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综武侠]崽崽在江湖 > 第 23 章

第 23 章

        和谈是绝对不可能的。

        白飞飞心里有数,  日月教和移花宫的恩怨不是那么好解决的,也许他们不在乎门下弟子的性命,但不代表白飞飞也不在乎。

        日月教既然敢将她逼到这种地步,  就早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之所以和这位东方左使墨迹那么久,主要还是为了看看他在耍什么花招,等他表演完了,就是她将日月教的人,  全部都留下的时候。

        只是,白飞飞没想到,  对方除了出动一个光明左使,竟然还请了外援!

        白飞飞之所以能认出星宿老怪,是因为她年轻的时候曾经见过这人一次。

        星宿老怪名叫丁春秋,  老巢在西域星宿海,  别看他长得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内力却是心狠手辣,  即便是自己的徒弟也是说杀就杀,前一秒对你笑嘻嘻,下一秒就可能对你下毒手,反复无常,  杀人不眨眼。

        阿飞和崽崽竟然落入此人之手,  可想而知白飞飞会有多担心。

        “你倒是硬气!”白飞飞面无表情的对东方不败说道。

        白飞飞很难不生气,  她这一次算是吃了大亏了,  虽然日月教的人都被‘留’了下来,但是阿飞和崽崽却让人带走了,好多宫人也受了伤,邀月和怜星甚至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这两丫头被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毒入肺腑了!嘴唇、面庞都已发紫,  双眼紧闭,人事不知,如果不是吃了崽崽曾经制作的解毒药,现在恐怕都已经入土了!

        白飞飞到现在能忍住不杀了她,已经算是她大度的表现了!

        东方不败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剑,英俊的面孔略显苍白,他嘴角还挂着血,看上去略显羸弱,他冲着白飞飞摇头苦笑:“在下是真的不认识那星宿老怪。”

        “不认识?你们不是约好了么?”

        白飞飞到底还是没有拦住丁春秋。

        丁春秋武功高强,手上还擒着阿飞和崽崽,让白飞飞有些投鼠忌器,除此之外,层出不穷的毒药也让白飞飞感到颇为棘手,她躲的掉,但她身后的宫人躲不掉!

        丁春秋出现的瞬间,移花宫和日月教的人就打起来了,两方人马混在一起,但是丁春秋却没有愧对他心狠手辣的名声,一点顾忌都没有,毒药不分敌我,大把的撒向战场。

        丁春秋没有恋战,趁着白飞飞屏气对抗毒药的时候,就立马带着两孩子走了,最重要的是,他在走的时候,还冲着东方不败说了一句话:“东方兄弟!这姓白的丫头就交给你了!”

        光凭这句话,就很难相信东方不败不认识他  。

        如果丁春秋不认识东方不败,又为什么能在人群中准确的认出他,并叫出他的名字呢。

        但事实上,东方不败是真的不认识这个星宿老怪,虽然听过他的大名,但今天却是两人第一真正见面。

        东方不败也在琢磨,到底是谁在害自己。

        想到离开日月教时教主看向自己的目光,东方不败眸色一深。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么。

        教主应该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东方不败想起了之前教主给他下达的任务,其中一个是杀人,一个败类,死就死了,本以为对方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没成想,这个小人物背后竟然有人,最后害的东方不败被人千里追杀!

        还有一个任务,明明只是处理一个简单的教内纠纷,但莫名其妙的,纠纷处理完了,自己在教中的名声也受到了影响,如果不是童大哥帮忙给自己解释,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除此之外,还有好多类似的任务,不是遭人背叛,就是遇见强敌。

        明面上看着不起眼,但个个任务都是别有用心,种种情况加在一起,要不是他小心谨慎惯了,恐怕早就万劫不复了。

        更不要说,还有任我行给他的那个明教教主世代相传的‘葵花宝典’......

        当任我行将这个任务交给他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事儿不简单。

        说是便宜行事。

        但任我行话里话外的意思,明显就是让他带人踏平移花宫!

        白飞飞是那么好对付的人么,即便是任我行亲自动手,结果也不可而知,更何况他只是区区一个左使!

        所以,东方不败虽然明面上答应了任我行,实际上却是反其道而行,你要我打,那我就和!

        他特地准备了好些财宝和说辞,想着,即便白飞飞不接受和谈,那自己也能全身而退,毕竟,这世上,能化干戈为玉帛的,只有足够高的利益!

        但是,东方不败万万没有想到,任我行竟然将星宿老怪丁春秋给请来了。

        想到丁春秋临走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东方不败心中一寒:这任我行,是铁了心的想要他的命!

        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

        “前辈可否借一步说话。”东方不败对白飞飞说道。

        白飞飞冷眼看了东方不败一眼,挥手让其他人下去了。

        “宫主!”如意担忧的看了白飞飞一眼。

        白飞飞没动,只是再一次对她说道:“下去吧。”

        如意无奈:“是!”

        等所有人都退下之后,东方不败才开口道:“在下怀疑,丁春秋是教主派来的。”

        “教主?任我行?呵,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么,你和他都是你们教主派过来的。”白飞飞丝毫没有客气。

        “在下并不认识丁春秋,也不知他也来了此处。”东方不败无奈的解释。

        现在,他为鱼肉,人为刀俎,不解释清楚的话,他担心自己的小命不保。

        “我管你们认不认识,现在的结果就是,你们日月教,联合丁春秋抢走了我移花宫的人!”

        东方不败秒懂。

        白飞飞现在不在乎是谁做的,又为什么做的,她现在最担心的,应该是那两个孩子的安全!

        想起资料上提到过的,白飞飞似乎有一个儿子,联想到刚才丁春秋怀里,似乎正有一个小男孩。

        东方不败现在彻底明白自己的处境了,自己的孩子都被掳走了,她能冷静下来才怪。

        因为对崽崽保护到位,所以外界根本不知道崽崽的存在,也让东方不败错估了形势。

        白飞飞现在的确很愤怒,而且,是比他想象的还要愤怒,因为丁春秋不仅掳走她一个孩子,而是两个!

        好在东方不败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您的孩子不会有事的。”他说道。

        “怎么说?”既然把人掳走,那肯定是有所求,既然有所求,那孩子们的性命是不用担心的。

        白飞飞自己虽然也猜到了,但还是想听东方不败再说一说。

        落在星宿老怪的手里,孩子们即便是性命无忧,委屈肯定是不会少的。

        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孩子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受了委屈,白飞飞心里这股邪火,就蹭蹭的往上冒!

        见白飞飞语气不善,东方不败立刻说道:“任我行的目的是《怜花宝鉴》,掳走孩子也是想要逼迫于您,即便您手中没有《怜花宝鉴》,但您是王前辈的妹妹,一定也知道《怜花宝鉴》的下落。”

        这也正是日月教猜到被人利用后,仍招惹移花宫的主要原因。

        “孩子在您交出《怜花宝鉴》之前,定无性命之忧。”同样的,东方不败也觉得,孩子落在星宿老怪的手里,虽然性命无忧,但苦是一定得受着的。

        但他没有把这个猜测说出来,反而岔开了话题。

        “另外,任我行想要杀我,丁春秋掳走孩子,更是想要激怒您,让您亲手杀了我。”

        不客气的说,作为光明左使,东方不败在日月教中还是有些名望的,如果,他真的死在移花宫,那就正中任我行的计划,既除了东方不败,又能和移花宫不死不休。

        这之后再来夺取《怜花宝鉴》,也就更光明正大了。

        “丁春秋的武功名为‘化功**’,对敌之时,能够化去敌人苦练多年的内力,而本派教主练的功法,名叫‘吸星**’,同功法的名字一样,这门功夫能够吸取对敌之人的内力,化为己用,是一门比‘化功**’更为精妙的武功,这两个功法有异曲同工之妙。”

        “丁春秋一直在窥伺教主的‘吸星**’,只因‘吸星**’正好是‘化功**’的克星,这才一直没有动作,这一次,他突然会插入我教和移花宫的争斗,只能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教主以利诱之!”

        “这个利,正是教主的‘吸星**’!”

        有理有据,条理清晰。

        “你待如何?”白飞飞问道。

        “日月教教主之位,能者居之,任我行德不配位,在下想取而代之!”

        “还请前辈助在下一臂之力!”东方不败慷锵有力的说道。

        “我为什么要帮你,别忘了,你也是我移花宫的敌人!”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在下对《怜花宝鉴》并不感兴趣,对移花宫也并无任何恶念,在下保证,只要前辈肯帮忙,在下定当歇尽全力,把您的孩子救回来。

        “你这是威胁我?”

        “不敢。”东方不败连忙低头。

        “你这算盘倒是打的精明,嘴巴一张,我既要把你放了,还要帮你坐上那教主之位,好处都让你占了?”

        给任我行找点麻烦她倒是乐意,但是救孩子?

        自己的孩子她自己能救,让他救,谁不知道这是不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听出白飞飞意思,知道是自己的砝码不够。

        东方不败垂下眼帘。

        任我行在防备他,他又何尝不是在防备任我行!

        ‘葵花宝典’他已经开始练了,这虽然是一本速成的功夫,但毕竟时间还是太短了。

        任我行已经对他动了杀心,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内有丁春秋牵绊,外有白飞飞帮忙,这个机会实在难得。

        东方不败想了想,一副下定决定的样子,刚想要说些什么,白飞飞却站了起来。

        “我不听那些虚的,十万两黄金。”白飞飞说道。

        什么保证都不如银子值钱,人心会变,他现在感激自己,以后说不定就会仇恨自己,未来什么的,都是说不准的,再说了,她也不想和日月教的人有什么牵扯,所以,还是给钱好了。

        闻言,东方不败一脸惊讶。

        没想到白飞飞竟然只想要钱,他刚才差点就说出效忠之类的话了!

        见白飞飞还在看着自己,东方不败没有多想,立马点头表示同意了这个条件。

        只是无关紧要的钱财而已,虽然多了点,但以后还能再赚!

        两人就此敲定了计划,然后就分头开始行动起来。

        东方不败快马加鞭的赶回黑木崖,另一边,白飞飞将移花宫交给如意和林诗音之后,自己也追着丁春秋而去......

        “我饿了。”崽崽站在一个酒楼门口不走了。

        丁春秋看了看面色发青的阿飞,又看了看直勾勾盯着酒楼的崽崽,想了想,最后还是将两个人带了进去。

        “小二,上菜!”丁春秋喊道。

        “来喽!您嘞!几位想要点儿什么?”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一样来两份,还有你们店里的招牌菜,全都一样来两份!”崽崽胖胖的小手点啊点,指着墙上的菜谱,一点儿不客气的点了好多。

        小二哥儿为难的看了一眼崽崽:“这,小姑娘你们吃的完么?”

        这老的老,小的小,点了这么多的菜,还一样两份,吃不完多浪费啊。

        “吃的完!”崽崽拍了拍小胸脯,肯定的说道。

        丁春秋坐在一旁,就像一个慈祥的老爷爷似的,扇着扇子,笑呵呵的看着崽崽‘指点江山’。

        等小二哥儿走了,他才笑眯眯的问道:“小娃娃你莫不是在开玩笑,这么多东西你真吃的完。”

        崽崽歪头:“你为什么这么问,是没钱付账么?”

        “哈哈哈!”丁春秋‘啪’的一下在桌子上放了个银锭子,那力道,竟然直接把这银锭嵌入了桌子里。

        “我有钱付账,就怕小娃娃你没命花!”

        阿飞立马站在崽崽前面,挡住了丁春秋看向她的目光,即便脸色苍白,但身板却挺的直直的,保护的意思十分明显。

        丁春秋眯了眯眼睛,神色不善。

        这个时候,崽崽说话了,她盯着那银锭子,表情严肃:“收起来。”

        丁春秋:“?”

        崽崽又说了一次:“把银子收起来,要不然一会儿菜上来了就没地方放了!”

        丁春秋:“......”

        见丁春秋没有动弹,崽崽顿了顿,又说道:“要不,你再把银子使劲儿往下摁摁?都摁下去了,就不挡地方了。”

        丁春秋:“......”

        是他的威力下降了么,以前这么做的时候,哪个不是立马跪地求饶,这么到了这里,小丫头竟然还嫌弃上了!

        丁春秋眯了眯眼睛,一言不合就直接又甩了一个银锭子,直接甩到旁边那桌上去了。

        那桌人都是普通百姓,哪见过这种阵仗,那饭桌子可是实木的,就这样被那银子一甩,就嵌进去了,这要是甩在人的身上......

        见丁春秋还不怀好意的对他们笑  ,几人吓的,战战兢兢的立马就跑走了。

        丁春秋满意了。

        果然,错的不是自己,而是这个小丫头!

        “哎!你们饭钱还没给呢!”注意到几人慌张的跑出门去,小二哥儿赶紧去追,,但人早就没影儿了。

        “真是的,怎么跑的那么快,哎!银子!原来给钱了啊!”小二哥儿刚想收桌子的时候,正好就看见了桌子上的银子。

        银子只嵌入了一半,从小二哥儿的角度,正好没有看见嵌入桌子的部分,眼见着小二哥儿伸手想要拿那银子。

        “等等!”阿飞赶忙说道。

        “这位客官,有什么事儿么?”小二哥儿不明所以的转头问道。

        阿飞看了丁春秋一眼,才对那小二哥儿说道:“那银子,有毒。”

        “什么?毒毒、毒?”小二哥不淡定了。

        阿飞淡定的坐下了:“对,有毒,所以,把那桌子直接搬走吧。”

        “小子,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丁春秋眯着眼睛,对这两个小孩似乎格外有耐心。

        “要杀就杀,不杀就别耽误我们吃饭。”一边说着,阿飞已经给崽崽摆好了碗筷。

        丁春秋被噎了一下,神色不善,刚想开口,似乎又想起什么,他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两个孩子,到底没再说话。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小二哥儿早就将桌子搬走了,热腾腾的饭菜也一个个上桌了。

        似乎注意到这三人不太好惹,小二哥儿的态度格外的殷勤,每上一道菜还会介绍一下这道菜的特点,说话一套一套的,让人食欲大增。

        崽崽专挑肉吃。

        樱桃扣肉、猪肘子、红烧狮子头,最爱吃的,还是那盘红烧肉。

        红彤彤的肉块,一个能有崽崽拳头那么大,油汪汪的,肥而不腻,一口咬下,汁水横流,又香又甜,最外面的那层猪皮格外好吃了,带着一点点的韧劲儿,百吃不厌。

        只可惜,一盘子里面,只有四块!

        “这个,再来十盘!”没等崽崽露出遗憾的表情,阿飞就已经吩咐好了。

        崽崽吃的头也不抬,百忙之中,冲阿飞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阿飞也对崽崽笑了笑,然后默默的帮着崽崽挑鱼刺。

        崽崽的目的阿飞清楚,她的大胃王体制就是这样,吃的越多,力气越大,崽崽是想要多吃一点,这样,她的力气才会变大,他们才会有机会逃跑。

        但是阿飞就是心疼。

        崽崽很喜欢吃好吃的。

        阿飞希望的,是崽崽可以想吃就吃,想不吃就不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仅仅是为了能让力气变大,就这样委屈自己。

        这不公平。

        此时,谁也不知道,丁春秋也在稀奇着崽崽的大胃口。

        吃了那么多,肚子鼓都没鼓,不仅如此,小小年纪,竟然还百毒不侵,真是一个神奇的小丫头,真想把她剖开来看看啊。

        不过,不行,暂时还不能动她,要不是这丫头说自己知道《怜花宝鉴》的全部内容,他早就动手了。

        不着急,不着急,等她把《怜花宝鉴》默背出来......

        丁春秋的目标一开始只是阿飞,他的毒药一出,邀月和怜星都倒下了,唯独崽崽,仍然清醒的站在那里,丁春秋当时就对她感了兴趣,本想好好研究一翻,但时间不允许,最后他大手一挥,干脆就把崽崽和阿飞一起给带走了。

        “小丫头,你到底什么时候将《怜花宝鉴》给我?”丁春秋冲崽崽笑的十分慈祥,如果忽略他手上泛蓝的毒针的话。

        一路上,丁春秋已经几番试探,确定了崽崽的确是百毒不侵的体质,不过,两个小孩感情好,崽崽不会中毒,不代表阿飞也不会中毒,只要用这个威胁,他们总会就范的。

        就像现在,小丫头不就变了脸色么?

        “说了给你肯定会给你的!”崽崽肯定的说道:“你不要催,等我吃完饭就告诉你,吃个饭的功夫你都等不了么?”

        顿了顿,崽崽又说:“在这之前,你不许再用毒对付阿飞哥哥!我年纪小,要是一个激动,不小心忘记了什么,你可不要怪我!”

        “崽崽,不能告诉他!”阿飞的脸色更苍白了,但神情却十分坚定:“他是不会杀了我的,只是些毒药而已,我受得了!”

        是啊,只是些毒药而已,但就是这些毒药,用在人身上,太疼了!

        崽崽的确是百毒不侵,但不代表她没有感觉。

        毒药进入崽崽的身体里,几秒之后就会被代谢出去,仅仅是那几秒钟都那么疼,换成阿飞哥哥的话,那该会有多疼啊!

        崽崽眼睛都红了。

        那个坏蛋把阿飞哥哥的内力都弄没了,还给阿飞哥哥下了毒,实在是太坏了!

        一个时辰后,崽崽吃完了。

        “你要我在这里给你默背《怜花宝鉴》么?”崽崽问道。

        看了一眼人来人往的酒楼,丁春秋站了起来:“走!”

        说完,他转身就走!

        阿飞身上被他下了毒,没有他的独门解药,七天后就会肠穿肚烂而死,所以丁春秋一点都不担心这两个孩子逃跑。

        阿飞和崽崽默默的果然跟在他身后。

        在踏出酒楼之时,丁春秋消无声息的,大袖一甩,往酒楼内撒了一把无色无味的粉末。

        丁春秋带着两个孩子刚走,酒楼中,一个瘦小的人鬼鬼祟祟也的跟了出去,与此同时,一个坐在角落的大汉站了起来,他仰起头,喝干了酒坛中最后一口酒,这才放下银子,出门,也朝着丁春秋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两人离去之后,又过了一会儿,笑闹的酒楼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尖叫。

        “啊!我的手!我的手!”

        “我的脸,我的脸怎么了!”

        “好疼!”

        “救命!”

        酒楼外,路过的薛慕华和石清露听到有人求救,赶忙进去一探究竟。

        酒楼中,一片乱象,好些人倒在地上哀嚎,有的人哑了,有的人瞎了,严重的,甚至已经有人死了。

        挨个儿检查了受伤的人们,薛慕华突然神色大变:“腐尸毒!星宿老怪!”

        “师兄!你说什么!”

        “我不会认错的,这是星宿老怪特有的毒药,星宿老怪刚才就在这里!”薛慕华很肯定的说道!

        “我,我去通知其他师兄!”他们函谷八友每两年聚一次,这么巧,丁老怪就出现在附近!

        一定有阴谋!

        薛慕华也是这样想的,吩咐道:“师弟你先去通知他们,我暂且留在这里。”

        说完,他已经快准狠的下针开始医治了。

        “好!师兄你要小心!”石清露担心的说完,就运起轻功,朝着他们函谷八友约定的地方赶去了。

        他一定要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师兄弟们!

        另一边,城外一个破庙里,丁春秋拿着刚才买回来的纸和笔,笑眯眯的看着崽崽:“现在,你可以背了。”

        《怜花宝鉴》丁春秋也想要,不过和《吸星**》相比,《怜花宝鉴》就不那么重要了,可是现在,既然有机会能一举两得,他当然不会错过。

        《怜花宝鉴》中的毒术篇,和蛊虫篇,他可是很有兴趣的。

        不过崽崽是从易容篇开始默背的,算了,易容就易容吧。

        丁春秋开始抄写起来。

        崽崽一边背诵,一边在默默的观察着破庙中的环境。

        庙里的两个大柱子看着挺结实的,这个泥塑的菩萨好像也很沉,这个桌子看着挺长的,但是打人肯定不疼,除此之外,整个破庙里就再没看见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

        她看了阿飞哥哥一眼,没想到正好对上阿飞看过来的视线。

        崽崽看了一眼那个泥塑,又看了一眼阿飞,阿飞默默的点了点头。

        你拖住丁春秋,我拿泥塑砸他!

        两人默契的分好了工作,正待行动,突然,丁春秋的耳朵动了动。

        他停下笔,神色凝重对崽崽说道:“你先住嘴。”

        崽崽顿时停住,和阿飞对视一眼,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人又默契的决定,先按兵不动。

        丁春秋的话刚说完,没过一会儿,门口就进来七八个男人,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正是之前酒楼里的家伙,他眼尖的看到了丁春秋笔下未干的‘易容’两个字,眼睛一亮,立马把这个发现告诉了为首的男人:“哥,我说的没错吧,这老头果然知道《怜花宝鉴》!”

        为首的男人当然也看到了那两个字,他哈哈的笑了两声:“老头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识相的,赶紧把《怜花宝鉴》交出来!”

        丁春秋将这几个人打量了一下:“我就说么,哪里来的狗,敢在我跟前乱吠,原来是你们几个啊。”

        “大哥,他骂我们是狗!”瘦小的男人脑子快,闻言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那大哥也是怒了:“老头儿,你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来人啊,给我上!”

        几个男人拿刀的拿刀,拿锤子的拿锤子,伴随着“啊—啊—”的喊声,一窝蜂的朝着丁春秋冲去。

        但是他们错估了丁春秋的力量,最后的结果看都不用看,一个个的,比冲过去更快的速度,又被人给打飞了回来。

        不仅如此,飞回来的众人都中了毒,胳膊、手等好多地方都开始冒烟腐烂!

        他们疼的躺在地上哎呦哎呦的打着滚,声音略显凄厉。

        阿飞抱着崽崽躲在了案桌下面,在几人冲上来的时候,就捂住了她眼睛,即便到现在也没放开。

        另一边,丁春秋压根没理会那几个躺在地上的男人,反而看向了空无一人的破庙门口。

        丁春秋的声音淡淡的,似乎还带了点笑意:“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

        话音刚落,门口就又出现了一个大汉。

        不应该说是大汉,因为那个人的年纪看上去并不大,顶多二十多岁的样子,就是长的有点壮,是那种很威武,很结实的壮,虽然只有一个人,但身上的气势却很足。

        那男人打量了一眼破庙,掠过地上四处打滚儿的人,又掠过好以整暇的看着他的丁春秋,最后定在了躲在案桌下的阿飞和崽崽。

        他冲两人拱手:“请问,二位是移花宫的人么?”

        阿飞眼睛一亮,那双眼睛很黑,很深邃,亮起来的时候却很是漂亮,像是黑夜中最亮的那颗星星,闪闪发光。

        崽崽也动了动,似乎是想要看一眼的样子,但是因为被阿飞抱在了怀里,最后还是没有露头。

        阿飞没有说话,崽崽也没出声,但那男人已经得出了结论。

        这两个孩子,的确就是移花宫要找的人。

        他这才将视线放在前面的丁春秋身上。

        拱手。

        “在下,丐帮乔峰!”

        这名号一出,丁春秋恍然大悟。

        原来是丐帮!

        谁不知道,丐帮人多,他们的消息也最为灵通。

        看来,是姓白的那个丫头做了些什么。

        丁春秋猜的没错,东方不败送来的那些财宝,白飞飞一分没收,转手就送到丐帮买消息去了。

        只要找到两个孩子的下落,这一箱箱的财宝,就全都归他们了。

        仅仅是一个消息,就有那么多钱,如果能把孩子从丁春秋安全的手中救出来,白飞飞说了,钱不是问题!!

        壕无人性。

        白飞飞一句话。

        毫不夸张的说,整个丐帮都动起来了!

        “阁下就是丁春秋,丁老前辈吧。”乔峰很有礼貌,即便知道丁春秋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一刻,他仍然很有礼貌。

        丁春秋笑了:“你就是乔峰?”丐帮帮主的热门人选之一,即便他远在星宿海,也曾听过他的名声!

        “你是为了这两个孩子而来的?”虽然是问句,但是丁春秋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那你可能会失望的,即便我放他们走,他们两个,恐怕也不会跟你走的。”丁春秋扇了扇扇子,特别淡定的说道。

        闻言,乔峰再一次看了那两个孩子一眼。

        崽崽被阿飞挡着,他看不清,但是阿飞,看见他那苍白的面色和略带紫色的嘴唇,乔峰心下一沉。

        孩子们果然中毒了,这是预想中,最坏的情况了。

        乔峰神色肃穆,郑重其事:“那就还请丁老前辈将解药交出来吧。”

        “想要解药?哈哈哈,等你打得过老夫再说吧!!”说着,丁春秋飞身而上,伸出手,将早已凝聚好的内力,朝着乔峰拍去。

        乔峰一直在戒备,见此情况,也不慌张,他飞身后退,躲过这一掌,气沉丹田,聚起内力,降龙十八掌,一掌接着一掌朝着丁春秋打去!

        两人动静闹的太大,原本地上躺着的人,除了已经没命的,其他人早就趁两人不注意跑掉了,阿飞也带着崽崽躲到了泥塑后面。

        两个小脑袋从泥塑后面伸了出来,出神的望着这场交锋。

        丁春秋大袖飘飘犹如仙人,乔峰一掌一拳,刚猛无比,犹如战神下凡,不一会儿,就已经几百招过去了。

        “不知道乔峰会不会赢。”阿飞握紧拳头,紧紧的盯着。

        崽崽没有说话,不断在脑海中模拟着这场战斗。

        突然,乔峰和丁春秋对了一掌,这之后两人就莫名其妙的不动了。

        阿飞急了:“不好,他中招了!”

        阿飞说的是丁春秋的化功**。

        当初,丁春秋就是用这个功法,将阿飞苦练几年的内力全部化去了的。

        印象不深刻都不行!

        乔峰也知道星宿老怪的成名绝技,虽然努力提防了,但一时不慎,到底还是中了招。

        他太过年轻,虽然是武学天才,但无论是阅历、还是经验,都比不过年纪比自己大了那么多的星宿老怪!

        也许再过十年,他会将星宿老怪打败,但是现在,感受着身体里的内力一点一点的消失,乔峰紧紧的抿住了嘴巴。

        他还有一招功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使用之后的后果也十分严重,但如果现在不用,以后估计也用不着了。

        乔峰凝神静气,刚想使出这一招,却突然顿住了,他眼神一凝,望着丁春秋的身后,表情错愕。

        见两人僵持不懂,阿飞皱紧眉头,正想冲过去帮忙,突然发现眼前似乎少了什么的样子。

        视线下移。

        只见眼前的泥塑晃了晃,然后稳定的,朝着丁春秋和乔峰的方向飘去。

        飘去?

        阿飞眨眨眼,这才反应过来:是崽崽!

        崽崽实在太矮了,在巨大泥塑的遮挡下,根本看不清她的身影!

        远远看去,就像是泥塑自己在飘一样。

        至少,乔峰就被这个灵异的场景给吓到了。

        但是,他很快就注意到跟在泥塑后面,提着剑的阿飞!

        阿飞并没有让崽崽一个人奋斗的意思,刚才那群人扔了不少武器在破庙里,阿飞捡了一把剑,随手耍了个剑花,他内力虽废,但剑法还在,只要足够快,也能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注意到乔峰诡异的神情,丁春秋似乎猜到些什么,但是他现在正在化去乔峰的内力,如果松手,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丁春秋二话没说,另一只手往后一挥,一股脑的直接往自己身后扔了好些毒药,想着能拖一会儿是一会儿。

        结果,毒药还没到崽崽跟前呢,泥塑就已经拍上了丁春秋的脑袋!

        那可是久经风雨,仍然屹立不倒的泥塑啊!

        丁春秋当时就脑袋一昏,内力一滞,粘着乔峰的那只手,不自觉的就松了开来。

        还没等乔峰有所动作,阿飞的一剑已经刺了过来。

        那剑很快,像一道光,像一个闪电,眨眼间丁春秋已经中剑!

        阿飞的个子太矮,这剑最后只刺中了丁春秋的腹部,丁春秋气息一泄,乔峰又是一掌拍了上去,丁春秋顿时就身受重伤,一口血吐了出来。

        丁春秋摇摇晃晃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嘭”的一声坐到了地上,一时之间,头上,嘴角,身上都在流血。

        丁春秋摸了摸脑袋,又摸了摸肚子,然后抬头一个个的挨个看去乔峰,崽崽还有阿飞。

        突然,他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好!好哇!”

        下一秒,丁春秋把笑一收,顿时就变了个脸色,他阴测测的冲着众人笑了一下:“既然你们不想让我活,那你们,也别想活!”

        他之前在破庙里撒了那么多的毒药,他就不信乔峰一点儿事儿都没有,还有阿飞,没了他特质的解药,绝对活不过七天,最后是那个不怕毒的小丫头。

        哼,白飞飞的儿子死了,她却活着,你说,白飞飞会不会也让她下来陪他们呢!

        “哈哈哈哈!!!”

        一时间,整个破庙里都是丁春秋的笑声!

        这时,破庙外突然有人说话。

        “师兄!丁春秋人就在里面!”

        丁春秋的声音一滞,这个声音......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函谷八友,而这八人中,有个神医......

        丁春秋:“......”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9-01  17:38:12~2020-09-02  11:03:1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临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lewenlewen.com/62/62070/17409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