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守尸人笔记 > 第23章:狠人呐

第23章:狠人呐

        千人千品,万人万相。

        话说姜渊因为一时好奇,查看了那位半山先生的半生记忆后,顿时便不由得对这位老先生说个服字。

        老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这话其实说的也不无道理。

        毕竟那些穷困百姓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大智慧,能流传下来的俗语,大多都是生活经验的总结。

        正是见多了这种事情,民间才会渐渐的流传出这样的说法。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有时候鸡窝里也会飞出个金凤凰来。

        那位半山先生,便是一个明例!

        ……

        若是说起这位韩半山先生的出身,那当真是卑贱之极。

        韩母乃是妓院中的娼妓,因为染上了恶疾方才被赶出了妓院。

        不过幸好她在妓院时有个相好的龟奴对她不离不弃,费心费力的找来了郎中将她治好了。

        一来二去的,两人便在一起过起了小日子。

        那龟奴照旧在妓院中被人呼来喝去,韩母则是做些浆洗、缝补的活计,勉强也能够贴补家用。

        那位半山先生便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当韩半山出生之时,其父其母并未期望他能够大富大贵,故此给他取名韩平安。

        意识是,只要他能一辈子平平安安就足矣。

        可惜韩平安自幼聪慧,虽然从未上过一日学,但是仅凭着平日里的所见所闻竟然就认得不少字。

        韩母见状,索性便在家中为他启蒙。

        毕竟她当年也曾是红极一时的头牌,除了相貌过人之外,也算是满腹诗书了。

        不过韩母所学毕竟都是些风花雪月的学问,替韩平安开蒙尚可,但若是要进一步教授,便力有不逮了。

        可是在韩平安开蒙之后,无论韩母如何请托,都没有先生愿意收他。

        即便是那乡间的私塾,都嫌弃他乃是娼妓龟奴之子,无论韩母如何哀求都将他拒之门外。

        于是韩平安在遭遍了世间冷眼之后,还是只能在家中自学。

        见自家儿子好学至此,韩母在欣慰之余,心中自然难免越发愧疚。

        她自想着也自家儿子的天赋,若非是受他们夫妇拖累,恐怕早就飞黄腾达了。

        于是时日一久,便因为忧思过甚、肝气郁结而病倒了。

        没几日,便撒手人寰。

        韩父对于妻子的去世自然满是哀痛,不过他虽然做得是那卑贱之事,但是尚有一腔血性。

        他心知妻子心心念念的是什么,于是在悲痛之余,暗中发狠定要完成妻子遗愿。

        因为妓院之中三教九流的人物皆有,故此在有了这个心思之后,韩父便找上了一位大人物。

        作为妓院中的老人,他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在知道这位大人物在寻找一名死士之后,便主动的自荐上去。

        要求却只有一个:他不要任何金银之赏,只求这位大人能让自家儿子换个清白的出身!

        不过韩父恐怕也没想到,那位大人物虽然没有食言,确实为他儿子换了一个清白的出身。

        但是却也因此将韩平安拉入了一个更深的泥潭之中。

        因为那位大人物便是摩尼教中总掌姑苏府诸事的坛主。

        这位坛主见韩平安资质不凡,于是在为其换了一个出身之后,便将他引入了摩尼教。

        自此,世上再无韩平安,唯有三江学子韩半山!

        虽然韩半山在一番改头换面之后,终于不再受人歧视。

        并且在摩尼教的资助之下,还能自由的求学游历。

        但或许是位少年时的经历对他影响太大,故此随着学识渐长,他对大陈怨气反而越来越重。

        毕竟若非陈太祖立下“诸色户计”的黄册制度,他又怎么会迟迟无法进学。

        就因为陈太祖当初的一句“籍不准乱,役皆永充”,故此他们这些乐户子弟无论才能如何,便只能世世代代的做着那些卑贱之事。

        什么米户、囤户、菜户、渔户、窑户、酒户、蛋户、站户、坛户、女户、丐户等等,多少人家不仅在活着的时候辛苦劳累了一辈子,连死了都没个念想!

        虽然世人戏言,秀才造反,十年不成。

        但是韩半山显然不在此类!

        随着他学识越深,他愈发的看透了大陈那腐朽的本质。

        故此即便后来学业有成,但是韩半山却丝毫没有出仕之心,相反而是对摩尼教死心塌地起来。

        这次摩尼教的“死间”之策,便是他一手策划的。

        若非他一力坚持,否则摩尼教总部是怎么也不可能舍弃他这么一位大才的。

        自从察觉到民间对章家父子的同情以及对朝廷的不满之后,韩半山便一直在暗中谋划着。

        在他看来,如今大陈天下已然满是火絮,唯缺一个火引罢了。

        而韩半山要做得,便是要点燃这场星星之火;

        撬开大陈这数百年来,在人心之中建起的大坝!

        ……

        “狠人呐!”

        在看遍了韩半山的一甲子记忆之后,姜渊忍不住由衷的感慨道。

        章鹄至死也不知道,他是被这位他视作师长的老者出卖的!

        因为在韩半山看来,章家父子的下场越惨,方才能使得大陈人心尽失。

        不过对别人狠不算什么,难得的是对自己狠!

        在韩半山的算计之中,他以自家的性命,为这场谋划花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随着他这一死,纵然后来大陈朝廷查出什么来,恐怕也不会有什么作用了。

        “……”

        义庄之中,被那位半山先生隔空上了一课的姜渊,心中的骄气顿失。

        先前在看遍众人的记忆之后,姜渊渐渐有种幕后高人般的谜之自信。

        但是这次的变故告诉他,有些人死都是个糊涂鬼。

        韩半山用他自己与章鹄的两条性命,让姜渊明白了什么叫做天外天有天!

        便是冲这一点,姜渊都得为他上三炷香!

        不过或许是因为韩半山身上的鬼气更为精纯,这次阴阳录过了片刻之后,方在他在识海之中显露出一篇道文——《玄关炼气术》。

        看完此法之后,姜渊终于明白了该如何引炁入腹,化开丹田孕育灵泉了。

        前路渐明,姜渊心中欣喜之下,决定给自己加餐。

        嗯,待会打个野味开开荤!

        反正大陈没有什么野兽保护法……

  https://www.lewenlewen.com/69/69795/22149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