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15.

        姜茉莉呼吸一窒。

        她猛地看向霍屿寒,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句话。

        不要拿别人跟她对比……

        本身姜茉莉这几天就有点别别扭扭的,时不时就会想到跟霍屿寒谈恋爱时期的事情,现在听到霍屿寒这么说,她的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来,紧接着怦怦直跳,那种似乎要冲破胸膛的感觉,仔细想想,她也只在他身上感受过,而现在,她又感受到了。

        霍屿寒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眉目清冷的说出这句话,夏日的阳光从落地窗折射进来,似乎还照在他身上,带着那种光芒,而公寓的装修都是偏冷色系的,这样一暖一冷,在姜茉莉看来,就是符合美学最高要求的画面。

        就在姜茉莉忍不住脑补的时候,霍屿寒看向她,说道:“别误会,我只是很不喜欢别人拿我的事情进行对比,包括前任。”

        你妈……

        妈妈的吻,甜蜜的吻。

        ok!

        姜茉莉立马打住任何的脑补跟幻想,表情严肃认真地看向自家弟弟,“我现在只问你两件事,你如实回答就好,其他的事情你心里有数,我就不多说了。第一,拿照片跟视频骗感情这件事不好定义,不过你为她花的钱,你想不想追回来?”

        “不不不不不!”姜白栎跟拨浪鼓似的摇头,一脸拒绝,“不管她是不是骗我,这些钱都是我当时心甘情愿为她花的,我要是现在追回来,跟那些谈恋爱分手之后跟女朋友算吃喝拉撒钱的抠男有什么区别,我是不打算追回来了,姐,你也别为我追回来,就当我充值游戏算了。”

        姜茉莉看着在她心里还是小孩的弟弟说出这番话,也不知道是不是该欣慰了。

        至少他没否认,当时的心情是真的,当时也是心甘情愿花钱的。

        “好。”姜茉莉点头,“不追回来了。”

        她也觉得为了四五万块追回来没必要,又不是四五百万、千万的,真要去追,搞不好还会成为一个笑话。这件事她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姜白杨现在随便怎么瞎闹都没关系,因为他成年了,可是她弟弟才多大,还没满十五岁就闹出这种感情笑话,还被人骗财骗感情,搞不好还会成为他以后的黑历史。

        霍屿寒这个人嘴巴还是很严实的,所以她才放心在他面前说这么多。

        姜白栎松了一口气。

        “第二,你还要不要跟她继续谈恋爱?”姜茉莉提前表明自己的立场,“这本身就是你自己的事,虽然早恋不好,不过我也没什么权利去阻止你,不过这件事你要考虑清楚。”

        姜白栎纠结。

        虽然他的确是被真人吓到了,不过真正让他喜欢上的,是她平常跟他聊天打电话表现出来的点点滴滴。

        因为她的照片跟视频,让他对她有了好感,但因为她表现出来的性格,他才会真正喜欢。

        在姜白栎纠结犯难的时候,姜茉莉也没了再去打量公寓的心思。

        好马不吃回头草。

        如果现在还动心还喜欢,那当时迫切想逃离的心情就是一个笑话了。姜茉莉立马心如止水。

        “我们就不打扰了。白栎,走,回去。”

        霍屿寒抬头看了她一眼,倒是什么话都没说。

        正当姜白栎要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外卖小哥打来的,因为这香山公寓管理太严格了,保安都把他挡在门外,一定要业主确认是他叫的外卖才可以放进来。

        “那什么,外卖小哥挺不容易的。”姜白栎等回味过来之后,看着他姐也有点怂,“我点都点了,要不吃了再回去,我们在姐……”

        姜茉莉瞪了他一眼。

        识趣姜小弟立马改口,“我们在屿寒哥这里打扰这么久,应该请他吃顿饭的,对不对,这是做人的基本礼貌。”

        他又去缠霍屿寒,“就让我们在这里吃顿火锅吧,要是打包带回去,我肯定是吃不了了,我妈我姐我堂姐都要群嘲我,到时候我就更吃不下饭了!”

        霍屿寒有些嫌弃姜白栎,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点头答应了。

        他都点头了,姜白栎又是这么死乞白赖,搞得姜茉莉都没立场坚持要回家了。

        保安室打来电话,是霍屿寒接的,他没开免提,姜茉莉也不知道那头在说什么,不过应该就是问他是不是他点的外卖吧,反正霍屿寒只是简单地“恩”“是的”,没一会儿外卖小哥就按门铃送来了火锅。

        姜白栎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量很大,他点了很多菜,几乎都将公寓的饭桌摆满了。

        他呼呼地吃着,在姜茉莉看来,就跟小猪似的。

        倒是姜茉莉跟霍屿寒吃饭都很斯文,吃得也不是很多。虽然屋子里的冷气开得很足,不过在夏天吃火锅也难免会出汗。

        姜白栎看了看他姐,又看了看他姐夫,不由得呲牙一笑,“我想到了一句歌词。”

        “少说话。”姜茉莉还是很了解弟弟的,知道他肯定没什么好话。

        只是青春期的男生就是人嫌狗厌,哪怕姜茉莉瞪他,他也还是用他那处于变声期的嗓子美滋滋的唱着:“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看到你们有多甜蜜~~”

        姜茉莉忍无可忍,“闭嘴。”

        霍屿寒冷冷淡淡,“难听。”

        姜白栎摇了摇脑袋,“妇唱夫随。”

        还好外卖火锅很方便,碗筷都是一次性的,不过还是显得一片狼藉,姜茉莉从来都不会去收拾这些,以前跟霍屿寒在这边吃饭,也都是有钟点工阿姨来打扫收拾,不过现在她没这个权利在这里公主病发作,只能捏着鼻子,在厨房找到保鲜袋套住自己的手,这才开始收拾。

        她觉得这样会显得礼貌一些,原本还指望姜白栎收拾的,哪知道这小子吃完火锅之后就钻到洗手间不出来了。

        于是她就只能自己来,总不好让霍屿寒这个主人来做吧,以前谈恋爱的时候倒是可以名正言顺的吩咐他,现在打扰他这么长时间,还让他去收拾残局,她脸皮暂时还没修炼到这种厚度。

        以前没出国之前,她从来没收拾过,要么是在家里吃,家里总是有佣人阿姨,要么跟霍屿寒在公寓吃或者外面吃,他从来都不会让她碰这些事,仔细想想,她真是被霍屿寒惯得不轻,等出国以后,姜家也有钱,她在国外过得也很舒服,只不过在舒服,跟在国内在家里还是不能比的。

        姜家给她找的华人阿姨也不是天天都照顾她,也不住家,一个星期总是要休息两天,就算有钱,也总是有不方便的时候,她偶尔也会自己收拾一下家里,次数不多,但也是有的。

        其实也没什么,毕竟也不是什么重活,不过是戴着手套将垃圾收拾放进垃圾桶而已,桌子上有不安静的,拿纸巾擦擦而已。

        厨房是开放式的,霍屿寒站在一旁,看她的眼神,好像她犯了天大的错误。

        姜茉莉站直了身子,心情保持平静,语气尽量淡定,“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霍屿寒一步步地走了过来,在离她还有一段距离时停下脚步。

        他看了看桌子上的狼藉,又看了看她那套着保鲜袋的双手,想到她收拾这些事的动作娴熟,面容也越发冷峻,“我从来不知道,姜小姐这么的贤惠。”

        呃……

        姜茉莉愣住,不过是收拾一下桌子,这就是贤惠了?

        他是不是对这个词有什么误解?

        “看来,你之后遇到的人也不算大方勤快。”霍屿寒一手插在裤袋,“连请个钟点工收拾的钱都不愿意付?”

        姜茉莉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该说她根本就没跟谁谈过恋爱吗,好像不合适,这样说是不是有一种要跟他藕断丝连破镜重圆的意思?

        不妥不妥。

        还是说她平常一个人住,独立惯了,咦,他已经认定了她有情况,这不是在解释她没在外面过夜,或者让人留在她那里?

        不行不行。

        姜茉莉脑子转得飞快,这会儿也笑盈盈的说道:“没能让霍先生看到我贤惠的一面,真是遗憾抱歉。”

        霍屿寒看她。

        她也不畏惧的跟他对视。

        霍屿寒看了一眼她的手,语气冷然的说:“不用你收拾,我已经请了钟点工。”

        姜茉莉心里觉得憋屈,但面上笑容越发灿烂,“霍先生真是细心周到。”

        她只是想要礼貌一点,怎么他就这样子讽刺她?

        古人诚不欺我也,果然分手之后的前任别说是做朋友了,就是面对面说话都不该有。

        她错了,早在看到姜白栎的时候,她就该立场坚定把这兔崽子带回去,哪里还给霍屿寒讥讽她的机会。

        姜茉莉气极,但也不能对着霍屿寒发脾气,因为她记得,这个人已经不是让她随叫随到的男朋友了。

        她只能对自己人发泄情绪,于是只能来到洗手间门口,大力的敲了敲门,语气阴森森的说道:“姜白栎,给你三十秒,再不出来我送你上西天。”

        姜白栎吓尿,他最怕她姐用这种语气喊他全名了,哪里还敢敷衍,立马回应:“马上马上!”

        在不远处的霍屿寒垂着眼睛,掩饰了眼里的失落情绪。

  https://www.lewenlewen.com/46/46348/75039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lewen.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lewen.com