翻了翻经济约就在最后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紧接着他又拿过综艺约,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一式两份,桑九池拿走了一份。

        “这个综艺从很早之前就开始策划,距离开拍还有3天,原定的某个嘉宾突然反悔,短时间内找不到合适的人,你才有了机会替补。”周宿拿过文件,补充道:“所以接下来你没有时间调整了,两天后准备进组,拍摄时间是一个月,一共探索5个惊悚屋。”

        “节目组邀请了6位嘉宾,并从6位嘉宾中随机挑选一个导游,不过中途会换导游。导游的任务会很重,但也是最出彩的。他不仅要带领大家探索惊悚屋,还需要把所有人的能力物尽其用。可以说,导游是六个人的c位。”

        桑九池听着周宿意犹未尽的话:“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做导游?”

        周宿眼睛亮起来,“或许可以试试。”

        桑九池:“能抢到导游的位置吗?”

        周宿:“放心吧,没问题。你想要前半段导游还是后半段导游?”

        桑九池:“前半段。”

        周宿犹豫了一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导游中出现问题,也可以用刚开始不熟悉游戏规则解释过去。好,就这么定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准备这几个地方的攻略,加个微信,我等下把这次探索的五个惊悚屋发给你。”

        等周宿把所有的事情都和桑九池交接好,时间已经到了中午。

        没有留下他们吃饭的意思,周宿挥了挥手,“你们快走吧,新公司初建,我这里还有一堆事情要忙,没功夫招待你们,等你从惊悚屋回来后我们再好好庆祝一下。”

        桑九池回去查了下五个惊悚屋的背景,又整理了整理行李,两天就这么过去了。

        早晨8点,他准备出发集合。不想暴露是云严的住处,桑九池拖着行李来到了经纪公司门口。

        经过两天的时间,经纪公司好歹把招牌装修了出来,崭新的“数字娱乐经纪公司”挂在玻璃门的旁边。

        可此刻等待节目组汽车的桑九池,正焦虑地看着手机。

        买的扩.充道具因为台风的原因在路上延误了,本来应该昨天就到的快递,到现在还在x京打转转。

        桑九池想了想,给云严发了条微信:“老公。”

        半分钟后,云严回复:“我在。”

        桑九池:“我有个快递,填了我们家的地址。到时候来了你帮我签收一下可以吗?”

        云严:“好的。”

        桑九池:“但是千万不能打开!”

        云严的聊天界面一直显示“正在输入中……”。

        半分钟后,云严回了一句:“放心。”

        桑九池放心了。

        就在他低头和云严发微信的时候,一辆贴着节目组图案的黑色越野车缓缓驶来。

        看到汽车稳稳停在了自己面前,桑九池赶紧低头发了一句:“节目组的车来了,先不聊了,一个月后见~”

        云严:“注意安全,别太拼,一切有我。”

        桑九池:“好的,谢谢老公。”

        云严没在再回复,他关上手机,抬头看向惊异的手下们,淡定地继续往下说:“好了,会议继续,刚才说到了西城的收购项目,关于西城收购……”

        手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开会不准看手机不是严爸爸定下的规矩吗?严爸爸不是最守规矩吗?自己把自己破了?

        ——到底谁跟谁发信息,好奇。

        ——严爸爸不会恋爱了吧?看他最近气色不错。

        手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视线投到了乖乖坐在角落里的助理身上。

        助理浑身一紧。

        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就是去帮桑九池搬个行李,还摔了一跤,到现在都没好。

        结果不到半天,自己就成了桑九池的“老公”。

        一想到网上那些人对自己的谩骂,助理窒息。

        崴脚的伤还没好,他现在只想跟严爸爸要精神损失费。

        桑九池坐上汽车的一刹那,节目组就开始了全程跟拍。

        在汇合的途中,每位嘉宾都会有一位游戏引导,桑九池也不例外。

        桑九池的引导是一个台里的女主持人,她神神秘秘地递给桑九池一个信封,“九池,我是你的前期引导,在到达目的地之前的这段路上,由我来介绍大体游戏规则。这里面有你的身份卡,现在可以打开了。”

        桑九池打开带着节目组图案的信封,抽出了里面的身份卡,果然是导游。

        引导惊讶地瞪大眼,“哇,竟然是导游。九池,在接下来的两个场景中,将由你来带领大家完成闯关,你有信心吗?”

        桑九池没有看镜头,他微笑着回道:“当然有。”

        昳丽的脸上带着睿智温柔的笑容,像邻家大哥哥一样平易近人。

        女主持人不由红了一下脸,下意识道:“加油,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桑九池脸害羞地一红,“谢谢。”

        桑九池将写着“导游”两个大字的卡片翻过来,发现上面还有小字。

        “隐藏任务:导游,团队的灵魂人物。你需要在接下来两个场景中,带领所有人安全通过惊悚屋。但其他成员对你似乎并不认可,猜疑是这场游戏的大忌,在接下来的两个场景中,如果你能够凝聚出团魂,在全部场景完成后将会获得‘金牌导游’的称号。当然,是否有团魂将由观众来投票决定。”

        这就是节目组想出来的和观众互动的环节了。

        “每个惊悚屋都有自己的背景和有游戏设计,每次的游戏内容和任务都不一样,但都是可解的。只要你们从第一关慢慢解密,就能找到完成最后的任务。”

        “不过你跟别人不一样哦,你还有个隐藏任务。”

        “历时一个月,除了在惊悚屋里闯关外,你们还可以到周围的城市参观游玩。当然,娱乐的钱需要你们自己筹备。我们节目组会暂时代收你们的手机,然后重新给你们发一部手机,里面没有钱没有wifi,只有另外五个人的联系方式,而这部手机唯一的最用也只是联系到另外五个人。”

        “这是一场全新的沉寂式体验综艺,你准备好了吗?”

        在引导的期盼下,桑九池看向镜头,“希望能给观众带来一次视觉盛宴。”

        车辆在跨海大桥上快速前进着,引导想了想又接着说,“手机、钱包、银行卡这些我需要收起来,交给节目组代为管理。剩下半个小时你还可以继续用,有什么想要联系的人最好趁着这个时间再联系联系。”

        桑九池细长白皙的手指描绘着手机的外壳,“刚才已经联系了。”

        引导眼睛闪烁了一下,她好像抓到了什么,赶紧不着痕迹问道:“是你家人吗?”

        桑九池点了下头,动作十分乖巧,“嗯,我老公。”

        引导眼睛亮了起来,在出发之前导演就告诉尽量套点桑九池婚姻的话题,前面聊了这么久,现在终于引出来了:“方便告诉大家,你老公嘱咐你了吗?”

        桑九池:“他让我注意安全,别太拼。”

        引导:“好会说,九池,我听说你老公是圈外人,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桑九池笑了一声:“我没上错车吧?”

        引导:“???”

        桑九池:“我好像坐上了《幸福终点站》的车?”

        《幸福终点站》也是他们台的节目,她还作为副导演参加了两期,每期都会邀请几对热恋或者已婚的明星来参加节目。

        听到自己的台的节目突然被cue到,引导瞪大了眼,“九池也看《幸福终点站》?”

        桑九池:“节目很好看呀。”

        引导笑开了花,关于桑九池那个神秘老公的话题拐了个弯后戛然而止。

        时间过的飞快,快到机场时引导才在镜头下将桑九池的手机、钱包、银行卡收了起来。她戴着白手套小心翼翼贴上标签,最后锁在了铁盒子里,又把钥匙收了起来。

        他们第一个闯关的地方,是在国内南方的一处西洋楼里。

        节目组需要把人送到飞机场,让他们在飞机场集合后在一起抵达西洋楼所在的小镇上。

        其他五个人早在昨天就入住了节目组准备的公寓里,桑九池因为是替补人员晚去了一天,现在只能自己赶过去。

        大概半天后,桑九池推着行李箱在飞机场门口看到了等着他的节目组车辆。

        又坐了两个小时的车,桑九池才抵达了目的地。

        辗转下来,天已经渐渐黑了。

        把桑九池送下,节目组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节目组给他们租了一套二层小洋楼,桑九池送走节目组的车后敲响了房门。

        片刻后,放门后露出了一脸震惊的云逸,“你怎么会在这儿?”

        下一秒,云逸看到了桑九池身后的跟拍人员。

        桑九池晃了晃手里的信封,“你好,我是第六位嘉宾。”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也是接下来两个惊悚屋的导游。”

        在镜头下,云逸很快收起了表情,把桑九池请了进来。

        这个点五个人正坐在一起吃饭,边吃饭边讨论明天的惊悚屋,顺便推测一下第六个嘉宾是谁。

        看到桑九池的刹那,就是最有涵养的老大哥都惊了一下。

        牛批,前任和前任一起参加节目,这节目未播先火了。

        还是节目组会玩啊!

        节目组一共请了六位嘉宾,除去桑九池和云逸,还有两位女性和两位男性。

        女的分别是新生代女团成员alen和中生代戏骨李倩,alen只有20岁,比桑九池小一岁,也是嘉宾里年级最小的。

        李倩虽然只有30岁,但却先后拿了影后和视后,妥妥的实力派。

        另外两个男性,一个是35岁左右的退役运动员宋跳,在这个团里充当的应该是极限输出角色。

        最后是一位男性喜剧演员韩笑,40岁左右,充当的是活跃气氛的角色。

        桑九池随意扫了一圈,收回视线,“抱歉,我来晚了。大家好,我是艺人桑九池,第六位嘉宾。”

        云逸硬着头介绍:“还是我们接下来的导游。”

        alen甜甜叫了一声“池哥好”,剩下三个人都是淡淡打了声招呼。

        李倩作为代表开了口,“我们正在讨论明天的惊悚屋,你是现在收拾一下还是现在坐下来听听?”

        桑九池把行李放在一边,坐了下来,“行李我等下再收拾,先说说明天的惊悚屋吧。”

        李倩“嗯”了一声,“刚才说到哪儿了?”

        alen:“我正打算说这个惊悚屋的来源,就被池哥打断了,那我开始了。今天我出去打听了一圈打听到了这个惊悚宅的由来。传说民国时候有只成了精的九尾狐妖为了报恩,化身美艳女子做了军阀的太太。”

        “自从她嫁过去之后,镇子上每三个月都少一个孩子。后来有个道士发现了军阀太太的狐妖身份,将她打回原形。军阀太太张口喊冤,军阀却不信,由着道士取走了她的内丹。从那天后,那个宅子里一到深夜就能听到有女人的哭声。”

        “没过几年,军阀一家死的死、走的走,传说是狐妖的怨灵作祟,久而久之,就再也没人敢靠近那个宅子,镇子里的人也觉得不吉利,那个宅子也一直荒废至今,没人敢动它。”

        alen说到最后,渐渐压低了声音,韩笑打了个哆嗦,“你,你你,别用这么惊悚的语气讲,吓死了要。”

        众人听后分分皱眉,他们都是第一次接这类节目,而且据说是沉浸式的,完全不知道明天有什么等着他们。

        桑九池问:“现在还能听到女人的哭声吗?”

        alen看了他一眼,几秒后才开口:“听镇子上的人说,听到过。”

        桑九池微微抿唇,单手捏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韩笑:“看你这么深思熟虑,是想到了什么?”

        桑九池点点头,“我有个猜测,等明天惊悚屋的时候看看。”

        韩笑:“什么猜测啊,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桑九池眨了眨眼:“不行,万一猜的不对不就丢人了,还是等明天。”

        韩笑哈哈笑了两声,“你不会是装的吧,等明天真有个什么发现,你再恍然大悟来一句‘这就是我昨天的猜测’,咱也不敢说不是啊。”

        桑九池瘪瘪嘴:“那我就稍微透露一下,我想到了哭声的原理。”

        几个人微微怔愣,李倩开口问道:“什么原理?”

        “我以前看书的时候,曾经看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在某个山上有一块‘会哭’的石头。起初大家以为是神石,后来经过证实,发现是因为这个岩石的特殊构造。白天热胀晚上冷缩,因此发出了声音。”

        云逸:“你是说西洋楼里也有这种石头?”

        桑九池摇头:“不一定,我还没看到实物,只能说原理大概是这样,到底是不是还等明天去验证一下。”

        李倩皱着眉,“你是导游,是不是知道的比我们多?你知道明天的让任务是什么吗?”

        桑九池继续摇头,“我是今天刚上车才拿到的导游卡,我也不知道任务是什么。”

        几个人正在说话,外面突然想起了敲门声。

        云逸起身去敲门,几分钟后,等他再走回来,手里已经多了一张贴着节目组logo的信封。

        云逸打开信封:“是明天的任务卡。”

        “亲爱的探险家们,你们好。我是军阀的后人,我的祖先在逃难时将珍贵的照片遗落在了家里,找到它们交给我,我将给你们10根金条的报酬。最后友情提醒,西洋楼里危险重重,请务必小心,切勿单独行动,小兔子会叼走落单者。珍宝,只有在寂静的黑夜才会偷偷跑出来。”

        桑九池已经开始罗列线索,“现在我们已知的任务是找照片,既然是珍贵的照片,必然会悉心保存,不会不加保护措施地随手乱放。大概率来说,相片外应该有相框或者相册,甚至可能是锁在某个地方。”

        “切勿单独行动,小兔子会叼走落单者。明天的游戏规则,是不能单独行动。如果非要分头行动,最少也要两个人。”

        “珍宝只有在寂静的黑夜才会跑出来,珍贵的相片是珍宝,只有晚上才有可能找到相片。所以我们要在明天晚上进入西洋楼。”

        云逸皱眉,“你说的这些我们都能看出来,我们都上过九年义务教育,阅读理解看得懂。”

        桑九池耸耸肩:“我只是在尽一个导游的义务,抱歉。”

        他从座位上站起身,“请问我的房间在哪儿?”

        云逸指了指一个房间,“你在那个房间,在我隔壁。”

        “那我先去收拾一下,”桑九池站起来,“明天一早我再去外面逛一圈,有些信息还没有补全,我打算再去找找,有人想跟我一起去吗?”

        偌大的房间里,静的针掉地的声音都能听出来。

        alen有些恼羞:“我今天出去搜索了一天线索,该问的都问了个遍,你这是在浪费时间,有这个时间还不如上午好好养精蓄锐,晚上闯关。”

        从刚进来的一刹那,他已经感受到了浓浓的敌意。

        alen一开始还能虚伪地跟他打声招呼,时间长了本性也渐渐暴露出来。

        桑九池的目光在五人面前扫了一圈,最后淡淡道:“那上午我自己出去,晚安。”

        桑九池推着行李进了卧室,外面角落里装满了摄像头,卧室里也装上了摄像头。

        桑九池拿着一块毛巾盖住摄像头,才开始洗漱。

        他今天坐了一天的交通工具,的确有点累了。

        桑九池没有睡懒觉的习惯,第二天桑九池起了个大早,他走出卧室,就看到运动员在准备早饭。

        桑九池走到运动员身旁,看着运动员笨拙的动作,桑九池拿起他手里菜刀道,“我来吧。”

        接过菜刀,桑九池麻利地切好肉丁,转头问运动员:“做蛋炒饭?”

        运动员愣了一下,点头,“嗯,昨天米饭剩下了,做点蛋炒饭吃。”

        桑九池把肉丁切好之后放在一边。

        他先是淘了淘米,下到锅煲汤,等汤熬好了才又开始切萝卜丁和黄瓜、洋葱丁。

        等东西都切完,桑九池在灶台上扫了一圈,“鸡蛋呢?”

        运动员反应两秒,立刻弯腰从抽屉里取出两个鸡蛋。

        把两个鸡蛋打在碗里,桑九池拿着勺子舀出两个蛋黄,放在米饭里搅拌均匀。

        开锅,小火,把蛋清炒熟后盛在盘子。

        接着,裹着蛋黄的米饭下锅翻炒,瞬间香味扑面而来。

        把运动员馋的滚动了一下喉咙。

        等米饭颗粒饱满分离起来,桑九池加入佐料,倒上刚才切好的丁和蛋清,又翻炒了一会儿,最后倒上葱花。

        片刻后,桑九池将炒好的蛋炒饭装在两个碗里,“米饭没剩多少,一人一碗。等他们起来,煲的汤也好了。”

        还以为来到这儿会被饿死,没想到桑九池厨艺这么好,运动员感激地看了眼桑九池,和桑九池坐在餐桌上吃了起来。

        金黄色的米饭上粘着五颜六色的丁,一口吃下去,蛋香、肉香瞬间在嘴中炸开。

        太好吃了。

        我参加的是吃播节目吧?!

        差点流下的感动的泪来。

        桑九池很快吃完,看着桑九池要去刷碗的姿势,运动员一把夺过碗,“放着我来,你去忙吧。”

        桑九池也不客气,直接出了门。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alen和云逸一前一后揉着眼睛走出各自房门。

        alen直接就走到了厨房里,厨房中飘散着没有散去的蛋炒饭味,“好香啊,你做的什么啊跳哥。”

        运动员:“桑九池做的蛋炒饭。”

        alen瞪大眼:“他还会做饭?!还有吗,我也要吃。”

        运动员:“没有了,就做了两碗。”

        alen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这么小心眼,是在报复昨天我们没人陪他出去吗?跳哥你也吃了,你是不是答应他了什么?”

        运动员用眼角余光看了眼摄像头,alen之所以敢这么大胆地说话,还是仗着她的资本方投资了节目,就算现在说出来,后期也不会剪进去,有恃无恐。

        有这种特权的不止有alen,还有云逸。

        运动员开口道:“他看我做饭不熟练,帮我做的,顺便也吃了下。他还给你们煲了汤,就在锅里,你们自己吃。”

        alen打开锅,闻到了浓浓的米香味,“这还差不多,算他识相。这蛋炒饭闻起来好香啊,明天再让他给我们做饭。”

        运动员皱眉。

        桑九池是来参加节目的,可不是给你当厨师的。

        alen拿着碗给自己盛了一碗,又给云逸盛了一碗,“逸哥,你以前口福不浅啊,桑九池手艺这么好,你没少吃他做的饭吧?”

        云逸的眉头都快打成了结。

        桑九池会做饭?他根本不知道,更别说吃到他做的饭了。

        这种手艺的饭菜,没个三五年出不来的。桑九池是故意隐瞒自己不会做饭的?

        就那么不想给自己做饭?是因为不喜欢自己吗?

        一想到桑九池可能没喜欢过他,以前都是自己剃头挑子一头热,云逸就觉得烦躁。自己那么喜欢他,他凭什么不喜欢自己?

        让自己丢人的桑九池,好想看他出丑。

        没过一会儿,李倩和韩笑也走了出来。

        云逸看到人来气了,端着碗一边喝着,一边提议道:“今晚去探索,我有个提议。”

        李倩:“什么提议?”

        云逸:“规则里不是说不能单独行动吗?我们五个一块行动,让桑九池自己行动。”

        桑九池胆子最小,走夜路都能吓哭的那种,把他单独扔在西洋楼里,就等着看他的洋相吧。

        运动员愣了一下,“那不是直接让桑九池出局了?”

        云逸:“就是看不惯他那么嚣张的样子,你们看的惯吗?以为自己当个当有就了不起了?就问你们,同不同意我的提议。放心,这段不会播的,你们就说实话。”

        知道云逸和台里的关系,李倩犹豫了一下,“好。”

        李倩是他们几个里面最大牌的一个,李倩开口定了基调,alen和韩笑也纷纷跟上。

        只有运动员没有开口。

        运动员盯着他们几个,这几个人手里这个正端着桑九池早上做好的汤。

        一边喝着桑九池的汤,一边玩笑似的算计桑九池。

        不要脸。

        运动员骤然起身:“你们还喝着他做的汤呢。”

        云逸愣了一下。

        韩笑笑了一声,“也就你不混娱乐圈才这么单纯。这个节目是全方位拍摄的,他只做了你们两个人的食物,没给我们做,等节目播出后是会被骂自私的。你以为他愿意给我们做啊,就是在作秀,都是演出来的。”

        运动员怔愣。

        都是假的?

        都是演出来的?

        可就算是假的,桑九池也做了。

        运动员深吸一口气,他是国家培养出来,带着使命参加运动会又荣誉而归的冠军。

        他参加这个节目是因为对惊悚屋题材感兴趣。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竟然会有朝一日趟进了娱乐圈这个浑水里。

        “我是没混过娱乐圈。”

        他是冠军,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国家,他不能给祖国摸黑。

        就算桑九池给他们做饭是作秀,但这些人是没有掩饰的虚伪。

        运动员起身离开,“抱歉,今天晚上我会跟桑九池一起行动。”

        大门被“咚”的一声关上,几个人面面相觑,alen骂了一声,“不就是个退役的运动员吗,有什么好豪横的,还真以为自己拿了金牌就是正道之光了。”

        云逸尴尬地笑了笑,转头走向导演:“周导,刚才那段……”

        周导比了个“ok”,“放心,给你掐了,一期才2个小时,我们会把大部分镜头放在惊悚屋里,这种日常镜头不会太多。”

        放心个屁,这么好的料,掐了才怪!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6-07

        23:30:12~2021-06-08

        23:26:2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猥琐果奔并往作者大大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yu、月下彩虹、琼楼三百丈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she...、琼楼三百丈

        40瓶;fox

        28瓶;yu、是公子吖、花邪丶

        10瓶;残月子

        6瓶;堇娘、月下彩虹

        5瓶;奈亚托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每次人设都是反派[快穿]");

  https://www.lewenlewen.com/70/70266/228135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