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汉明 > 第二千零二章 回头是岸?

第二千零二章 回头是岸?

        :感谢书友“杨丕财”“dmof”投的月票。

        朱以海想着想着,又哭上了,“首辅……王卿,那朕……朕今日又该如何是好……朕不是自己想登基……是他们怂恿煽惑朕的……其实朕也越来越觉得这事荒唐,明明建兴朝有朝廷,新君登基居然不在京城……说好万民拥戴的……可朕登基时,就数十人见证……朕识得的,也不过七八人……而今,城中民众反对之声此起彼伏,令朕如坐针毡日夜不得安宁……可王卿哪,朕也是骑虎难下回头无岸啊!”

        看着这个说哭就哭,却依旧声声自称朕的朱以海,王翊开始时尚感觉一丝怜悯。

        但有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想到这,王翊有些庆幸,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殿下听臣一句良言……回头还来得及。”王翊真诚地劝道,“趁着大错尚未真正铸成……回头有岸哪!”

        “真有岸?”

        “吴王不是个嗜血之人,殿下可以想想,六七年间,吴王手上可有沾过一丝宗室之血……?”

        朱以海刚听时,还点了点头,可突然叫道:“不……大长公主,就是死在他的手上!”

        王翊一愣,竟无言以对。

        朱媺娖确实死在吴争手上,连吴争都没有自辩过,而王翊当时并未在场,又怎能明白详情呢?

        朱以海惊恐道:“他会报复朕……他一定会报复朕……朕记得,当年朕还失手推倒吴王侧妃,导致吴王侧妃小产……他一定会杀朕!”

        王翊怎么也没想到,本来已经行之有效的劝说,会因这么一坎,而要前功尽弃。

        可王翊确实没有办法了,他的心性,无法说服自己去哄骗朱以海。

        然而,令王翊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朱以海突然一改惊恐的脸色,问王翊道:“王卿能保证……朕若退位,他不会害朕性命吗?”

        王翊张口结舌,一时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可朱以海还在继续,“朕还能是王爵吗……朕可以再回陈钱山那海岛上去,绝不妨碍他……甚至,朕还能诏告天下,让位于他……王爱卿……王爱卿?!”

        王翊突然间想哭,曾几何时,自己坚定地反对吴王,拥戴监国鲁王登基为帝。

        甚至于在朝堂上当众喝斥时为镇国公的吴争。

        可现在,王翊想起这些,竟有一种发现自己一番心血付诸东流的崩溃感觉。

        被朱以海一催,王翊才回过神来,甩了甩头,收拾起心中乱绪,也是,这时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

        “殿下放心……臣以项上人头作保,保殿下无虞!”

        朱以海追问道:“此话可当真?”

        “臣虽为臣,却是一言九鼎!”王翊昂首答道。

        “那就好……如此就好。”朱以海连连点头,然后问道,“那朕……那需要朕做些什么,王卿尽管说来,朕无有不应。”

        王翊道:“殿下务必要保证城中民众安全,保证吴翁王妃及王府中诸人安全……。”

        “这容易!”朱以海毫不犹豫地道,“朕打登基始,就没想过为难吴伯昌和王妃们。”

        “还须保证钱肃乐张国维等人安全……。”

        “这……。”朱以海踌躇起来。

        “殿下何事为难?”

        “非朕不应王卿所请……只是,如今城中诸事皆由周如璋全权施为,钱肃乐张国维公然聚众谋反,事败被擒,如今人在周如璋手中……朕的旨意,怕也……咳!”

        王翊听懂了,敢情,这皇帝做得,还是个傀儡。

        这下王翊真为难了。

        来时,王翊原以为,杭州府不管怎么乱,朱以海敢登基,总能管点事掌点权。

        同时,有钱肃乐张国维等人在,那总能讲讲道理的。

        可现在,钱肃乐张国维等人聚众谋反,钱肃乐兵败被擒,张国维率部溃逃。

        而朱以海竟只是个傀儡。

        朱以海见王翊犯难,也急了,他怕之前王翊答应下的事不作数。

        “王卿只管放心……朕既然能令周如璋带钱肃乐来见朕,就能令他保全诸人……。”

        王翊知道这事难办了,可已经到了杭州,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刚想着交待朱以海几句,可这个时候,周如璋来了。

        ……。

        周如璋冷冷地看了王翊一眼,没有理会。

        径直上前,向朱以海施礼道:“奉陛口谕,臣带钱犯来见陛下。”

        朱以海此时端庄地坐着点点头道:“首辅辛苦了。”

        王翊心里松了口气,心想朱以海好歹是见过世面的,与周如璋虚与委蛇,没有直接与他撕破脸。

        可这口气刚松,就被周如璋身后钱肃乐一声喝,又提起来了。

        不但是提起来,而且是再也放不下去了。

        双手被缚,跟在周如璋身后的钱肃乐大呼道:“周如璋暗中勾结鞑子……王完勋,城中有清兵……!”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都僵住了。

        如果之前的算是内乱,那么现在就成了外争了。

        哪怕是朱以海,也霍地起立,指着周如璋喝问道:“这……可是事实?”

        周如璋后悔了,他后悔带钱肃乐来了,虽然他知道纸包不住火,钱肃乐肯定地讲出来,但周如璋没有料到,钱肃乐会在第一时间,当众讲出来。

        因为这事,本就是自己一时口误,钱肃乐已经被擒,并无确凿证据。

        只要不是当众讲出来,自己完全可以反指钱肃乐污蔑。

        再就是,周如璋不知道王翊到来,他以为只是朱以海要见钱肃乐,那么,就算朱以海知道了,其实也没多大事,如今整个城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下,朱以海能干什么?

        可王翊在场,且听见了,这事就麻烦了。

        因为王翊是当朝首辅,他不会待在城中多久,一旦出城,就传到吴争耳朵里了。

        吴争听闻,就有了攻杭州城的理由。

        周如璋脸色铁青,他根本不搭理朱以海,目光阴森地看向王翊。

        王翊一听钱肃乐喊,就知道要糟,可他做不出来指鹿为马假斥钱肃乐血口喷人之举。

        于是昂首直视周如璋,“对于钱大人对汝通敌的指控……周大人是不是该自证清白啊?”

  https://www.lewenlewen.com/65/65683/21893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