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47章:细思极恐

第47章:细思极恐

        王六在安慰了妻子之后,便在昔日同仁的嘲笑之下,几乎是变卖了家当匆匆离开了西陵城。

        小寒山下,当姜渊看着一脸惊惶的王六一家时,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念及两人间确实有些渊源,于是姜渊便缓缓道:“山下尚有些空地,你等若是不嫌弃,便在那住下吧!”

        见姜渊终于点头了,王六不由大喜道:“多谢道长,多谢道长!”

        说罢硬是拉着妻儿磕了几个响头后,这才一脸喜色的离去了。

        小寒山下,看着那荒凉的空地,王妻不由气苦道:“你莫不是疯魔了不成!不是你说城里不干净么?怎么还住到义庄旁了呢!”

        王六闻言不由瞪了他一眼,压着嗓子低声道:“你给我小声点儿!你以为我那平安符是从哪里来的?”

        “……”

        王妻闻言不由睁大了眼睛,而后方才恍然朝着山上拜了拜,再不敢多说什么。

        因为小寒山地处城郊,乃是乡下偏僻之地,故此那荒地也值不了几个钱。

        王六索性卖了一片荒地下来,没过几日便雇人建起了一栋木屋。

        然后也不知他怎么想的,竟然在山下开起了棺材铺来,偶尔也兼卖些香烛纸钱。

        姜渊见状不由无奈的摇头失笑,这家伙倒是脑子活泛,竟然还做起了义庄的周边生意来!

        不过有了王六这铺子,姜渊倒是也省了不少事。

        加上周边乡里的百姓也有这需求,故此在薄利多销之下,王六也算是勉强立住了脚跟。

        ……

        不过王六是安稳下来了,但是姜渊的麻烦却刚刚开始。

        小寒山义庄之中,只见香君难得没有出去排戏。

        看着在香君银丝束缚之下犹在拼命挣扎的那个人形怪物,姜渊不由一脸阴沉。

        在沉吟半晌之后,姜渊眉头微皱的看着香君道:“你说此物就是昨夜在路上袭击你的元凶?”

        自从舒家班散了之后,香君本本分分的唱着戏已经好久没有出过什么意外了。

        不料昨夜其归来之时,却忽然遭遇突袭。

        不过这都不是重点,最奇怪的是香君察觉到,那夜幕中的怪物的目标竟然不是她。

        于是她当场便不禁有些走神,一不小心便让那怪物逃了出去。

        此事姜渊听她说起过,不过他倒是没有料到香君这么快便找到了罪魁祸首。

        只见香君神情淡淡道:“我昨夜留了一丝线头在它身上,故此今日方能在城西贫民窟中找到它。”

        根据香君的描述,这怪物在白日之时便浑浑噩噩好似在昏睡一般。

        在被香君拿下之后,这怪物的反应也有些颇为迟钝,完全不似那晚一般的敏捷。

        待香君说完之后,看着眼前这状若人形,却青面獠牙,四肢粗壮的怪物。

        姜渊心中隐隐的已经有了一个最坏的猜测。

        因为这个怪物与寻常精怪不同,在被香君生擒之后,它身上尚且残留这些许布片。

        虽然衣衫褴褛,但是却不难看出那一件澜衫。

        要知道如今西陵城中,这风骚的澜衫唯有那些家境不错的士子们最喜穿着。

        如此一来,这怪物的身份便呼之欲出了。

        姜渊在扭断了这人形怪物的脖子后,发现它竟然还在挣扎。

        直到姜渊将它那畸形的心脏毁去,它方才彻底死去。

        借着姜渊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将其收入阴阳录之中。

        当一缕周身布满黑气的生魂被阴阳录吞噬之后,姜渊顿时便迫不及待的探查起那士子的记忆来。

        ……

        这书生唤做郭若,乃是西陵府学一廪生。

        虽然大陈如今已经好似一个腐朽的老宅一般,破旧不堪、垂垂欲坠,但是到底还是有愿意为国尽忠的人。

        郭茹便是其中一位。

        他虽是商贾之子,但是却自幼好学,早早的便在读书一道上显露了天赋。

        于是其父亲自此便用心培养他,一心想要帮助他高中进士。

        可是欲郭若意图挽狂澜于既倒,使得大陈再度中兴的宏伟目标不同。

        郭若之父想着的却是让儿子在当官之后,能更好的庇护郭家的生意。

        甚至像西陵八大商号那般,在盐引之事上分一杯羹,一跃成为西陵盐商中的一员。

        郭父的这般想法自然不被郭若认同,但是因为一切的支持都来自他的父亲。

        故此虽然他一路中试进入了府学之中,但是却心中却始终有一个心结。

        因为随着他的学问日深,郭若便愈发明白想他父亲这般的商贾就是国之蛀虫。

        若是他想要再兴大陈,那么首先要对付的便无疑是自家。

        在明白了这一点后,郭若便再无以往那般苦读求学的动力。

        夹杂在忠孝之间,饶是郭若再如何聪敏也不知该如何抉择。

        于是一个曾经在府学中意气风发、领袖群伦的士子,便这样渐渐堕落了。

        其他学子见他整日流连在太平坊中的烟花之地,便以为他也如其他读书人一般,终究逃不过风流二字。

        渐渐的府学之中便少有人来理会他了。

        故此当他染上花柳之症,被青楼中的打手龟奴扔到大街时,自然也没有谁来救他。

        而一个重症之人在无医药救治的情况下,又能在凄冷的秋夜之中熬多久呢!

        郭若甚至没有等到天亮,便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到这里时,姜渊其实心中已经满是疑惑了。

        他本以为这士子是修行了什么旁门邪术,这才弄得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没想到郭若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做什么恶事,更不用说炼什么邪术了。

        念及此处,姜渊心中的阴霾不由越发多了起来。

        ……

        果不其然,在郭若后半段的记忆之中,姜渊看到的却是一个截然不同的场景。

        那场景……就好像这份记忆是由两个人拼接而成的一般。

        对!就是这种感觉!

        因为透过后半段记忆,姜渊看到的乃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那是一个灰蒙蒙的天空,其间充斥着各种形色鬼物的世界。

        想到这里,姜渊不由的心中一震。

        因为他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若是他死了,是不是也会出现像郭若一样的情形?

  https://www.lewenlewen.com/69/69795/223963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