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剑归行 > 第一百零九章 斗无常,天地不仁

第一百零九章 斗无常,天地不仁

        锁镰舞动,划起一道道白光,季江南举剑相迎,叮当之声不绝于耳,镰刀加上锁链,有所有武器都不具备的多变,软鞭灵巧,但比之这雪亮的镰刃还稍欠缺了些,甩过来的角度极为刁钻,季江南全力应对,还是被划拉出好几道血口子。

        绕是季江南再不爱说话,这会儿也想像沈云川一样破口大骂,这他娘的什么运气?出来找个人都能遇上无常众,被一群丹心境武者围攻?关键是他还是被牵连那个。

        相比起季江南的略显狼狈,那人就显得淡定许多,接着月光季江南看清那是一个中年汉子,身材魁梧,蹭亮的光头在月下越发显得亮堂。

        季江南一开始以为他是个和尚,而后再看他的武功路数,绝对不是佛门功法,仅凭一双肉掌抵挡。

        这是中年汉子大喝一声,一左一右双手打开,抓住数条锁链猛力一扯,七八个黑无常被扯的往前一扑。

        季江南眼睛一亮长剑一转将飞过来的锁链缠住双手握剑发力一砸,精铁锁链被砍断,欧冶子一生所铸之剑不多,但每一把都是精品,虽比不得离火剑庐最顶级的几位铸剑大师,但比寻常武器是绰绰有余,季江南全力斩断铁链,却也被旋转的镰刀划伤了胸口。

        斩断铁链后季江南抢步上前,双手持剑提气,低伏身体,内力尽入剑体,旋身一化,凌厉的剑气阔开,妖异的红色一闪,剑光如匹练向那几人中空的下部斩去。

        这一式剑招没有名字,纯粹是季江南以自己使剑的方式模仿沈云川当日那招“龙战于野”而来,沈云川习惯直斩,季江南习惯弧划,最大限度扩张杀伤力。

        不知为何,这一招剑势划出,剑锋上似乎笼罩着一层极为稀薄的朦胧之意,剑上的杀意被笼罩,但这朦胧之意所到之处,破开一切,消弥无形。

        一剑斩出,凌空的几人同时一声闷哼,身形一重开始下坠,光头大汉立马挥手一甩,松开锁链,几人连人带锁链被甩出好远。

        “剑修?”光头大汉眼睛一亮,诧异的看过来。

        季江南不语,举剑主动冲向对面的黑无常,他现在的状态很奇妙,心态极为平和,冷静的挥剑,没有任何情绪,手中有剑,眼里只有敌人。

        黑无常合围的队形已乱,索性不站在原地了,身形齐动,陆续冲过来,季江南以身带剑,招招凌厉,直奔着其中一个黑无常开始猛攻,对方手持镰刀迎上季江南的长剑。

        锁镰比之软鞭更有优势的一点在于,软鞭为长距离攻击武器,忌被人近身,所以方唯玉与人对招,从来都是拉开距离,锁镰可做长距离攻击武器,也可以在敌人近身后持镰刀近战,这种别具一格的攻击武器,绝对不是出自中土。

        季江南先内力境界在化海后期圆满,对手境界约在丹心二劫,本来应该是对手强力碾压,但季江南的对手却越打越觉得不对劲。

        这少年的眼神太冷静了,即便几次差点被枭首,生死一瞬的时候眼神都没变过,极其冷静,极其淡漠,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此时的季江南双瞳略微泛红,不是走火入魔的猩红,是一抹极淡的浅红。

        季江南长剑再动,持剑身形疾动快斩,“七星望月”一剑快似一剑,这式剑招自他开始初步掌握“星罗密布”之后就很少用了,自他入东陵之后就一直是群战,一人对一群,这式单对式的爆发性剑法派不上用场,此时再次施展,威力倒更上一层楼。

        季江南这式剑法进步很大,但他的对手乃丹心二劫武者,面对这迅猛而来的连斩毫不在意,右手持镰刀一挡一翻,将季江南的长剑勾住,同时右手一动,锁链呼啦一声席卷过来,季江南抽剑欲退,对方抢先一步上前一脚踢上季江南的胸口。

        季江南被踢的一退,同时身体被锁链缠住,季江南挣了一下没挣开,而就在这一瞬之间,对方手中镰刀已经直奔季江南的脖颈而来,刀刃上泛起一层白霜。

        对方鬼面具下的脸志在必得,和一个化海境的小子缠斗了这么久,着实有些丢人,还是速战速决吧。

        而就在此时面前的季江南眼神一变,凶光大胜,如果说刚才的季江南是古井无波的淡漠,那现在的他就是杀气凌然的无情。

        如天灾地难,毁灭一切的平静无情。

        道家有云,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是来自这片天地的无情,季江南气息变化之间,内力气息也一瞬间大涨,气息层层高涨,对手骇然,这是什么秘法?

        一旁的光头大汉一掌将一名黑无常扇飞,感受到这股波动后诧异的转过来:“脉冲丹?”

        仔细感应以后又立马摇头:“不对!这不是外力加成的,好小子,居然以自身模拟天地,有胆识!”

        季江南持剑的手在抖,体内汹涌的内力迫切的想找一个宣泄口,双手一震,精铁锁链存存崩断,对方立刻后退,才动了一下,呼吸突然一滞脖颈一凉,长剑破开一切穿喉而过。

        对方面具下流下大滩的鲜血,对方口中发出一阵风箱似的粗喘,抬手干脆利落的往胸口一扎,镰刀破开胸口,胸口流血处开始爬出一只只黑色的小虫,扇动着翅膀要飞起。

        季江南目光一厉抬手抽剑再斩,剑上的朦胧之意扩散,所到之处,生机磨灭,一滩黑色的虫子刚要飞起就被剑气所杀,彻底成了一堆黑灰。

        光头大汉这回是真的惊了,这虫子是这帮子无常鬼同归于尽的方法,以心头血喂养,临死之前拉垫背用的,虫子离开寄体之后会重新找宿主,只要一只进入体内,就会以极快的速度开始繁殖,噬咬心脏,这些黑无常平日里需要服下药物压制,才不会被反噬。

        而这凶残无比的虫子,今天居然这么轻巧的就被季江南给弄死了。

        季江南斩灭虫子之后,那股澎湃的气息忽然开始滑落,季江南脸色一变,这又是怎么回事?眼看着气息从丹心境一路下跌,跌落化海后期,再跌落化海中期,最后直接落回季江南才出七剑门时的化海初期!

        气息跌落之后,季江南脚下一软,连忙杵剑站稳,脸色煞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光头大汉也莫名其妙,但现在正是好机会,趁着这帮无常鬼没重新排阵,快步上前架起季江南就跑。

        重新聚起来的一众黑无常看了二人离开的方向一眼,没有追击,一道身影不知何时出现,突兀的站在那具死去的尸体旁,弯腰低头看着。

        众黑无常一起躬身行礼,其中一人哑着嗓子开口:“大人,跑了。”

        那道身影缓缓站直身体,一身普通的绿色袍子,转过脸来,看不见脸,一张狐狸面具将整张脸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

        狐狸面具上的面孔十分抽象扭曲,盯着二人离开的方向,似乎在笑。

  https://www.lewenlewen.com/62/62323/175918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