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大唐唯一的剑仙 > 第一百一十七章 理由

第一百一十七章 理由

        江亭云在床上翻了个身。

        “……”

        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想到了一个问题:一个孤独的人,是需要陪伴的,而两个孤独的人,是适合互相陪伴的。

        他是否……应该与公孙兰有更多的故事?

        又或者说……他之前说的,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的誓言,需要遵守吗?

        其实说起来,他之前所说的,不结婚的理由,是有些荒谬的。

        他那时候说,自己之所以不想结婚,是因为,自己有着两百余年的生命,没有办法与一个女人相伴终身,因此,干脆连结婚都不要。

        这种想法类似于,既然人总要拉屎,那么,干脆连饭都不要吃了。

        一件事物,如果你终将要失去,那么,便干脆连拥有都不要拥有吗?

        这种想法,是消极,而且懦弱的。

        而他,即不认为自己消极,也不想当一个懦弱的人。

        那么,他为什么还会说出那样话呢?

        嗯……当时他其实没想那么说,只是想着拒绝李持盈,因此便随便找了个理由罢了。

        相比之下,这个理由,还不如李持盈后来的猜测——他之所以拒绝她,是因为,女人会阻碍他的修行来得真实呢。

        那么,李持盈所猜测的理由,是正确的吗?

        嗯……从某方面来说,确实如此。

        但是,有一个问题,就来了——他为什么要修行?

        他之前,之所以想要修行,是因为,以为这个世界是一个武侠世界,自己只有好好修行,才能更有底气地行走江湖。

        但是现在,江湖已经不存在了,他为什么还要修行?

        这个问题是突兀的,急需解决的。

        而他,似乎已经在默认中找到了答案——他早已知道,俗世不适合修行,他要是真的想提升修为,应该上山去,然而,直到今日,他都没有上山。

        之前,他还可以说服自己,自己之所以不上山,是为了寻找宋理理。

        但是现在,他即将找到宋理理……在那之后呢?

        他找到宋理理之后怎么办?

        他是要上山去,提升修为,还是说,在这人间四处游荡?

        答案是很明显,同时,也是他不愿意承认的——他不想上山去,他不想,继续过那种在深山中研究剑法的生活了。

        而他这样的人,还谈什么修行呢?

        这么想着,他便从床上坐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他看着那杯微微荡漾的水,呆呆地出了一会儿神。

        说起来,他之前,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要找一个女人,度过余生……

        为什么呢?

        是公孙兰太过特别?

        还是……他以前遇到的女人太过特别?

        宋理理是他的徒弟,她的性格他也颇为喜欢,但是她同时也沉默寡言,并没有对他表示过多余的好感。

        这点,放在一个女人身上,其实还挺难得的。

        当然,江亭云之所以对她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可能就是单纯地因为……她长得不够好看罢了。

        而张文若……她的性格,总让他想以前的自己,那个时候,自己也跟她一样的向往自由、苛求摆脱父母的控制。

        那也就是俗称的中二。

        再后来,她成了自己的徒弟,渐渐地,也就不敢自己面前太跳了,慢慢地,成了自己的乖徒弟。

        那时,他也就彻底地,把张文若看成了类似女儿、妹妹一样的角色。

        而除了二次元里的人以外,我想,很少有会对女儿、妹妹有奇怪的想法的吧?

        至于李持盈,嗯……怎么说呢?

        虽然说,出于人文主义思想,他不会对她的行径进行批判,但是,谈恋爱的话,还是不希望跟那种人谈的。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拒绝李持盈,拒绝得那么坚决。

        这么说起来,公孙兰他遇到的第一个适合结婚的女性?

        这么说来,他好像还有点惨啊……

        不过这个其实也不重要。

        想到这里,江亭云不禁有些好笑地要看摇头,把茶杯拿起来,灌了杯白开水。

        “啪!”

        他把水杯往桌子上一放,站了起来。

        其实说起来,他想了这么多,都是没有意义的,毕竟,公孙兰如今是他的监视对象,而自己又是她的谋杀对象。

        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能了……

        这么说着,他便回到了床边,倒头就睡。

        这回,不知道怎么的,他很快就睡着了。

        ……

        之后的日子是重复的。

        江亭云依然像第一天那样,在暗中观察着他们。

        公孙重一如既往,看起来很听话,并没有耍什么小动作。

        而公孙兰,也慢慢地习惯了他的存在。

        她如今,早上换衣服的时候,已经自然了不少。

        而当她中午、晚上洗澡的时候,也会先关上窗子……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她是不关窗的。

        她想表现出,对江亭云的信任。

        然而,自从第一天过后,江亭云就再也没有为她关过窗,没有办法,她只有自己关了。

        至于他为什么不帮她关窗嘛……也很简单,他不想被人摸清自己的虚实。

        如果她能够确定,每次自己洗澡前,自己都会过去帮她关窗的话,那么,这其中是可以有很多骚操作的。

        像最简单的,利用自己为她关窗的这段时间,暗度陈仓就不说了。

        甚至,她还可以直接在窗子的把柄是涂毒……

        虽然江亭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那种摸一下就会中毒的毒药就是了。

        但道理的一样的。

        虽然,他的实力相比与公孙重他们,要高出不少,但正因为如此,他才更需要多加小心——他这种实力,要是还着了别人的道的话,那真的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而且……他其实骗了公孙兰。

        他说,他不会看她洗澡,但其实,是会看的。

        至于原因嘛,自然不是因为,他想看什么的。

        他之所以要看,仅仅是因为谨慎罢了。

        公孙兰若是利用洗澡的时间,来干什么奇怪的事情的话,这是江亭云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公孙重洗澡的时候,他不仅要看,而且还要重点看!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赵客之就隔着帘子,注视着她在浴盆里的身姿。

        而就在他看得入神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公孙兰传来的一声轻轻地叹息:“唉……”

  https://www.lewenlewen.com/56/56606/150035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