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43章3葬的烦恼

第43章3葬的烦恼

        姜渊也算是看戏看成主角了。

        当看见香君法术被破,遭厉鬼围攻之时,姜渊顿时便御使着五鬼挪移术出现在城郊外。

        看着眼前这么多的厉鬼,姜渊也不由觉得有些头疼。

        毕竟若是跑出一只两只,恐怕都要惹出大乱子。

        那申屠虎见一眨眼的功夫,姜渊便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场中,顿时不由心中一冷。

        于是只见他眼神一狠,竟然又喷出一口精血,刺激的百鬼愈发凶戾的向着姜渊与香君攻去。

        至于他自己,竟然将场中的百鬼直接弃之不顾,果断的断尾逃生去了。

        显然这位老道士知道这些厉鬼只能困敌一阵,起不到什么大用。

        看着申屠虎竟然这么果断的就走了,姜渊不由眉头微微一皱。

        随后便转头对香君道:“这里交给我,你去把那个老道士解决了!”

        香君闻言顿时便轻轻一笑的朝姜渊微微一礼,随即便直接在群鬼之中扫出一条通道朝申屠虎追去。

        且不说香君与申屠虎之间是如何交手的,面对着眼前这密密麻麻的一片厉鬼,姜渊忽然心念一动,却是将哭丧棒祭了出来。

        随着他一招仙人指路劈下,那缠绕在哭丧棒上好似装饰一般的铁链,顿时便好似活过了一般。

        只见那一条条铁链好似长蛇一样飞速的在空中蜿蜒窜动,不过片刻功夫,哭丧棒上蔓延下来的铁链上竟然串满了鬼物。

        那一个个厉鬼在哭丧棒的克制之下,本来聚散由心的鬼躯竟然好似实体一般,牢牢的被锁在铁链之上。

        “嘿,这倒是好用!”

        只见姜渊好似钓鱼一般轻轻一甩哭丧棒,顿时那铁链便拉着一个个厉鬼向着半空中的阴阳录投去。

        转眼间,本来场中本来满满当当的厉鬼,竟然就这样被清理一空。

        香君也没耽搁多久,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姜渊便看着他提着申屠虎的尸身回来了。

        见此情形,姜渊不由嘴角微翘,当即便将这老道士的尸首收进了阴阳录。

        不过姜渊也没有急着回去,而是翻查了一番那申屠虎的记忆。

        毕竟这位莫名其妙的对香君出手,总要有个缘由。

        在大致看了一遍那申屠虎的记忆之后,姜渊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自作孽,不可活!”

        先前那舒青虽然出手算计香君,但是无论是香君还好姜渊都懒得和他一个凡人计较。

        可是眼下他竟然不知死活的继续纠缠,还招来了修行者参与其中,那么姜渊便留他不得了。

        随着姜渊心念一动,暗藏地底的五鬼顿时便向着城中潜去。

        ……

        另一边舒青还正在舒家班别院之中等着消息呢,却忽然间看到一股黑雾从地底冒出。

        还未等他高声呼救,当即便被五鬼关入鬼棺之中,转眼间就挪移至姜渊身旁。

        见姜渊看了她一眼,香君便微笑着摇了摇头,却是任由姜渊怎么处置舒青,反正她是不在意。

        姜渊见状也不再说什么,当即便让这舒青步了申屠虎的后尘。

        待回到小寒山义庄之后,看着阴阳录中的那星星点点的一片光团,姜渊的心情却是好了不少。

        毕竟这个世界的娱乐项目实在是太少了,平日里他除了看些话本之后,就没有什么娱乐了。

        如今这阴阳录中的记忆光团,对于姜渊而言已经就好像一部部自传电影了。

        那申屠虎的记忆姜渊先前已经看过,除了得了些不成体系的修行之法,以及些许法术之外便再无收获,这使得姜渊破有些失望。

        至于那舒青的记忆光团便更是低廉,因为在他一生记忆之中,除了蝇营狗苟之外竟然就没有丝毫有用的东西了。

        至于那申屠虎放出的一干厉鬼的记忆,对于姜渊来说便更是没用了。

        除了让他见识了一番山村风貌之外,便没有丝毫价值。

        不过姜渊或许是这次吃得有些饱,阴阳录随后反馈给姜渊的道文,倒是让他感到有些惊讶。

        “《三十六云箓法禁》?……炼器术?”

        一时间姜渊也不知道该喜还是忧。

        不过这篇道术的价值在姜渊来看,完全不逊色于先前的“五鬼挪移术”。

        估计姜渊即便没想到如何使用,但还是用心记下来参悟了一番。

        待姜渊再次睁开眼时,天色已经大亮。

        不过一想到先前的收获,姜渊便由衷的向好好感谢一番那位舒班主。

        因此,为了避免他日后被人挫骨扬灰,姜渊决定先帮他扬了。

        待鬼棺中那一具具尸身,最后都化作一片飞灰过后,五鬼的实力竟然已经步入了灵泉境。

        这使得姜渊不由眉开眼笑起来。

        就在姜渊安心的待在小寒山闷声发大财的时候,义庄之外却是来了两位老朋友。

        ……

        当看见义庄门外那两个“升棺”“发财”的白灯笼时,灵安郡主不由眼神一缩,下意识的便往旁边一躲。

        见她如此举动,一旁的三葬不由无奈道:“郡主既然害怕,不如先去城中歇歇吧!”

        却不想他此言一出,顿时好像刺激到灵安郡主一般。

        只见她颇为骄傲的昂着头道:“小和尚你不用劝我,那位姜道长除了是你的救命恩人之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你既然要过来拜谢,我自然也不能失礼!”

        说着只见她强压着心底的恐惧,竟然主动上前敲了敲门。

        看着灵安郡主这般倔强的模样,三葬顿时觉得一阵头疼。

        他没想到自家先前无意中的救人之举,竟然招来了这么大的麻烦。

        自从泸州异变结束之后,这位郡主便总是缠着他,还总是问他黄岗寺允不允许和尚还俗?

        平日里这位郡主还打着报恩的幌子,没事便来钦天监找他闲聊,顺便“报恩”。

        甚至就连三葬在邺京城中四处游走,为亡者超度的时候,灵安郡主都毫不嫌弃的在远处静静的等着。

        时日一久,三葬就算是个木鱼脑袋也明白了灵安郡主的意思了。

        可是他着实是没有还俗之念,故此面对这灵安郡主的倒追他是真的束手无策了。

        于是在思量再三之后,三葬还是决定来小寒山义庄请教请教姜渊。

        却不想这位郡主不知从哪得到了消息,竟然又跟了过来……

  https://www.lewenlewen.com/69/69795/22349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