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我的重返人生 > 第520章 夫人与先生(万更求订阅)

第520章 夫人与先生(万更求订阅)

        “哦呦!”

        “我说方年,你搞这么惊讶做什么?”

        “你不是跟我、跟你爸、跟陆薇语的父母都表达了强烈而不加掩饰的态度吗?”

        “现在不过是走个流程,把关系先确定下来,就要这么意外?”

        “你也不想想看,你今年才几岁,人一个姑娘家家半点名分都不能有的等你三五年?”

        “我跟你讲……”

        方年满腔话语被堵在嗓子眼。

        林凤女士可不是这样。

        她甚至不想听方年说话。

        干脆突突突的,像是连珠炮一样,不给方年发言机会。

        让方年深切的感觉自己脑容量严重不够,完全反应不过来。

        好半天后,方年才憋出一句完整的话:“不……有,有点突然。”

        “什么突然!”林凤瞥了眼方年,直直地道。

        方年:“……”

        “我的意思是……”

        林凤呵一声:“你的意思?”

        方年:“……”

        心里都不敢叹气,方年直接认了:“您怎么说我怎么做。”

        几乎是前后脚,远在申城的陆薇语也被孙蓉女士在电话里强制性说服了。

        “你为了方年连棠梨方言都学了,你早就一副非他不嫁的样子了,多个名分要这么大喊大叫?”

        “嚯呦,要不是我亲眼看到,我都不敢信呢!”

        “我都被你这突然袭击给逼成了‘恶毒’丈母娘!”

        “还是说你觉得你配不上人家方年?”

        “也对,人家方年啊,还不到18岁就高中毕业了,现在资产过亿,你呢,你连工作都做不好,说什么最近事情多,什么事情?!”

        “瞧瞧人家方年哦~年纪轻轻的,规划想得那么遥远,连彻底破产后的生活保障都考虑过,你呢,想过吗?”

        “人家……”

        陆薇语平静地说道:“我买票,现在就买,晚上到家。”

        “……”

        稍晚些时候,方年跟陆薇语通了电话。

        两个在各自母亲大人的强制政策下,屁都不敢放只能认了的人忽然有些许的扭捏。

        “我……。”

        “我晚上回家。”

        “咳……”

        “咳咳……”

        “抱歉,这件事情我早应该想到的,是我没有想到位。”

        “是我五一时有点鲁莽,可能阿姨权衡之后,最终只能这样做,否则就可能被我爸妈认为你家都不懂事了。”

        “我意思是说我早该想到先订婚的。”

        “哦。”

        “……”

        气氛一时尬住。

        这是哪怕方年最开始跑去搭讪陆薇语时,都没有出现过的场景。

        因为双方家长共同不打招呼,忽然安排了这么一件事情,两人莫名其妙的客套起来。

        意识到这件事后,气氛往更加尴尬的方向发展了。

        少片刻后,陆薇语打破了沉默:“我得赶飞机了。”

        “一路顺利。”方年微笑道。

        陆薇语嗯嗯的点头:“会的。”

        “对了,小歆那……”

        方年脑子里念头转了好几圈,才说道:“我觉得还是留在申城为好,应该不大合适提前起码两个晚上去你家住,而且方歆的时间其实比我们还宝贵。”

        稍顿,方年问道:“你现在人在哪?”

        “家里。”

        “你把免提打开,我跟方歆说一下,我来安排。”

        “好。”

        “……”

        “哥哥~你们要做什么呀?”方歆清脆的童声很快响起,

        方年简单解释起来:“你小语姐姐要回一趟自己家,大概三四天的时间,我也得去她家,不方便带你过去,也不能浪费你的时间。”

        “哦。”方歆懵懵懂懂的应了声。

        方年继续说道:“这样,我让你刘惜姐姐来家里陪你,可以吗?”

        方歆想了想,忽然说道:“可以让温叶姐姐、谷雨姐姐都一起来吗?”

        “不行,她们最近工作很忙碌,上午你还是要跟刘惜姐姐去办公室的,下午才是在家学习。”

        “好的。”

        “……”

        让刘惜帮忙是目前最合适的人选。

        首先刘惜是棠梨人。

        其次是实验室初创阶段的财务工作不会太多,因为这个阶段基本上还是纸面合同,款项没有那么快支出。

        财务预算暂时也没有紧急。

        其他包括关秋荷在内,都相当忙碌。

        现在陆薇语又得临时离开几天,差不点就得到8号了,这个时间是不能耽误的。

        至于……林语淙,虽然也是棠梨人,但以既往相应关系来看,不大可能是纯帮忙角度。

        除非自欺欺人。

        事情很快安排妥当。

        陆薇语也很快登上飞机回往韶州。

        对于未来已知会发生的事情,方年跟陆薇语都有茫然。

        上辈子方年也没经历过订婚。

        这辈子甚至没有旁观过订婚。

        只是耳闻过棠梨这一带订婚流程。

        也知道订婚这件事情的习俗名称:放茶钱。

        别的……

        别的他真不知道啊!

        总之,要准备什么,要做什么,有什么讲究,方年一概不知。

        林凤女士的回答是:

        这都不用你管,你人跟着就行!

        方年除了满脑门问号,就也没有别的想法了。

        倒是说林凤女士也还记得自己有个远在申城的亲女儿,关心了两句。

        方年同学基本原封不动的回复了:

        都安排好了,你不用管。

        林凤差点要去敲烂方年的脑袋。

        不过好在后面方年解释了安排,并说明了情况。

        林凤女士这才放过方年。

        只是道:“你这个哥哥订婚她都不在……”

        “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反正你们到时候去了申城还是可以再摆一桌,也一样,本身她也不能跟着我们去韶州。”

        “……”

        …………

        …………

        4号,午饭后,路虎、桑塔纳先后驶离茅坝。

        二十来分钟后,从花家附近上的省级高速。

        再然后一路向南。

        历经五个半小时,将近四百五十公里,终于在傍晚抵达了韶州。

        尽管林凤女士说是说不用方年来管,但预订酒店这一类事情依旧是方年在处理。

        生活方方面面的舒适度,毕竟方年才有发言权。

        在韶州安顿下来后,林凤女士才正式吩咐起方年要做的事情。

        “明天衣服穿正式一点,不要跟现在这样显得过于随意。”

        “算是没有媒人,所以你得更讲究一些。”

        “逢男人主动散烟,跟你抽不抽烟无关。”

        “韶州这边的习俗稍微有点不同,到时候陆薇语家里可能会有亲戚到场。”

        “少说话,一定要少说话。”

        “轮到你说话的时候,一定是只有我们两家人时。”

        “要能坐得住。”

        “大人们的打量、探寻、好奇,包括打趣调侃都少不了,还是要少说话。”

        “……”

        “……”

        絮絮叨叨、反反复复说了半小时。

        方年一一点头应下。

        核心点是:礼貌、文明、耐心、诚恳、踏实。

        再总结得更深入一点就是留个好印象。

        无论是韶州还是桐凤,女方这边的亲戚系都很少会有见到男方的机会。

        原本方年以为这种留印象的事情会在结婚时。

        但林凤女士说得很清晰,结婚虽然很忙碌,亲戚也会到场,但是接亲、婚礼等流程,男女双方的亲戚虽然也能见到人,但不会有太多时间留给到交流上。

        不过无论是按照哪边的习俗,订婚都没有酒宴。

        就算是男方这边也没有。

        顶多是会有亲戚朋友来家里小坐一下。

        不过林凤跟方正国合计过,后天中午会在家里简单摆一桌。

        大概到时候只会有方年外婆、林荔、林南他们来。

        因为方正斌跟方正良都不在家……

        流程、注意事项都清楚了,但方年还是挺茫然的。

        倒是跟陆薇语通过电话,不过没怎么说话。

        陆薇语那边状态也是差不多。

        如果换作是在去长白山之前,兴许方年跟陆薇语都还会有些许犹豫。

        而现在……

        根本不存在‘犹豫’这种词语。

        茫然的是一种莫名的不适应感。

        毕竟……

        这个简单的流程叫做:订婚。

        在这个简单的流程之后,方年将成为陆薇语的未婚夫,陆薇语将成为方年的未婚妻。

        以至于这个晚上,这辈子第一次来到韶州的方年迎来了久违的失眠。

        要知道有关于失眠的记忆,可得追溯到上辈子了。

        辗转反侧、翻来覆去、折腾来去,最后才迷迷糊糊睡去。

        以至于次日一早,方年起床后好好进行了健身才回复良好的精力。

        …………

        5号,农历六月二十五。

        根据方、陆两家统一合出来的八字,是近三个月里最适合方年、陆薇语订婚的日子。

        上午九点多,方正国同志开着路虎载上林凤跟方年前往陆家。

        陆家的地址方年知是知道,上辈子就知道,不过从来没去过。

        所以没有任何熟悉感。

        反倒是方正国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他的方向感很不错。

        几乎是掐着十点整,路虎停在了陆家院子里。

        毕竟老陆家也算得上是韶州本地的富裕户。

        是个独栋二层带院小楼,虽然不是当街门脸。

        车停稳后,林凤女士当先下车,喊上方年跟方正国,各自提着早就准备好的各式礼物在陆文林和孙蓉夫妇的迎接下,走进了老陆家。

        最后走进客厅的方年稍微有些傻眼。

        尽管从很早之前开始,他就不缺乏投注过来的目光。

        几百上千人的场面都有。

        老陆家再大,客厅的空间也很有限,不可能有太多人。

        不包括陆薇语,客厅里坐了七个人,其中还有个方年的熟人,孙芸芸。

        就这七个人看过来的目光硬是让方年产生了不适。

        因为都是很不加掩饰而直接的探究、打量、审视。

        以至于方年目光只来得及稍微扫一眼陆薇语。

        ‘陆女士今天还特地打扮了?’

        ‘头发很用心的打理了,搽了浅深色口红。’

        ‘佩戴了这么多的饰品呐。’

        ‘很浓重的样子。’

        只一眼,方年就感觉到了陆薇语身上的一些小不同。

        谨记着林凤女士话的方年略有点木讷。

        没有吱声。

        刚好给林凤女士留了话头。

        “方年!别愣着,叫人。”

        方年这才连忙面带微笑着喊人:“叔叔阿姨、伯父伯母,你们好。”

        “坐坐坐。”陆文林招呼道。

        林凤、方正国带头坐下,方年才在最后落座。

        孙蓉跟陆薇语一起送上热茶。

        互相寒暄起来。

        不多时,客厅里便有笑声阵阵。

        “……哦,你们昨天就从湘楚桐凤过来啦。”

        “还挺远的吧?”

        “得四五百公里哦。”

        “家里挺好的吧。”

        “……”

        “小伙子是叫方年是吧,长得一表人才啊。”

        这时林凤不经意的给方年递了个眼神,方年心领神会:“叔叔,您抽烟。”

        “谢谢。”

        “……”

        “跟我们家薇语是同学吧?”

        “不是啊,自己认识的?”

        “哦?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听说方年才19岁?这可比我们薇语小一点,是还在上大学吗?”

        “在复旦,学习真好。”

        “小伙子看起来挺不错的。”

        “……”

        “有空去申城,可一定得找你们当向导。”

        “……”

        “跟薇语还真是般配。”

        “……”

        “……”

        “有空常来玩……”

        “……”

        直到最后,方年也就是知道谁是孙芸芸的母亲,其他人都没留下太多的印象。

        主要从头到尾,他都只是认真的面带笑容,附和着大家的好奇。

        几乎没有开口说几句话。

        老陆家的亲戚也都还挺和善的,只是在进行简单的信息了解。

        就像是拉家常。

        并没有什么过多点评等等。

        也就是半个来小时,一共七人先后离去。

        客厅里只剩下方、陆两家人,这时才算是完全进入正式流程。

        这个阶段,方年依旧没有发言权。

        林凤女士跟孙蓉女士主导了一切。

        包括核心的动作:放茶钱。

        也是林凤女士完全主导,完全没有方年操心的份。

        连是多少钱方年都不知道,就是一个红包。

        基本上也就是盏茶功夫,这一套流程就走到了最后。

        孙蓉面露笑容,看看方正国跟林凤,又看看方年:“俩孩子都不大懂事,尤其是我们家小语,往后麻烦您二位多多担待。”

        “没有没有,小语很懂事,是我们家方年不懂事。”

        “……”

        两个母亲你一言我一语互相谦虚恭维了一番。

        这才轮到方年开口。

        “伯母,请您放心将小语交给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会一路走下去。”

        “……”

        接着,方年才在林凤的示意下,主动表示自己想要迎娶陆薇语的诚意。

        这个没在计划内。

        不过只有两家人时,方年并没有不适与紧张,神态轻松了不少。

        几乎是同一时间,相对而坐的陆薇语跟方年都看向对方,飞快的交流了一个眼神。

        方年面露笑容,道:“伯母,我的一些情况五一时跟您说过。”

        “我在申城一共购入了四套房产,其中三套房产写的都是我跟小语的名字,还有一套是将来留给我妹妹方歆的。”

        “这三套房产目前的市场价值在1.2亿左右,其中有一套房产,就是您跟伯父在申城住的那套别墅有月供,我来偿还。”

        “另外在申城工商银行存入了一笔目前市场价值大约520万的黄金,我跟小语都有支取权限。”

        “我以隐名股东的身份持有当康游戏公司1.5%的股份,目前市场价值约为1.5亿,股份收益的受益人是我家以及小语。”

        “我还创立了一家叫做前沿的小公司,算是我跟小语共同持有80%的股份,公司资产5000万左右。”

        “其它还有一些零散的股份和现金。”

        “明年年初部分股份分红到账后,我会以我跟小语的名义成立信托基金,基金会去购入增值资产。”

        最后,方年言辞恳切地道:“无论社会如何进步,无论发生任何情况,只要地球还存在,这些准备可以保障小语未来的生活状态里面绝对不会为了钱烦恼。”

        “……”

        即便方年已经是以最大保留限度的坦白自己目前持有的资产,但这些加起来的总共价值也有近3.5亿。

        远远超过林凤女士、孙蓉女士之前的已知情况。

        陆文林不自然的咳嗽了声。

        孙蓉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林凤眼睛不自然的瞪大了一圈,其次是方正国吸烟的动作微顿。

        客厅里除了知情的方年跟陆薇语外,大家心里的念头都一样——

        ‘这才几个月,这资产增长了2倍还多!’

        ‘我这儿子/女婿的挣钱能力也实在是太恐怖了点吧!’

        见状,方年跟陆薇语飞快交换了个眼神,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还是过于震撼了!

        哪怕单位是百万,几个月翻个倍,他们都还好接受些。

        可现在这个单位是亿。

        这个量级,钱生钱的速度还能这么恐怖?

        简直不要太过分!

        好片刻后,孙蓉女士才缓缓开口,试探着问道:“你那套别墅要1个多亿?”

        “买的时候9900万,今年市场行情好,现在君庭对外售卖的别墅最低1.1亿。”方年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孙蓉不自然的咽了下口水。

        接着狐疑道:“你开了家叫做前沿的新公司?小语是怎么有股份的?”

        “实际上目前表面上是小语持有98%的股份。”方年微笑着回答。

        孙蓉:“!!!”

        陆薇语忽然瞪大眼睛,小声惊呼:“98%?!”

        “你什么时候……”

        话说一半,陆薇语就停顿了下去。

        她脑子里面忽然乱乱的。

        尽管陆薇语知道因为一开始的年龄问题和后来的一系列问题,方年始终坚持选择以隐名股东的身份,通过代持协议来操作。

        但对方年很了解的陆薇语很快就联想到了许多的事情。

        她知道,这里面绝对不仅仅是隐名股东的问题!

        听到自己女儿的惊呼,孙蓉哪能不明白。

        这家叫做前沿的公司毫无疑问是方年独自打拼的,只不过方年将股份转给了陆薇语。

        早在五一期间,孙蓉女士就见过方年的面面俱到。

        反而不意外方年会把许多事情做在前面。

        孙蓉犹豫着开口:“我……”

        “从纯粹感性角度,我想这个世界上都不会有人比你对小语更好了。”

        “从纯粹理智角度,我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为了小语的未来做这么多的准备。”

        “但……”

        “我说句实话,小语真的能配得上你吗?”

        方年连忙道:“伯母,您别误会,其实只是因为我出身农村,小家子气,总想要保证兜里有粮。”

        “这些都没什么的。”

        孙蓉:“好吧。”

        “方年,从今天开始我就把我的女儿交给你了,希望你们往后好好生活。”

        方年起身严肃且认真道:“谢谢伯母。”

        “……”

        订婚在女方这边的最后流程走完。

        方、陆家正式确定结为亲家。

        不过,老陆家没有留老方家吃午饭——据说是某种习俗。

        方年……

        方年跟着方正国、林凤离开了老陆家,自行去解决午饭。

        全程林凤就感叹了一句话:“方年这挣钱的本事让我怀疑是不是我亲生的!”

        方年……

        方年什么话都不敢说。

        要知道现在说的这些只是他全部身家的二十分之一左右。

        资产过亿,和资产过五十亿,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方年真的只能是一步步的有限坦白他的身家。

        现在看起来,还好林南道破了当康游戏的事情,方年才能慢慢一步步有限坦白。

        资产超过一定数值,带给亲人的不仅仅有震撼,还会自然而然的产生无穷担忧。

        这是受限于见识决定的。

        而且方年还清楚,按照现在的状况发展,明年当康游戏估值七八百亿时,肯定避免不了还有一次大的冲击。

        …………

        午后一点钟。

        老方家自己解决午饭后,方年和方正国分别开上路虎和桑塔纳再次来到老陆家。

        进门几乎都没落座,片刻之间,前后三辆车驶离老陆家。

        方年、陆薇语一辆车。

        方正国、林凤一辆车。

        以及,陆文林、孙蓉一辆车。

        一同前往湘楚桐凤茅坝。

        女方这边要走的订婚流程完成,是从关系上发生了改变。

        不过按照棠梨习俗,男方这边还有一点点小流程。

        陆薇语一家来方年家简单坐一下,并不涉及到其它事务。

        不过照例会留下吃顿饭。

        跟女方这边不同的是,女方一家会参与。

        如果不是因为方、陆两家距离遥远,哪怕距离在100公里内,流程都会在当天午后走完。

        譬如上午去女方家,午前到男方家,用过午餐,结束。

        路虎驶入高速后,跟方年说着些闲话的陆薇语终于忍不住提起了前沿的事情。

        “方先生能不能简单解释一下前沿股份的事情?”

        方年不自然的搔了下头发,目视前方,一脸正经道:“股份,股份没什么事情啊。”

        陆薇语不作声。

        车内有起码半分钟的安静。

        方年佯装一副随意的样子:“就年初我用了下你的身份信息注册前沿。”

        “注册资本就五十万,股份划分就没想那么多。”

        陆薇语反问一句:“那我是怎么持有98%的?”

        “代持了我的那部分,因为一些原因,我名下表面上暂时不会持有任何股份。”方年解释了一句。

        这些原因,陆薇语基本都了解知道。

        包括前段时间的黄山事件,也直接证明了方年代持股份的必要性。

        接着方年又补充道:“前沿公司并不大,现在的兼职员工基本会成为合伙人;

        其中我给关总预留了总共15%的股份,她现在还没钱来购入剩下的14%。

        额外还给合伙人留出了5%的股份,其中温叶现在是代持我名下1%的股份。”

        听方年解释完,陆薇语并不满意。

        偏过头看着方年,陆薇语平静道:“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话语落下后,方年不自然地问:“还有什么?”

        陆薇语直接一个白眼丢过去:“方年,你是觉得我不了解你吗?”

        方年:“啊……”

        陆薇语干脆直接道:“你是打算如果有一天我离开了你,前沿就送给我做嫁妆吧!”

        “前沿系的架构不复杂,前沿公司是小,但前沿公司100%持有前沿天使、前沿创业、前沿项目、前沿创新的股份。”

        “你别以为我猜不到!”

        “连我成为前沿公司股东的事情我都没提前知情,就更别说那所谓的股份代持协议了!”

        “到时候有没有代持协议,完全是你说了算,你说没有,法律上前沿就一定会属于我。”

        “而且……”

        说着,陆薇语稍作停顿,咬牙切齿道:“虽然你给关总留了15%的股份这些,一旦出现你认为的那种情况,你绝对会回购关总手上的股份!”

        “方年!你行啊!你都做好就算我离开也给我准备一份丰厚嫁妆的准备了,就不能更看好我对你的感情吗?!”

        方年:“我……”

        没等方年说什么,陆薇语便忍不住冷笑一声:“你说,我听你狡辩。”

        方年眉眼微翘,坦然道:“我没有要狡辩的。”

        “哦!原来相对于把自己辛苦打拼的事业拱手送给我,你还真是不能更看好我们的感情?!”陆薇语皱着眉头,微不可查的鼓了下嘴。

        真不开心了。

        方年用余光把陆薇语脸上的细微变化尽收眼底。

        小声叹了口气,道:“陆总,我说句话,对我来说,打拼事业也好,还是挣钱也罢,对我不难啊。”

        “可感情是不讲道理的……”

        后面还有半截话方年没说。

        上辈子他起码喜欢了陆薇语七年时间,最终都还是遗憾。

        就是因为感情这东西不讲道理,方年连正经表白都没做过。

        而方年的两辈子都有个相同点:挣钱不算太难。

        只不过这辈子起点更好看一些。

        陆薇语眨了眨眼睛:“方总扎我心了。”

        “没有这回事。”方年笑着道:“也别这么想。”

        稍加思索,方年又说:“我这么说吧,我想过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我哪怕用绳子也要把你绑我身上。”

        “行行行,你总有道理。”陆薇语撇撇嘴。

        接着小声咕哝:“还说不是狡辩。”

        “要不是我了解你,我跟你说,我……”

        “你?”

        “哼!”

        “……”

        话题从这里开岔,接着是抬杠运动。

        比如方年故意说来你家提亲都开了关秋荷的车哦~

        又比如陆薇语说感觉方年像是被包养的小白脸~

        以至于这四五百公里的路程简直叫做一晃而过。

        连水都多喝了一瓶。

        …………

        …………

        茅坝,老方家院子里。

        车还没停稳,方年就接到了林凤女士的电话。

        “我跟你爸在桐凤安顿小语的父母,大家都开累了,其它的明天再说。”

        都没给方年开口的机会,林凤女士一说完就挂了电话。

        方年直接愣住。

        一旁听到了电话声音的陆薇语也一样愣住了。

        两人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都是:

        不是特地提前出发,为了赶在晚饭点前回到茅坝吗?

        接着两人都反应了过来。

        他们也不是傻子。

        显然,这是家长们有预谋的给他们创造订婚后的独处空间。

        片刻后,方年率先打破沉默:“意思是说还得自己动手才有晚饭吃?”

        “肯定了。”

        “先下车吧。”

        “行。”

        “……”

        “这就是你家啊,我怎么觉得这种风格比君庭里面的风格更好看。”

        “理念不同,那边是各地风情。”

        “也对,我还是喜欢这种青砖黛瓦小桥流水,这种在农村根本不可见的挑高客厅肯定是你手笔啰。”

        “不错嘛,咱们陆薇语一眼就喜欢上了自己家。”

        “你……我们还没正式结婚呐。”

        “一样一样的。”

        “……”

        解决晚饭对方年跟陆薇语来说,并不是问题。

        不过略显潦草是真的。

        毕竟是在农村,家里冰箱能常备的菜品有限。

        饭后方年才带着陆薇语前前后后参观屋内。

        方年也进行了简单介绍:“按照我爸妈的说法,一楼他们用,二楼我们用,三楼客用。”

        “客用房这么多,那……”陆薇语下意识说了半截话,忽然顿住话头。

        方年:“……”

        莫名的,两人忽然同时看向了对方。

        然后……

        陆薇语连耳朵根都红了。

        稍片刻,方年索性直接道:“家里也没什么好玩的,网络环境也不好,要不早点休息吧。”

        “哦。”

        农村的夜晚格外静悄悄。

        老方家一楼的灯一盏盏熄灭。

        二楼里侧,一直是方年使用的房间里,水流声哗哗响起。

        接着隔壁的公共洗手间也有水流声响起。

        方年房间里是陆薇语在洗漱。

        公共洗手间里是方年在洗漱。

        才不到九点,方年穿上宽松睡衣,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里面安安静静的。

        连吊顶大灯都没开。

        只有床头灯散发出光芒。

        方年一眼就看到了已经躺在床上的陆薇语。

        床单被罩是2号晚上才更换的崭新套件,都不用特地准备。

        方年顿住片刻,才走到床边,小心挪进去。

        陆薇语那清澈透亮的大眼睛看着方年一点点挪动,眉眼有了笑意。

        “夫人,很抱歉,我只来得及给你准备一朵花。”

        说着,方年小心伸出右手,里面有一朵新鲜的小花。

        看着这朵近在眼前,叫不出名字的鲜花,陆薇语眉眼浅笑,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方年:“先生辛苦。”

        她知道,这大抵是老方家附近能找到的最好看的鲜花了。

        色彩并不算太过鲜艳,多少有点朴素纯洁的模样。

        方年抿抿嘴,略有遗憾道:“我是个有仪式感的人,有点可惜。”

        “哪有,这比轰轰烈烈的那些仪式,更让我觉得浪漫。”陆薇语轻笑道。

        “哪怕是影视作品里,也不会有这样的场景。”

        “你跟我都躺在被窝里,然后……你变出一朵花。”

        “这是独一无二的。”

        说着,陆薇语接过花瓣上还有丝丝露水的花朵,别在耳畔:“好看吗?”

        “好看。”方年眉眼的笑容里酝满了这个女孩子的脸。

        略作停顿,方年用最平静的语气道:“陆薇语,不管我本人是否平庸,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完美。”

        陆薇语忍不住磕磕牙。

        这句话一下子扎进了她的心脏最核心。

        好片刻后,陆薇语才细声开口:“方年,不管我本人多么变化,我都感觉得到你对我的爱很完美,我离不开。”

        稍顿,陆薇语一脸认真地补充道:“哪怕你找了小三!”

        闻言,方年伸手摸了下陆薇语的头。

        一脸感叹道:“真是个傻姑娘。”

        “小三小三的,你怕是不知道我方年光靠男色就有多女人希望我渣一下她?”

        陆薇语抿抿嘴,啧啧称奇:“啧啧……”

        “看我,都忘了方先生是那么的优秀呐。”

        “……”

        “夫人,时间不早了,该歇息了。”

        “啊……”

        “好的吧,先生。”

        “……”

        少片刻后,方年才发现陆薇语远比平常睡觉时要穿戴得更加整齐、正式。

        耳朵上是一对方年送的耳环。

        嘴上搽了方年送的口红。

        脖子上戴着方年送的平安福豆。

        穿了一件简单的本白半长款短袖衬衣。

        手上戴着方年送的手链。

        穿了一条水洗蓝中腰九分牛仔裤。

        脚上还穿了细高跟。

        方年忍不住小声说了句:“难怪我刚才总觉得你的姿势稍微有点别扭。”

        “好看吗?”陆薇语又问了个同样的问题。

        方年不小心看到了陆薇语勾起的葱白脚趾,心头就是一颤:“好看。”

        接着……

        方年先是小心解下耳环、玉坠、手链。

        陆薇语忽然细声道:“我想稍微特别一点点。”

        很细微很细微。

        话还没说完,她从脸上红到了锁骨眼。

        方年:“?”

        陆薇语不再说话,双腿微动,之前放在床沿的双脚放到了床上。

        右手缓慢移动着,中间有好几次停顿。

        然后虚点了几下。

        方年眨了眨眼睛,呼吸猛然急促。

        “你……”

        “……”

        一切话语都是多余的。

        短袖衬衣的扣子被一颗颗解开,留下了最后两颗。

        衬衣之下,是那空无一物的光景啊。

        牛仔裤扣子也被解开,拉链下滑。

        到这里,便完全停顿了下来。

        方年目光越过雪山,一路滑到低谷。

        喉结滚动了数下。

        满眼尽皆羊脂与白玉。

        陆薇语脸红红的,但没有闭上眼睛。

        不多时,方年把自己砸向陆薇语,很顺利的将嘴唇子刚好砸到陆薇语的红唇上。

        “……”

        少片刻。

        方年感觉到了膨胀。

        手指寸寸滑动。

        白玉竟泛起粒粒细微疙瘩,不平呐!

        雪山轻颤。

        尖峰昂首挺拔。

        顺着羊脂下滑,竟是泥泞不堪。

        时间仿佛变缓。

        方年深吸一口气,递给陆薇语一个眼神,脸红如血,水汪汪的大眼睛却反馈了坚定的眼神。

        于是下一秒,方年心态膨胀且不断前冲,一次次试探,最后探入深邃的低谷。

        “哼~~~”

        陆薇语咬了咬牙齿。

        双手环上方年的腰,将他的脑袋往下一拉,挤压在她胸间。

        喋喋不休,来来回回。

        接着大眼睛水汪汪的开始示意随意。

        从仰卧到站立,再从站立到双腿环腰,再到跪卧……

        但其实不过三五分钟。

        方年便如愿到了白头。

        “先生太辛苦了。”陆薇语咬着嘴唇,歉意道。

        因为有稍微的特别。

        以至于显得很是局促。

        为了不让时间太过漫长,方年只能埋头。

        陆薇语是见到过许多次白头的,很能明白方年这是在照顾自己。

        这样局促且半遮半掩的方式,无限拔高了刺激感。

        也无限加重刺痛感。

        难谈愉悦。

        即便青葱脚趾此刻仍深深勾起,白玉腴美依旧细微起伏。

        陆薇语深深呼出一口气。

        “先生帮帮忙?”

        “夫人稍安。”

        跟细且长的凉鞋率先被扔了出去。

        接着是牛仔裤。

        再然后是汗湿且在本白上多了傲玫的半长款衬衣。

        再再然后是被碾压碎裂的花朵。

        陆薇语呢喃了一声,迎着方年的目光,坦然傲立。

        最是那完全空荡的光景。

        玉石奋战再起。

        总算渐入佳境。

        不知疲倦从一座座山丘滑过,因为无人等候,于是再也唤不回温柔。

        哪怕没有不安,依旧频频回首。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却未如愿见着不朽。

        还把自己先搞丢。

        于是咒骂人生太短。

        不自量力的还手。

        无知地索求。

        却依旧抵不过渐渐的温柔。

        不知疲倦,却总要像个小孩一样逞强。

        哪怕是翻过身来,心底却依旧住着那个好胜的年轻人。

        终于,再无言语,只闻喘息。

        方年握住一只倒扣胸前的丰硕春笋,安静下来。

        “你好啊,陆薇语。”

        “我好,方年。”

        “?”

        “先生何必怜惜,何必浪费时间。”

        “我怕你死去活来。”

        陆薇语不再言语,脑袋轻轻后仰,一根手指伸入嘴中。

        “原来这就叫红颜祸水。”方年恍然。

        “……”

        直到第四次中,第八次后,陆薇语长长叹了口气,渐现不支。

        “我看到我心里那个骄傲的年轻人投降了。”

        “不管!”正入佳境,方年故作凶猛。

        陆薇语挑眉且挑衅:“何必管?”

        “……”

        许久后……

        “先生请您饶了您的夫人吧~”

        “……”

        次日,太阳初升。

        方年捏了捏陆薇语的脸,微微一笑:“早啊,夫人。”

        “先生早。”陆薇语挪动小脑袋,在方年嘴上亲了下。

        一夜过去。

        目光一扫。

        竟是狼藉遍地。

        陆薇语又红了脸,再不敢逞强。

        ======

        破碗求订阅月票。

        ps:章节序号故意的,为了应景一下,下一章会用510。

        ps1:这章表达的故事略微有点长,又不好断章,就多写了点,也就一万多字吧,才会足足写了两天多。

  https://www.lewenlewen.com/58/58323/175086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