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31章:五官令

第31章:五官令

        古语云: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

        或许是因为先入为主有了看法,故此即便姜渊还是如先前一般模样,但是在五官灵台郎江赫眼中,却赫然多了几分高深莫测之姿。

        待义庄正门大开之后,还未等为首的萧符说什么。

        姜渊便诧异的看见一鹅帽锦袍,蟒纹鱼尾的白面青年,忽然面色惭愧的朝他深深一稽,随后道:“先前确实江赫有眼无珠,还请道友勿怪!”

        看着江赫那内疚的模样,姜渊不由愣住了。

        “现在钦天监的人都这么讲礼貌了么?”

        念及此处,姜渊不由疑惑的看向萧符道:“这……”

        萧符见状却只是淡淡笑了笑,完全没有插手的意思。

        无奈之下,姜渊只得面带苦笑道:“道友请起,先前我虽非故意隐瞒,但是却有不得已之处,与道友又有何干!”

        见他如此表态,江赫心中不禁愈发惭愧,不过此事到底还是揭过去了。

        萧符见姜渊还是不愿表面身份,于是也不好再刨根问底。

        于是在一番见礼之后,萧符方才说出来意。

        听得萧符问起先前的那场变故,姜渊不由眉头一皱,随即也没有隐瞒什么,直接说道:

        “那日我正好在现场,故此我敢肯定,在匠人破土之前地下并没有什么活物。

        至于后来出现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长蛇……若是我没看错的话,当是天地怨戾之气所化,并非活物!”

        随即看着萧符那紧皱的眉头,他不禁若有所思的问道:“哦?可是其他地方也发现了此物?”

        见他反应这么快,萧符不禁眼见一挑的佩服道:“见微知著,道友果然厉害!”

        说罢萧符不由感叹道:“受国之垢,是为社稷主;受国不祥,是为天下王……这些怨戾之气,便是大陈之垢啊!”

        虽然萧符没有再说什么,但是姜渊还是明白了他的言外之意。

        这些怨戾之气忽然间在各处爆发出来,那么……是不是代表大陈貌似已经无法承受这些‘社稷之垢’了?

        虽然因身份所限,有些话萧符不好明言,但是显然在某些事情上,他与姜渊的看法还是一致的。

        不过萧符虽然证实了心中的怀疑,但是此刻他心中却没有丝毫喜悦之情。

        一旁的江赫与杨毅似乎也隐隐的猜到了什么。

        一时间,义庄之中气氛不由变得有些沉重。

        不过纵然几人心中有着诸般想法,但是一旦涉及到关乎整个天下的大事,便不是他们能轻易改变的了。

        于是片刻之后,萧符强压下心中的心绪,朝着萧升微微一稽以示谢意。

        随即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试探道:“道友道行精深,若是就如此埋没于山野岂不可惜。不如……道友来我钦天监试试如何?”

        见萧符这么一说,一旁沉默不语的江赫与杨毅顿时神情一振,随即都不由面色期待的看向姜渊来。

        虽然即使是到了现在,他们也看不清姜渊的修为境界。

        但是在两人看来,即便不论修为境界,仅仅是姜渊微微显露的那一丝阵法造诣,便足矣让他们垂涎三尺了。

        要知道即便是在钦天监之中,修行过阵法之道的修士也是寥寥无几。

        姜渊不知道,因为种种误会,如今这三人已经在心中为他自行脑补了各种背景。

        不过虽然不清楚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他还是心中有数的。

        夸我?随便!

        想要我出门?门都没有!

        于是姜渊在笑眯眯的瞪了一旁看热闹的江赫与杨毅一眼之后,方才无奈的对萧符道:

        “萧兄好意在下心领了!”

        “不过,这世间太乱、难分是非,还不如我这义庄来得黑白分明,清清白白!”

        “……与活人相比,我更愿意与死人待在一起!”

        这些话曾经是胡老道告诉姜渊的,但是今天姜渊忽然明白了胡老道的心境了。

        在这段时日里,通过诸般记忆,他既见识了名士大儒的蝇营狗苟,也体会了贩夫走卒的道义坚持。

        有时候,以善心而行恶行,更要比纯粹的恶人来的恐怖!

        姜渊前世也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若是论起人情世故与阴谋算计,他不认为自己能玩得过这世间的人精。

        有些事情,不是一场穿越就能改变的。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

        姜渊不期望能做一个智者,但是他愿意做一个清醒的人。

        因此在明白了自己的弱点之后,他并没有丝毫挑战自家软肋的意思!

        面对着这样的一个姜渊,萧符嘴巴微微张几次之后,终究还是无奈的叹息一声。

        虽然他有些遗憾不能得姜渊相助,但是姜渊已经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

        于是在沉吟片刻之后,萧符只得面色遗憾的将一方玉牌放在案几之上。

        见此情形,姜渊不由疑惑的看着他。

        “呵呵,道友莫要误会。”

        只见萧符无奈的苦笑道:“此乃五官令,也唤做‘供奉令’,其中会不定时的出现一些悬赏。”

        “凡是不愿入我钦天监,但是却来去自由的修行之辈,都可以自行选择是否出手。”

        “若是道友看上什么悬赏了,也可以此方式来与钦天监交易!”

        毕竟这世间越是本事大的人,越是容易恃才傲物,修行者便更是如此了。

        有些强者无论钦天监如何邀请,都始终不愿意受这份拘束。

        于是在多次碰壁之后,钦天监这才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

        如此一来,虽然这些修行强者依然不受钦天监约束,但是好歹终于能为大陈所用了。

        若非真的想与姜渊结一份善缘,萧符不会选择这个办法。

        毕竟以他的职权,手中也不过只有两枚五官令罢了。

        听他这么一说,姜渊不由眼神一亮,这办法倒是不错。

        毕竟无论怎么说,钦天监终究是有着大陈朝廷在后面支撑。

        其手中掌握的修行物资,恐怕远不是修行界中的某一家宗门可比的。

        并且对于姜渊来说,这样的交易方式可就要安全许多了。

        反正若是遇到危险,大不了他不要那份悬赏就是了!

        想到这里,姜渊不由满意的朝萧符颔首一笑。

        见此情形,萧符也不禁嘴角微翘。这份人情,他算是卖出去了。

        唯独剩下江赫与杨毅两人,在一旁面色犹疑的看着相视一笑的两人。

        他们却是不知这气氛……为何忽然变得如此暧昧了?

  https://www.lewenlewen.com/69/69795/22239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