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剑归行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孟芊芊

第二百二十三章 孟芊芊

        从浮荷茶馆出来时,归雁湖上的龙祖船已经第三次开始环湖而游,龙祖船上造型奇艺的神龙姿态威武,分上下两层,各有十六个精壮的汉子头扎红巾掌桨,船头上有一只大鼓,一名汉子正持着鼓槌敲打,神情激动。

        随着鼓声越发激荡,满船汉子齐齐一声清啸,二层船沿的四名少女提起手中的篮子,往岸边奋力一撒,荷花花瓣以及糖果蜜饯干果,像落了一场雨,噼里啪啦洒了一头一脸。

        站在湖边的游人纷纷哄抢,几个机灵的孩童从大人们腿间挤了进去,伸手去抓地上的蜜饯糖果,不消一会儿这为数不多的糖果蜜饯就被抢得干干净净,就剩几片沾了泥土的荷花花瓣,没抢到的孩子哇哇大哭,父母也很无奈,孩子又哭闹不止,只好拖着孩子从人群中挤出来。

        龙祖船船上撒下来的东西,是沾了福运的,是得过龙祖祝福的,福运这种东西,自然是能沾一点是一点,故而抢糖果的不止有孩子,还有不少大人。

        龙祖祭祈愿,求平安,求和顺,求姻缘。所谓万般尘缘,千万心愿于此,便是人间。

        季江南提着剑走在街道上,行人熙攘,夜放千灯不夜城,汴京确实是个繁华之地。

        方唯玉不知道溜达到哪里去了,季江南准备回客栈休息,只是这汴京城横七竖八街巷太多,又人来人往,路口都长的差不多,他虽不是路痴,但一时还是有些分不清回程的路。

        季江南站在路口仔细回想是从那个路口出来的,突然被一阵调笑声吸引了注意力。

        街旁摆着一溜的摊子,一个老妇人守在一个木头摊子旁边,上边放的是纸折的莲花灯,莲花灯不大,巴掌大小的一个,以颜料给花灯染了色,中间放了小半截蜡烛,这是放在河里祈福用的河灯,通常都是七夕中秋常见的剑,龙祖祭上放的都是天灯,这样的小河灯很少有人问津。

        但现在这小河灯摊子旁却围了一群人,看着装打扮也也不是寻常百姓,男男女女都有,却泾渭分明的站成两边,左侧的一名女子身穿红色对襟长袄,身段修长,发髻上插着数枝镂金含玉发簪,容色娇美,肌肤如雪,是个一等一的美人。

        美人把玩着手里的一盏青色的小河灯,忽而手指一松,小河灯落地,美人顺势抬脚一踩,小河灯被踩成一团烂纸片。

        对面站着的一名少女脸色一变,怒气冲冲的就要上前理论。

        脚还没跨出去,少女旁边的一名少年就伸手将她拦了下来,转头看向笑得得意洋洋的美人,面沉如水。

        “孟芊芊,你别太过分了!”

        美人下巴微抬,轻轻一笑,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我乐意!我就过分了你能如何?”

        少年脸上怒气升腾,又似强自按耐下去,拉去少女就要走。

        孟芊芊身后的几人立马上前几步,将二人拦了下来。

        “孟芊芊!!”少年大怒,回头一声怒喝。

        孟芊芊毫不在乎的伸手扶了扶云髻,盈盈一笑:“我又不是听不见,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少年脸色阴沉,孟芊芊上前走近,看少年一脸愤怒又无可奈何,不由得心情愉悦。

        “本小姐屈尊降贵的看上你,可是你陆家几世修来的福分,我喜欢的东西,就算是抢,我也得把他抢过来,娶我做孟家的女婿,不比娶个野丫头来得很好吗?”孟芊芊轻声说道,话音之间仿佛带着一把勾子,引得人心撩动。

        “你!你不要脸!”少女气极,涨红了脸手指头都在哆嗦。

        孟芊芊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只盯着少年面带微笑,目光中几度挑衅。

        “孟小姐自重!”少年牙咬的咔咔响。

        孟芊芊越发开心,掩唇轻笑起来,身边的几人仿佛得到了命令,立马围上前去,看样子是要将二人强行留下。

        少年忍无可忍,临出门是父亲千咛万嘱不可惹事,他也一路以稳为主,他此来只是长见识历练一番,谁知竟然惹了一个甩不掉的麻烦!而且这个麻烦来头不小,为了免生是非他已经一忍再忍,可对方却得寸进尺咄咄逼人!他忍了一路,现在不想再忍了!

        少年正要拔剑,堵在前面的几人却发出几声痛呼,眨眼间堵路的几人已经七零八落的摔了一地。

        少年转头一看,愣了一下,脱口而出:“季江南?”

        这时一直站在孟芊芊旁边的一名男子立刻冲上前去,怒喝一声提拳直击,季江南单手杵剑翻身一踢,男子拳势一滑,借力一脚横扫,季江南一跃而起,往后一荡,稳稳的站在地面上。

        男子一击未中,而且对手还是个少年,顿感丢面,立马调整正色以待,双手握拳身前交叉,后撤半步,一股刚猛的气势平地而起,季江南正色,脚步微撤半步。

        男子再度冲来,拳势破空而来,仿佛挂的脸都有些生疼,季江南身形微躬,目不转睛的盯着来人,忽而右手握上剑柄一拔,雪亮的剑光一闪,如银月生辉。

        这一式拔剑的弧斩并未伤到对方,这男子是个强敌,季江南长剑一甩,“七星望月”七斩齐发,剑招的威势会随着使用者的强弱有所区别,飞星逐月剑法本就是快剑,而这一式“七星望月”则为快剑流中的极致,快到极致的一瞬爆发力,足以与一式神级剑法媲美。

        武者内功有阶层,剑法拳法亦有好坏之分,好的功法令人一步千里,如季江南前些日子所得的青天剑气诀,若能驾驭,可一飞冲天,次的剑法走到极致,也不过是坐井观天。

        功法的好坏,取决于剑招的极致和长远,包括变化等等,当世的武道宗师大致将功法区分成凡,天,神,道四级,道极功法与神宫镜一样虚无缥缈,只大概知道有那么一层,却没有见过,而各门派中,凡级功法很多,天级少些,而神级更少,排得上号的几大门派,镇派剑法也多是天级,神级功法就算有,也不会轻易示人。

        这一式“七星望月”,在季江南手中使出来已经接近极致,亦是他手中最纯熟的杀招,这一套快如闪电的连招剑法一上,男子无暇还手只能被动防守,同时心头又惊又怒,惊的是这少年居然可以使出这么强力的杀招,怒的是他居然被区区一个黄毛小子逼到无还手之力。

        七星望月是爆发剑势,七剑斩过之后剑势疲软,男子大喝一声双拳相交往前猛然一送!

        季江南身形一扭,长剑自下而上一撩,男子冷笑一声一跃而起,拳势一换自上而下猛冲过来,季江南左手一甩,一式“海底捞月”,剑鞘打着旋飞出,击中男子脚踝,男子顿感小腿一麻,跃起的动作顿了一下,同时一道剑光再扫,男子大怒,臂上发力,砂锅大的铁拳重重的砸在季江南肩上,季江南被打的倒飞出去,空中一跃翻身蹲住。

        男子看了看被划烂的半片衣襟,左肩到腹部一条长长的划痕,衣服下的皮肤一道浅浅的血线,男子脸色难看的将衣襟一拢,冷哼道:“哼!旁门左道!”

        季江南也站了起来,伸手按住肩膀一抬,接上脱臼的左臂,长剑一甩,目光沉沉的看过来。

        “黎涛,回来。”一直在后面看戏的孟芊芊高声喝道,一双美目看着季江南,目光逐渐热烈。

  https://www.lewenlewen.com/62/62323/175919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