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怪物被杀就会死 > 第九章 镇狱伏魔铁

第九章 镇狱伏魔铁

        北岭铸兵池之下,的确是一条灼热的地火大河。

        澎湃沸腾的地脉熔岩被人工易道,从中截断了一条最为精华的支流,汇入宛如湖泊一般的铸兵池中,为诸位大匠和他们的弟子提供充裕无比的灵力。

        越是向下,温度越高,到了中层,周边的温度便已经超过两千,大部分金属都会在这个温度下融化,也只有地阶高阶修者,还有特殊质地的超凡金属,才能在这个环境中生存,维持自己的形态。

        一路向下,苏昼在这里,并没有看见传统挥舞铁锤的铁匠。

        与之相反,他看见的却是种种类似水压机——或者叫做熔岩压机——琉璃火喷枪,和南离火超高温炉之类的专业灵械。

        而在最下方,铸兵池所在之地,就更是可怖,三千多度,携带灼热火毒的灵气扑面而来,即便是钨钢恐怕都要融化。

        不过以苏昼如今的实力,在太阳表面行走也随心所欲,哪怕是日冕爆发也挡得住。

        这区区地火,自然如同冬天十八度的暖气一般无力。

        赤金色的地脉熔岩精华汇聚之地,宛如一片流动的灵光火海,而在这火海中央,三位大匠环绕着回到了与出生地类似的地方,所以颇为欢欣鼓舞的灭度之刃,使用各种奇异形状的工具进行详细的检查和考究。

        看见苏昼和王海平来了,三人便转身,给出了各自的意见。

        “此刀神意过强,刀灵被意所束。故而我认为,应当以祭祀之法,强化刀灵,以刀灵之力驾驭神意愿力,抛弃凡俗刀体,以成无上神念之刃,非魂非兵非气,与念相融!”

        “如此一来,清灵一念起,便可荡千里浮尘,破万里妄世,铺平道兵之路!”

        这是楚戊大匠的意见——他的意思是,用祭祀的方法于强化刀灵,然后以刀灵纯化并驾驭灭度之刃上的无尽愿力,化作心念之刃,几近于道。

        “此刀已然几近于神魔道兵,但是天生材质有缺,束缚刀灵,不得解脱。以老妪所见,应该以真人你本命之血,以及身躯的一部分补全刀体,化神刀为神躯,相辅相成!”

        吴氏大匠所言极为中肯,将法宝武器变成身体的一部分,这样自然驱使自如,而且还可以互相补全缺漏,更进一步——如果苏昼不会,她还可以提供相应秘法,并请门中前辈教导。

        最后,却是牧武大匠。

        这位最为年轻的大匠寡言少语,但意见却最为激烈。

        “刀乃器也,不应有灵。”

        他如此简略地说道:“虽可赋其神意,但不应当与器相合,更何况真人您这刀灵生性纯良,并不适合这柄征伐镇恶之兵。”

        “独立刀与灵,更为纯粹,方能成就道兵。”

        他的意见最简单——牧匠认为,刀就是战斗的工具,不应该有自己的意志,更何况灭度之刃的刀灵太过纯良活泼,和神刀本身具备的神意气质不符,无法达到百分之百的共鸣。

        所以,将两者分开,才能进行更进一步的强化。

        三位大匠话毕,便等待苏昼的选择。

        而苏昼并没有思考太长时间。

        “心念之刃没有意义,我随时可以化恶魂为魂兵——我自己的魂魄都行,无需什么随心而动的心念之刃。”

        “化兵入体,这事我不是经常干吗……虽然的确有所用处,但这样的话,却也断绝了刀灵的成长之路,让它变成了我的一个插件。”

        最后,反倒是牧武,那听上去最为严苛残酷的刀灵分离,令苏昼认真思考了片刻。

        “的确……灭度之刃有了刀灵后,我就会下意识地小心,不去动用全力,也难以做到与刀同心。”

        “而且,有了刀灵,强化武器也多了许多顾虑……毕竟一不小心,就会损害刀灵灵性。”

        “这样一来,的确不如单独摘出分离,各自培养,反而更加纯粹。”

        苏昼想起了自己在地球时,曾经和道圣,偃圣交流过的话题。

        ——智械危机,本质上,就是物品有了自己的意志。

        仙神可以不在乎,因为非仙神的生命本身,也是祂们所掌控事物的一部分。

        但苏昼不想这么做。

        “灭度,你觉得如何?”

        伸出手,按在刀脊之上,苏昼询问自己的刀。

        火焰一般的灵力闪烁。

        然后,他便听见了一个,清灵稚嫩地声音。

        “不想……离开……主人……”

        有些含糊地说道,清灵的声音有些畏惧:“主人……要离开,我吗?”

        “自然不是!但,仅仅是不想与我离开……所以才想要斩吗。”

        闻言,苏昼叹息一声:“果然啊,你这孩子,并不是想要斩恶,所以才斩的吗?”

        而灭度刀灵发出了颇为模糊的‘嗯嗯?’声。

        对此,青年也是颇为感慨。

        灭度之刃一路随他而行。

        虽然不是每次都出战,但是的确一直都陪伴在身侧。

        他养刀,但刀也养人。

        灭度之刃上,斩杀不死,弑杀神祇,对魔王的克制,保护世界的神念愿力,就是苏昼一路以来,所有功绩的证明。

        刀灵从中孕育而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或许是除却雅拉之外,对他这一路独行之旅,最了解的存在。

        苏昼能感知到刀灵的心意。

        对方亲近自己,但却并非是为战而生。

        他很清楚,灭度刀灵在个人空间中到处斩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并非是喜欢战斗,仅仅是觉得有趣。

        对方并不是合适的器灵。

        所以,他便作出选择。

        “假如,你日后还想要随我而战。”

        如此说道,苏昼伸出手按在了灭度之刃上,他肃然道:“那么我会让你再次回来。”

        “但倘若你仅仅是想要陪伴在我身侧,那我也不会让你这个才出生没几年的小孩子,非要承担你这个年龄不应该承受的重负。”

        啪嚓。

        天魂业位的力量流转。

        话毕之时,苏昼以自己的力量,轻柔地隔断了刀灵与灭度之刃的联系。

        一声微微鸣动,灭度之刃在失去了过去那灵动之意的瞬间,却杀伐之意大起——一瞬间,苏昼持刀,在诸多世界以及青丘星斩杀亿万生灵所孕的腥风血雨之气,在失去刀灵镇压后,即刻爆发而出。

        即便是身在数千度高温包围的铸兵池周边,三位大匠与王海天,都感觉一股刺骨寒意自脊椎骨蔓延,极度的危险感在颅内警报!

        但下一瞬,随着苏昼的左手按在刀柄之上,肆意散发煞气的灭度之刃,顿时便安分了下来。

        它的确不再有灵,但是寄宿在其之上的神意神念,却变得更加纯粹,与苏昼同心。

        而另一次。

        苏昼的右手掌心中,托举着一颗绽放赤金色光辉,拳头大小,极其明亮灵动的光点。

        它释放着令整个铸兵池的热量,都为之逊色三分的可怖高温。

        被神刀和苏昼浸润多年,灭度刀灵的力量浑厚如海,难以估量。

        而它在被苏昼分离而出后,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但是下一瞬,刀灵就被苏昼,送入了个人空间的‘太阳’之中。

        “先试试吧。”

        苏昼的声音,在个人空间的天空处响起:“假如不喜欢,到时候你再回到灭度之刃中也不迟。”

        然后,天空之中,原本赤色的火元素太阳,瞬间由赤转金

        “坏,坏刀?”

        一时之间,感应到就连正在和萨拉交流,为对方疗伤的智慧树都颇为惊讶,它晃动枝叶,语气激动:“坏刀,成太阳了?!”

        “这个感觉……更加舒服了?”

        而对于萨拉一家而言,他们的感觉,就是个人空间中的火元素太阳,在这一瞬间,变得更加灵动,温和,而且散发勃勃生机。

        作为神刀刀灵,灭度刀灵的灵性位格自然远大于区区火元素凝聚的太阳,它的存在本身,就将火元素太阳代表的纯粹光照,变成了带着些许净化,强化,灭邪等多重属性的炽阳。

        “呀!”

        能够听见,灭度刀灵发出一声惊呼。

        它一开始,还有点不太适应,就像是适应了狭隘地区的人,不知道应该如何在宽敞的地方走路。

        但很快,刀灵就兴致勃勃地感受着这个更加自然,宽阔,也更加开放的居所——虽然火元素太阳需要依照相应的轨迹飞行,不能四处飞舞行走,但是它却感觉,自己随时可以脱离太阳而出,然后再随时回来。

        太阳是它的家,却不是它本身。

        这种新奇的感觉,令灭度刀灵十分开怀。

        甚至。

        在脱离灭度之刃后,它反而感觉到了……一阵自由。

        一种,仿佛振翅欲飞的,自由。

        ——因为诞生于刀,所以只能作为刀而生?

        显然,苏昼并不是这么想的。

        哪怕是灭度之刃真的非要作为刀灵,那他也希望对方在体会过其他方式的存在后,再作出自己的选择。

        “啧啧。”

        缠绕于倒悬的智慧树上,注视着这一切,赤色蛇灵不禁微微点头:“身负功德,断绝不死,曾经斩杀过龙蛇,也成作为希望普照世间……”

        “这刀灵脱离梏桎之后,可以选择的道路,倒是变多起来。”

        但自语至此,雅拉却不禁有些迟疑:“但毕竟,这是在完美的原初世界。信息扰动之下……”

        “噫,这刀灵……怎么看上去像是……”

        此刻。

        外界。

        做完这一切后。

        苏昼转过头,看向各位大匠。

        “我已摘除刀灵。”

        他如此说道,语气平静:“接下来,便是寻觅灵材,强化并纯粹神刀刀身吗?”

        “……是的。”

        哪怕是牧武大匠,也没想到苏昼居然如此决断,他愣了一会,然后便用力点头:“重铸神刀的辅料,我已经全部都为真人您准备好了——甚至如果您不嫌弃,核心的强化主材,我也可以为您提供。”

        “不过,既然神刀的底蕴如此深厚……那真人,为何不用最好的主材,向道兵进阶尝试?”

        “我会向圣皇申请,从国库中取用最高等级的灵材”

        如此说道,不仅仅是牧武,就连其他两位大匠,乃至于王海平的目光也露出跃跃欲试的渴望。

        ——没有任何一位神兵匠师,会不渴望锻造出一柄神魔道兵。

        灭度之刃底蕴如此雄厚,而且内蕴此世极其稀少的灵性和神意……这便是天生的机缘,哪怕无需神魔相助,恐怕也可初步成就‘道兵’之境!

        反正哪怕没成,也没有坏处,一样可以强化神兵,那为何不尝试一下?

        “好,那就按照诸位大匠说的做。”

        感应到了其他人心中的野心,苏昼自然不会回绝这意图‘做的更好’的想法。

        随后,青年低下头,拿起灭度之刃。

        更加纯粹的刀剑之念与掌心相连,一瞬间就在刀身上腾起更大,更灼目的火焰。

        苏昼微微一笑。

        现在,在没有刀灵后。

        他终于能够,以纯粹的,自己的心意。

        ——去挥刀。

        ——去杀生。

        “接下来的战斗,肯定很残酷,敌人肯定也很丑恶。”

        轻声自语,苏昼轻轻摇头:“说到底,我可不想让小孩子去斩那么恶心的东西。”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预感到危机的青年,不会诉说出口的。

        ——如若在那未来注定要迎来的恶战中,神刀因此折断,刀灵湮灭……

        “我可不想学完美的眷族,非要重生挽回什么遗憾啊。”

        ……

        天元凡界。

        中大洲,中洲边缘。

        天穹之上,有一道不急不缓的浅金色灵光飞驰,俯视着大地苍生。

        凝视着自己的国境,以及在国度内幸福生活的百姓,注视着这一切的男人脸上挂着一丝笑容。

        很久,很久。明正德已经很久没有作出‘计划’之外的行动了。

        最优解。这便是他行动的唯一准则。

        通过众多次重生,确定几乎完美的行动流程,然后通过一次又一次重生将其履行,然后以自己的失败,为开垦下一步做铺垫。

        ——很痛苦。

        但最痛苦的,其实并不是重生,而是‘不知道自己是否是正确’。

        自己真的做到完美了吗?这样真的是通向完美正确未来的道路吗?

        明正德总是如此思考。

        然后,战栗着,疑惑着。

        或许他现在看似完美的举动,会为日后酿造苦果。

        或许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上了岔路。

        或许这样下,永远不可能成功。

        实际上,如今在对抗神魔的过程中,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已经让明正德开始怀疑,现在的这条道路,是否有成功的可能。

        抵抗神魔,将所有神魔的影响,逐出天元凡世?

        这真的可能吗?

        自己三万次的重生,是否只是走了一条错误的不归路?

        每次一想到这里,明正德总是茫然地不知所措,甚至一时间丧失行动的动力。

        毕竟,哪怕是他,除却这条路外,也实在是想不出究竟还有什么道路可以走,让自己的家人和万民幸福了。

        但他毕竟是明正德,是这诺大新国皇朝,圣门五德宗的统治者。

        对抗神魔,乃至于这一界命运之人。

        所以,即便是再怎么迷茫,再怎么不知所措。

        他也会继续走下去。

        一次又一次。

        更何况……现在。

        明正德已经不再迷茫。

        反而,因为那个‘预料之外’的存在,而充满了动力!

        “想要神铁,铸就道兵吗。”

        而就在此时,隐藏自己身份,于世间行走的皇帝,接受了一条与自己直连的通讯。

        他得知了北岭城中,自己爱卿和几位大匠的通讯后,不禁哑然失笑:“愿意以秘法交换,不占我们新国便宜?他还真是直接——不过的确值得投资。”

        “烛昼……是吗?果然,是我也从未没有听闻过的名字。”

        大致知晓了苏昼的要求和对方的具体信息后,明正德先是闭目沉思了片刻。

        他曾经想过,那从未出现过的未知存在,倘若是神魔一侧的助力,亦或仅仅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意外,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

        他也想过,倘若这个未知存在本性邪恶,无法交流,除了让自己更加焦头烂额外,并不能给自己带来帮助该怎么办。

        他还想过……

        明正德想过许多个坏的可能——他从不思考好的可能,因为好事就是好事,无需思考,只需要欣喜接受。

        只有坏的可能,才需要思考如何应对。

        而现在,他颇为欣喜地发现,自己之前的思考,都是无用功。

        这是好事。

        “这位名为烛昼的神鸟,居然也是心怀天下苍生,就连神魔也不惧的强者吗?”

        心中轻声自语,明正德长叹一口气:“如果不是我很清楚,海天绝对不会欺骗我,我恐怕只会当一个笑话听——我哪怕是做梦,都梦不到这么好的事情啊。”

        “这样的话,倒是有个我来不及去寻觅的机缘。”

        如此想到,明正德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极其符合那位‘烛昼’要求的神材。

        上古之时,南大洲孕育不祥,神魔击之,故而大洲崩碎陆沉,神魔重创。

        这是记载于神魔历中,但凡是有心人想要找,都能找得到的历史。

        但是,从未有人思考过……昔日有万族繁衍的南大洲,在覆灭之后,那亿亿万万的生灵怨魂,究竟会变成什么,孕育出什么。

        答案很简单。

        ——是狱。

        在海中翻腾,哀嚎翻腾的海渊地狱。

        那时,中大洲南部沿岸,无时无刻都有无数怨魂妖鬼自海底攀爬而出,袭击沿岸众生,那是莫名就遭遇天倾之灾,无辜死亡的魂灵所化。

        沿海诸国自然不会尝试凭借一己之力对抗这种近乎天灾的事情,更何况那时中大洲的情况也不好,天地异变骤然增多,不少国家都在异变动荡中破灭,南岸的诸多怨魂不过是众多灾劫的其中之一而已。

        这种事情,神魔不管,诸国不管,王室不管,贵族不管——反正他们可以搬移危险地带,此事与他们无关。

        甚至就连受灾的普通人都觉得,自己是遭了天灾,活该背井离乡,活该去死。

        反正,这天下数十万年来都是如此,现在也不例外。

        但是。

        却有人不这么觉得。

        故而,有位真人慨然出世,以身镇狱。

        真人其名不祥,早已湮灭于历史之中,他花费了百年的时光,清扫了一州之地的妖鬼,又花费了两百年的时光,在此地绘下了纵横数千里,紧密无比的庞然巨阵。

        紧接着,他又花费百年时光,以巨阵灵光吸引数万里沿海的怨魂妖鬼汇聚而来,然后又花费两百年时光,令自南海而出的所有妖邪,全部将前往巨阵所在之处视作习惯。

        花费了六百年,一位陆地真人过半的寿元,他终于打造好了所有条件的基础。

        最后,在某个至阴逢魔刻,无数妖邪怨魂齐齐出动,扑向中洲南岸之时,他便以身合阵,以一位巅峰真人所有的力量和魂灵,启动了那前所未有的净世伏邪大阵。

        据说,那时中洲南海,有无穷灵光照彻天地,千万妖邪伏诛,亿万魂灵安息,神魔为之瞩目。

        无穷妖鬼残骸,以及怨魂灵光核心,自那时起,堆积在一处,久久不曾消散。

        数十万年过去了。

        大阵早已中止运转,南海也不再有妖邪。

        真人的名字已经被遗忘,祭奠他的南海居民也换了好几茬,最终也将其忘记。

        但是世间的一切都留有痕迹——经过数十万年的时光,在昔日大阵中心处,无数最强大妖鬼被净化伏诛之地,它们的尸骸混杂着大阵最核心的力量,逐渐凝聚沉淀,化作了一块更甚于先天神金的奇石神铁。

        其力可镇狱囚魔,破邪斩厄。

        故名为镇狱伏魔铁。

        “第一千九百二十四次重生时,我选择携家人避世而居,尽可能地活更长时间,那一次,我活到了七百二十九岁,第一次见到,有真人持此神铁铸就的道兵横扫天下,几乎无敌一世。”

        “可惜,最终还是落入正阳国陷阱,被南正楷以青霄正阳尺击毙,道兵崩散,化作漫天星屑。”

        这等能够铸就道兵的通灵神材,本来整个大洲都未必有几个。

        但是凭借无数次重生的经验,明正德却知晓超过十个以上的同等机缘。

        不过这种神物,本来就不可能尽握手中,而且一旦超过限度,就会被神魔警戒,乃至于直接出手覆灭。

        “这一神铁,绝对满足他的要求。”

        “待我亲自见过他,确定他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后,便可以告知他方位。”

        如此想到,明正德便将遁光加速。

        一位手持道兵的巅峰真人,或许还不能抗衡神魔真身,但抵挡对方的降念附体,法身化身却是绰绰有余。

        之前,他是在等待消息,而现在,既然已经确定好了目标,就该是全力行动的时候了。

        但是,就在这时。

        明正德却听见了一个无比熟悉,且在自己耳边响起的声音。

        闻言,明正德不禁减缓了遁光的速度。

        他眉头紧皱,看向身右侧。

        而就在那里,有一圈若隐若现的森然灰色魔气涌动,最终化作了一面平静的镜子。

        镜中,明正德至交好友,苍松的形象从镜中浮现,并露出了颇为邪异地微笑。

        “……不要用我朋友的声音和形象和我交流。”

        看见这一幕,明正德面无表情,即便对方自称九幽信使,也没有丝毫好脸色。

        灰镜中的形象顿时一阵变幻,揶揄的声音响起。

        但是明正德却只是凝视着镜子,一言不发,令对方颇感无趣:

        话毕,镜中的新鲜就变成了明正德自己,同样是一抹邪异地微笑,一模一样的声音响起:

        九幽信使之言,其实颇为诚恳。

        天魔愿意拿出契约,足以称得上是真诚。

        甚至可以说,少有的‘善意’。

        但是,这个时候,明正德却没有兴趣却关注多余的事情。

        “再考虑一下吧。”

        他颇为敷衍地说道,然后便转身,似乎是想要继续以遁光飞驰:“下次再说。”

        但是,九幽信使却没有打算放弃。

        灰镜内,明正德自己的影子微微摇头。

        “我当然知道,上一任紫薇星君违背天条,被上一任天帝以天规惩戒,如今已经神魂转世,无有前世记忆。”

        随口敷衍道,明正德根本就没有想要认真回答:“总之,一切就等之后再说——反正你们也能等得起,不是吗?”

        如此说道,看似年轻皇帝的语气带着一丝对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调侃:“不管怎么说,我千年之后自会成灰土,你们也没必要纠缠我这个凡人,加入不加入你们这些神魔的阵营。”

        灰镜微微笑着,祂如此说道:

        话至此处,祂的语气又一转:

        灰镜——诱惑天魔——真诚地发言。

        而面对这一半是蛊惑,一半是威胁的话语,明正德沉默不语。

        不是因为什么畏惧。

        而是因为这段谈话,在过去三万次的重生过程中,他从未听讲过,也不知道作出什么决策,才是最资正统的选择。

        他已经很久有没有听见过,这种陌生,从未出现过的话语了……

        所以,甚至有些感动。

        但是该选的还是要选。

        “对不起,我还是觉得不了。”

        而这,便是明正德的选择,他的语调淡然中带着坚定:“更何况,我觉得依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这世间一定会迎来一个太平盛世。”

        “人类不需要神魔,也能走下去。”

        似乎是察觉到明正德坚定的意志。

        作为九幽信使的灰镜,其中的显化的人物微微摇头,有些可惜地说道:

        天魔缓缓消散。

        而在此之后,灰色的镜子也同样消失无踪。

        “……麻烦。”

        凝视着这一幕,明正德的不禁叹了口气:“仅仅是刚刚开始行动,就造成了如此形势严重的的后果……而且果然,哪怕我再怎么隐蔽多长,神魔也能找到吗?”

        “看来,烛昼的出现,不仅仅是我在瞩目,神魔也在观察这位奇特的存在。”

        这种感觉,明正德也说不出是兴奋还是忧虑——他已经按部就班地行动了无数个岁月,原本的情绪都近乎消磨。

        但正因为如此,所以,此时才必须要去亲自见一面。

        停顿了片刻。

        金色的灵光,朝着青林州飞驰而过。

        与此同时。

        中大洲,青林州与北漠州边境。

        临漠府边缘之地。

        骤然间,伴随着一阵明显无比的灵力波动,一道灰色的九幽门扉,出现在了一处位于山岭腹地间,以无灵黑石阻隔外界一切探查来访的隐秘聚集地中。

        而听见这冷淡无比的宣布任务之声,登时,一位位或是因为本能,或是因为早就在在此等待的修行者。便立刻从地上亦或是洞窟边缘处起身,认真地等待着灰镜宣布下一步的计划。

        倘若有人熟悉新国通缉榜的话,便能看见,许多在榜单上赫赫有名的存在,都在此地休憩。

        而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所谓的‘正阳余孽’。

        “信使尊神,究竟是什么任务?”

        一位容貌经过明显更替,显得有些僵硬死板的男人率先起身,恭敬地对灰镜俯首:“又有何指示?”

        镜面之上,没有浮现出人物,只有一片片冰冷的黑字:

        听见这等任务,哪怕是在场的众多亡命之徒也不禁面露惊愕不可置疑之色。

        “整,整个北岭区?!”

        “我记得,青林州的两位真人虽然并不在临漠府周边巡视,但倘若想要全速赶过来,并不需要多长时间啊!”

        “北岭区乃是那新国伪帝最近才加大资源投资的新兴之地,关注度极高,就我们这些人……”

        没有人敢于质疑灰镜。

        所有人都只是在心中喃喃自语。

        ——面对信使的任务,他们没有拒绝的权利,也没有抱怨的权利。

        不过这一次,灰镜却并没有和过去一样,颁下任务后,就直接消散。

        这一次,有点点漩涡,自平滑地镜面上浮起,进而化作了五颗散发着深邃魔光的种子。

        森然的意念传递,魔神神念没有傲慢,只有漠然:

        ——不管对方要做什么,总之不让他如愿便是。

        “尊尊神之命。”

        面色死板僵硬的男人欣然应允,他第一个上前,取走了一颗散发着深邃魔光的种子。

        然后,一口吞下。

        紧接着,又有四位修行者上前,吞下了这些天魔种。

        而就在天魔种全部都被取走后,灰镜消散于无形,没有半点继续交流的意愿。

        吞下魔种后,男人看向岩石穹顶,感受着在体内逐渐勃发,逐渐与自己功体融为一体的神魔之力。

        他冰冷地,自嘲笑道:“吾等余孽,也要发挥效力了。”

        此时此刻,纷争的中心。

        苏昼刚刚离开铸兵池。

        灭度之刃,留在这里,由三位大匠进行加工,准备好所有前置工作。

        等到最后时,他到时候只需要直接拿道兵主材融入刀体,便可完成最后一步,将神刀进阶。

        至于最后的结果,是成就道兵,还是在神兵巅峰的巅峰更进一步,那就要看运气。

        当然,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这个。

        最重要的是,苏昼刚刚在铸兵池最深处,他感知到了位于此地地底,那枚龙蛇玉柱的气息。

  https://www.lewenlewen.com/49/49668/145461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