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综武侠]崽崽在江湖 > 第 73 章

第 73 章

        和殷素素相比,  白飞飞更愿意崽崽和冷血呆在一块。

        殷素素是一个聪明人,作为紫薇堂堂主,她杀伐果断;作为一个妻子,她温柔贤惠;作为一个母亲,  她沉稳端庄。

        殷素素就是看得太明白了,  所以在面对崽崽的亲近之时,她进退有度,  亲切有礼,  任谁也挑不出一丝错误来。

        可就是太有礼了,所以才显得特别生分。

        白飞飞有些看不过去,  所以才找了个借口,让崽崽到京城找冷血去了。

        于是,崽崽和阿飞启程了。

        “阿飞哥哥,我想要吃糖葫芦!”

        “好。”对于崽崽的要求,  阿飞从来不会拒绝。

        让崽崽呆在原地等自己,  阿飞上前两步,  拎着剑走到了买糖葫芦的大爷那里。

        “糖葫芦多少钱?”

        大爷笑眯眯的看着阿飞:“三文钱一串,  五文钱两串,  后生,  来两串糖葫芦么?”

        大爷的糖葫芦一共有三十多个,全都插在一个用稻草绑起来的垛子上,  想着崽崽的胃口,阿飞顿了顿,  然后给了大爷一小块碎银子:“这些我都要了。”

        大爷愣了一下,  立马笑开了,收了银子之后,态度都殷勤不少:“好嘞,  那你可要拿好了。”

        说着就将整垛子的糖葫芦放到了阿飞的肩膀上。

        阿飞扛着糖葫芦满意的转身。

        然后发现,崽崽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人。

        阿飞皱眉,一步跨到崽崽身前,硕大的一草垛糖葫芦挡在了崽崽和那人中间:“你是谁。”

        那是一个长相十分硬朗的男人,他歪着头,正想要和崽崽搭话,结果下一秒就被那些突然出现的糖葫芦吓了一跳,看到这些快要杵到自己眼睛的糖葫芦,男人硬生生将话给咽了回去。

        “糖葫芦?”崽崽的注意力压根就没在那人身上,看见近在咫尺的好吃的,哪还管什么别人,随便拿起一根,就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了起来。

        阿飞无奈的将剩下的糖葫芦收了起来:“慢点吃,这些都是你的。”

        “嗯嗯。”崽崽头也不抬:“谢谢阿飞哥哥。”

        这边正其乐融融的吃着糖葫芦呢,那边,被忽视的男人不干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外号为‘万里独行’的田伯光。

        他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漂亮的美人,看见美人就走不动道儿的那种。

        刚才田伯光远远的就看见了崽崽。

        谁家有女初长成,云想衣裳花想容。

        崽崽的头发很柔、很顺,还泛着光,皮肤白白的,看不到一丁点的瑕疵,睫毛长长的,忽闪忽闪的,像是在他心里打着拍子,还有那张樱桃小嘴,微微一笑的时候,脸颊上还能看见两个小小的酒窝,怎么看怎么可爱,让人忍不住亲亲抱抱举高高。

        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呢。

        田伯光想,如果她肯对自己笑一笑,无论是什么,即便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方设法的为她拿来的。

        田伯光情不自禁的走上前去,小姑娘太容易满足了,看着崽崽简简单单的被那一草垛的糖葫芦哄的眉开眼笑,他恨不得自己成为她手中的山楂。

        “小娘子果然绝色,就连吃东西的表情都那么好看。”田伯光忍不住感叹道。

        阿飞皱了皱眉,越发觉得这人不像好人,瞧着这话说的,听着怎么那么不舒服呢。

        阿飞拽了崽崽一下,用自己的身体彻底挡在田伯光前面,转头就想要带着崽崽离开。

        但是田伯光反应很快,立马上前一步拦住了崽崽和阿飞的路:“相逢就是有缘,既然这么有缘,不如在下请二位喝一杯?”

        阿飞想都没想就想要拒绝。

        然而这个时候,崽崽突然从阿飞身后探出了脑袋,娇憨的看着田伯光:“你要请我们吃饭?”

        田伯光挑了挑眉,看着崽崽那清丽绝伦的眉眼,冲她露出了一个矜持的笑容:“没错,不知二位,肯不肯赏光啊。”

        “那我们走吧!”崽崽十分干脆,说完,就拽着阿飞,带头就往酒楼走去。

        阿飞原本是想要反对的,但是看到那个印有醉心花的酒楼,他又闭嘴了。

        移花宫这些年发展的很快,副业也有很多,酒楼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崽崽喜欢吃,白飞飞特地请人根据崽崽的口味研究了好些菜色,本着不要浪费的原则,白飞飞用这些菜色才开了几家酒楼,没想到却是越干越红火,转眼间那几家酒楼又开了好几家分店。

        眼前的这个,正是移花宫的产业之一。

        崽崽坐下之后,就十分熟练的点了不少的菜,像是什么酱汁肘子,三鲜汤、什锦豆腐、东坡肉、红烧鲤鱼、麻辣排骨等等,一口气点了快有二十道菜了。

        “对了,再来两瓶清酒!”崽崽最后说道。

        “你不能喝酒。”阿飞皱着眉头看向崽崽。

        崽崽摇摇头:“我知道,可是这酒是给你和这位大叔点的。”

        “大叔?”田伯光指了指自己。

        “嗯,都长胡子了,当然得叫大叔了!”崽崽肯定的点头。

        田伯光:“......”

        很快,菜都上来了。

        刚才光顾着看崽崽了,此时田伯光才突然发现,崽崽点的菜有点多。

        “这么多的菜,我们三个吃不完。”

        田伯光只是感叹了一声,谁知道却换来了崽崽疑惑的视线:“这不是三个人的菜,是我和哥哥两个人的菜,大叔你还没有点菜呢。”

        田伯光:“......”

        这么多的菜,桌子都摆不下去了,你竟然说这只是你们两个人的菜?

        崽崽没有理会田伯光的表情,她刚才吃了好几串糖葫芦,山楂本来就是促消化的东西,这会儿,她的肚子是真的饿了,所以,打了声招呼之后,崽崽就开始大吃特吃起来。

        果然不亏是按照她的口味挑选的菜品,这个鱼肉好嫩啊,还有一点点的辣味在舌尖绽放,又麻又辣,好吃的不得了。

        这个肉丸也好好吃啊,又香又醇,咬下去的时候,还微微有点弹牙,外表酥脆,内里却鲜嫩多汁,那爽滑的口感,让人忍不住一吃再吃。

        这个青菜也很好吃,完美的保留了青菜的鲜美,汤汁和调料的味道又是恰到好处的结合在了一起,配上那清脆的口感,真是口舌生津啊。

        这个烤鸡也好吃,外皮似乎刷了一层蜂蜜,鲜美多汁,鸡肉一点也不柴,尤其是这个鸡腿,太嫩了,崽崽十分大方的给阿飞也夹了一块,两个人吃的不亦乐乎。

        阿飞和崽崽都接受过白飞飞爱的教育,吃饭的姿势一点也不粗俗,一口一口,细嚼慢咽,不仔细听的话,甚至都听不到他们吃饭所发出的声音。

        可是即便再怎么优雅,也架不住一直吃啊。

        田伯光看了一眼崽崽,然后又看了一眼阿飞,这么多的东西,他可不相信以这两人的小身板能把它们全部吃完。

        所以,田伯光意味深长的对崽崽说道:“小姑娘,浪费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啊。”

        小丫头别看长得那么可爱,可这性子却是活泼的紧啊。

        田伯光已经察觉到自己被崽崽算计了,不过他不在乎,会亮爪子的小猫,看上去似乎更可爱了呢。

        崽崽擦了擦嘴,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之后,才看向田伯光,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浪费当然不是什么好习惯,大叔放心好了,不够我还会再点的,就是这两瓶清酒。”崽崽叹了口气:“阿飞哥哥不胜酒力,所以大叔,这两瓶清酒酒只能拜托你了!”

        喝酒?他田伯光就没在怕的。

        只见他大笑两声:“我田某人,可是出了名的千杯不醉。”

        说完,举起酒瓶就一口干了。

        清酒的度数有点大,后劲儿也很足,但是不得不说,这酒的味道是真的好。

        “好酒!”田伯光喝的兴起,将第二瓶酒也给干了。

        “两瓶哪里够,来人,再给我上一坛酒来!”

        “抱歉,这位大爷,小店的清酒,每桌都是限量的,所以,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小二哥儿很有礼貌的过来解释了。

        但是田伯光不听。

        “哪有你们这么开店的,不就是银子么,大爷我有的是。”

        说完,直接在桌子上放了一锭金子。

        崽崽眼睛一亮。

        “那大叔顺便先把饭前给付了吧。”

        田伯光:“......”

        见田伯光没有反驳,崽崽立马又点了些饭菜:“这个和还有这个,对了,还有这些,全都再来一份,到时候一起算了。”

        点完之后,崽崽似乎想到什么,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看向田伯光:“大叔,你要不要点两个,空腹喝酒,对身体不好。”

        田伯光:“......”

        田伯光不知道该说什么,迷迷糊糊的竟然也跟着点了两个菜,崽崽这么一打岔,差点让他忘了自己的初衷。

        “对了,酒,我的酒,赶紧给我上酒,我还要一坛的清酒!”就这么会儿的功夫,号称千杯不醉的田伯光,已经有些醉意了。

        小二哥儿一脸为难:“可是客观,就算我想给您破例,您这银子也不够再买一坛清酒的。”

        田伯光:“......”

        田伯光听得酒都差点醒了:“你们是黑店么,这么点东西,一锭金子竟然都花光了。”

        那小二哥不乐意了,怎么是这么点的东西呢,这些菜都有四十多盘了,已经是二十多个人的分量了,而且各个都是他们酒楼的招牌菜,这价格可不就贵么。

        再说了,他们的菜贵,酒就更贵了,十几道菜,还没有那一瓶子清酒贵呢。

        田伯光的金子其实并没有花完,再点上十几个菜,那也是够的,但是换成清酒,还要一坛。

        呵呵,哪里能够!

        可是田伯光不知道啊。

        清酒这种酒,只在移花宫的酒楼才有卖,作为一个采花贼,有些人、有些地方,田伯光一般都是躲着走的,移花宫就在此例。

        先不说移花宫对采花贼的打击力度,就是田伯光和移花宫本身的恩怨,就注定他闻‘花’色变。

        田伯光一直都是在花楼里买酒喝的,所谓的清酒,他也只闻其名,不知其味。

        都说清酒贵,但到底多贵田伯光却不知道。

        再说了,清酒这个名字也未免太敷衍了一些。

        好多酒的名字都叫清酒,所以田伯光压根就没反应过来此清酒就是彼清酒。

        移花宫的标记其实挺好认的,招牌上印有醉心花的就是了。

        当然,这些只是移花宫放在明面上产业。

        这个酒店就是其中之一,田伯光进来时候,光顾着看崽崽了,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进了他之前避之不及的地方。

        此时听到小二哥儿的解释,田伯光的酒是硬生生让他自己给吓醒了。

        清酒,竟然是清酒,怪不得这么好喝。

        不对,不对。

        清酒,这可是清酒啊。

        只有移花宫的酒楼才会有卖的清酒啊。

        所以,他现在是在移花宫的酒楼里面么!!

        田伯光立马就站了起来。

        “不、不行,我要走了。”

        要说田伯光最害怕什么,移花宫绝对能排的上第一位。

        凡是和移花宫沾边的,田伯光都怕。

        田伯光和移花宫的恩怨,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解释清楚的。

        早些年,他刚开始调戏小姑娘那会儿,就被移花宫的白飞飞给撞上了。

        谁能想到那小姑娘竟然是移花宫弟子啊,辛亏那小姑娘作证,说两人是两情相悦,他才能逃过一劫。

        小姑娘是真的以为他们是两情相悦,压根就不知道田伯光是抱着想要采她想法故意接近她的。

        总之,是那个小姑娘力保田伯光,这才从白飞飞手中救了田伯光一条小命。

        所以后来,当那小姑娘说他们不合适的时候,田伯光也就一声没吭,默默的遁了。

        田伯光被白飞飞吓的,好长时间没出来活动,只不过他这个人,跳脱惯了,时间长了,那颗不安分的心,就又开始胡乱蹦达了。

        这一回,他瞄准的一个年轻小寡妇。

        采花么,你情我愿才有意思么。

        所以田伯光精心策划了一场英雄救美,然后成功获得了美人的好感。

        只可惜,这个美人太过古板,不给亲,不给抱,还要他砍柴、养家。

        田伯光感觉不划算,正当他准备抽身离开这里的时候,他遇上了白飞飞的大弟子邀月。

        邀月十分看好那小寡妇的才华,想要引荐她加入移花宫,在一次过来找小寡妇的时候  ,正好碰见田伯光从小寡妇的家里出来。

        邀月当场就亮剑了。

        对这种欺负女子的混蛋,邀月一项是见一个杀一个的。

        没想到下一秒,小寡妇就从门里出来了,衣衫整齐的样子,包袱都收拾好了。

        在邀月呆愣的注视下,她深情款款的对田伯光说,虽然你很爱我,但我有更好的未来,所以,只能和你说声对不起了。

        田伯光:“......”

        于是,田伯光被邀月当成了被抛弃的可怜人,收货了一箩筐的同情之后,又被邀月抛到脑后去了。

        田伯光又消沉了好一段时间,总觉得他这个采花贼有点太不敬业了,别人都是将女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而他的,两次了,每次都是被女人玩弄!

        太对不起采花贼的这个名头了。

        这样下去不行!

        他可是采花贼啊,不采花,怎么能叫贼呢!

        所以有一天,当他看到一个令自己心动的美人之后,他又出手了。

        这个美人是一个江湖侠女。

        那侠女是真的泼辣,她是天上自由的飞翔的鹰,是森林里活蹦乱跳的小鹿。

        那人的身上似乎充斥着一种永远也用不完的劲头,光听她叽叽喳喳的说话,就能从她身上感受到一种来自于生命的活力,让田伯光特别着迷。

        田伯光沉浸在两人的交往中,几乎差点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然而,突然有一天,那个侠女对他说,她是移花宫宫主的二弟子,她叫怜星,她想带他去见她师傅和师姐。

        田伯光吓醒了。

        当天夜里就偷偷摸摸的离开了。

        他和移花宫的人到底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想要当个采花贼,怎么就那么难呢!

        田伯光这次消沉的时间有些长,因为怜星一直在找他,他有一阵子都在东躲西藏,根本没时间去采花。

        这一次,偶然路过京城,人群中,他第一眼就看见了崽崽。

        好久没见过长得这么水灵的姑娘了。

        真的是条件反射。

        田伯光瞬间就蠢蠢欲动,即便崽崽身边有个阿飞,也没打消掉他的念头。

        不过他这次学乖了,先从朋友做起,查清她的背景,等确定跟移花宫没关系之后,再慢慢来.....

        什么叫做出身未捷身先死。

        谁能想到吃个饭都能走进移花宫的地盘啊。

        他田伯光天生就和移花宫犯冲啊。

        正想走,门口突然就进来好几个捕快。

        田伯光没有犯事儿。

        但是他心虚啊。

        于是,他跳窗跑了。

        看到捕快,第一反应竟然是逃跑!

        甭管是什么原因,追!

        于是,本来是过来接崽崽冷血,追着田伯光跑了。

        崽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10-24  21:58:41~2020-10-28  21:22:1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水煮鱼  20瓶;·醉*流年*靓  14瓶;萨卡列夫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lewenlewen.com/62/62070/19047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